不到一个时辰。

    张玄素等人,全部被赶出了张府。

    张府的家产,全部归杜荷。

    出于人道主义关怀,杜荷让人在城西买了一座年久失修的宅子,送给了张玄素。

    张玄素一家二十多口人,便挤在了破旧不堪的宅子里,以泪洗面。

    ……

    已经更换门庭的张府的大寨子中。

    李恪咂咂嘴说道:“老师,咱们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太狠了?”

    “狠?”杜荷嘴角冷笑,“张玄素这老狗,可是要置我于死地啊,不管是他去鄠县扇动士族*,还是在养猪场的所作所为,再到后来他探听猪大亨猪饲料加工厂的秘密,却都是想要将我彻底踹趴下,我没有杀他,已经算是仁慈了!”

    对待敌人,杜荷从不会手软。

    李恪点点头:“老师,可是,张玄素始终是朝廷大臣,还是太子詹事,若他去父皇面前*你,该如何是好?而且,张玄素在朝中朋友不少,若是这些人一起*你,只怕父皇少不了也责骂你一顿。”

    “呵呵,张玄素若去*,那就是找死!”

    “啊?为何?”

    “你还太小,不懂!”杜荷淡淡地说道。

    李恪低头看了看身下,纳闷道:“我不小啊!”

    杜荷:“……”

    ……

    次日一早。

    张玄素打扮一番,找了一件已经洗得发白的官府,穿戴整齐之后,便急匆匆往宫中赶。

    到了皇宫门口,已经有不少大臣在等候他。

    大家见了张玄素,都免不了一番安慰。

    “张大人不必难受,今日,我等与你共进退!”

    “对,杜荷欺人太甚!”

    “今日,我等一定请陛下重重责罚与他,为张大人讨回公道!”

    “讨回公道!”

    大家激动不已地说道。

    说着,众人便急匆匆进了皇宫,到御书房求见李二陛下。

    李二本来是不打算见人的,可听到张玄素寻死觅活的,于是才见了张玄素等人。

    噗通。

    张玄素一见到李二,便跪倒在地上,顿时泣不成声。

    “陛下,你可要为老臣做主啊!鄠邑郡公杜荷,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啊!臣的家产,都被他夺了去,一家老小,如今流落街头,无家可归,陛下,臣跟随陛下多年,忠心耿耿,从无二心,教导太子,尽心竭力,从不懈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可杜荷尽如此欺辱臣,是可忍孰不可忍也,杜荷眼里还有大唐吗,眼里还有大唐吗?陛下,你可要为臣做主啊!”张玄素声泪俱下,痛陈自己的种种不幸和杜荷的种种恶行。

    其他大臣好像得到了号令,纷纷激动起来。

    “陛下,张大人乃朝廷重臣,更是太子詹事,杜荷却不问青红皂白,带人霸占张府,抢夺张府的家产,如此行径,与强盗何异?若是纵容,势必导致国将不国,人心不古啊。”

    “杜荷着实可恶,如此行为,置大唐法度于何地,置朝廷掩面于何地,若是不严惩,简直天理难容!”

    “请陛下下旨,立即严惩杜荷,让其归还张大人的家产,并给天下人一个说法!”

    “附议!”

    “臣附议!”

    群情激愤,纷纷指责起杜荷来。

    大家越说越激动。

    原本,张玄素等人以为自己说完,陛下一定会勃然大怒,而且会拍桌子,李二陛下生气的时候,一定会拍桌子的。

    哪知道,下面说的声泪俱下,上方却是没有任何动静。

    大家都蒙了,一抬头。

    却见李二陛下坐在桌子后面,冷冷地看着众人。

    张玄素有些傻眼,抹了抹眼泪,问道:“陛下,臣……说的,可有什么地方不对?”

    李二冷冷地说道:“张卿家,你说的,朕都知道了,退下吧!”

    啥?

    这就退下了?

    这事不管了?

    张玄素目瞪口呆。

    其他大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傻了。

    谁也没动。

    李二斜眼看着张玄素等人,问道:“还有事吗?”

    只见张玄素一咬牙,一甩袖子,噗通一下重新跪地,大声喊道:“陛下,你真的要如此偏袒杜荷吗?臣是陛下的臣子,杜荷也是陛下的臣子,陛下为何就不能给臣一个公道呢?难道,真的要让老臣寒心吗?陛下今日若是不给臣一个公道,臣就一头撞死在这御书房中,以死明志!”

    “陛下,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陛下,若是你如此偏袒杜荷,只怕朝中大臣都会寒心啊!”

    “陛下三思!”

    众人纷纷跪地。

    这时,只见李二缓缓站起身来。

    抓起桌上的一本册子,啪的一下砸在张玄素的脑门上。

    啊?

    众人再次目瞪口呆。

    难道,陛下已经偏袒杜荷到如此地步,不帮张大人就算了,还动手打人?

    难道圣明的陛下,已经变得昏庸了?

    只听李二怒道:“张玄素,你自己做了什么,你好好看看吧,还有你们,你们想让朕做到公平是不是?”

    张玄素一脸委屈地捡起那册子一看,立即下的面色惨白。

    那册子上写的,正是他和长安富商苏红春勾结,出了两万贯,大肆收购粮食,抬高粮价之事。

    看到内容,张玄素就知道,自己完蛋了。

    他的本意其实是大肆收购粮食,让长安缺粮,继而上奏请李二下旨让杜荷关掉猪大亨猪饲料加工厂,如果杜荷抗旨,就会激发杜荷与朝中的矛盾。

    届时,对杜荷的封赏,肯定会降低。

    这便是张玄素真正的目的。

    可是,这册子上面直接将其定性为,哄抬粮价,引发混乱,其心可诛!

    这是哪个勾日的写的?

    简直不要脸!

    啪嗒。

    册子从张玄素手中掉落。

    张玄素一下匍匐在地上:“陛下,臣有罪,请陛下责罚!”

    李二挥挥手:“张卿家,你也是朝中老臣了,罢了罢了,你们都退下吧!”

    张玄素三呼万岁,赶紧离开。

    其他大臣一脸懵逼,跟着张玄素走出,纷纷询问张玄素到底什么情况。

    哪知道,张玄素三缄其口,什么都不说。

    有人忍不住,大骂道:“张玄素这老狗,我等为了他,还挨了陛下一顿骂,哪知道他什么都不说,哼,真是活该,早知道,就让杜荷将他两个孙女也抢走算了!”

    张玄素哭了。

    哭得很伤心!

    他已经不敢再请陛下责罚杜荷了,陛下不追究此事,都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百四十八章 哄抬粮价,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