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缓解李二的怒火,长孙皇后还亲自泡了一杯茶。

    在长孙皇后的劝慰下。

    好半晌,李二才恢复了冷静。

    他缓缓抬起头来,叹息一声,说道:“观音婢,此次,杜荷发现土豆,立下无上功劳,朝中大臣们一致认为,朕应该封杜荷为国公,朕也是这么觉得,不知,你如何看?”

    长孙皇后平静地说道:“陛下,杜荷有此功劳,而且是我大唐的有功之臣,妾身以为,封他为国公,理所应当!”

    李二嘴角露出一丝苦涩:“可是,你有所不知,当初朕答应过杜荷,若他能成为国公,便将媛姝和丽质,一齐下嫁与他!”

    啪嗒。

    长孙皇后手中的茶杯,一下掉落在地板上。

    “陛下……此事,你为何如此草率?”长孙皇后心中,惊讶得无以复加。

    李二苦笑道:“一个长安的纨绔,两年时间成为国公,你觉得这可能吗?”

    杜荷,两年之前,还是长安四害之一。

    可短短两年不到的时间,竟然靠着各种各样的功劳,一步步成了国公。

    许多人想都不敢想!

    就是《隋唐演义》都不敢这么写啊!

    长孙皇后问道:“陛下,此事,还有转圜的余地吗?”

    李二无奈地摇摇头:“你是不知道,朕一心想培养杜荷成为我大唐的能臣,可那小子竟然惦记朕的两个女儿,真是岂有此理!”

    长孙皇后不说话。

    让李媛姝嫁给杜荷,这没什么好说的。

    可让自己的宝贝女儿李丽质也嫁给杜荷,而且是两个公主一起下嫁。

    此事,确实过于耸人听闻。

    长孙皇后心中不愿,可是她却没有说出来,而是说道:“陛下,此事虽说关系到丽质和媛姝的婚姻,可是,这已经是政事了,妾身不便过问,还是请陛下拿主意吧!”

    身在皇家,一切的举动和行为,其实都没有自由可言。

    “唉,朕决定明日出宫,去问问父皇的意思!”李二说道。

    一夜无话。

    次日一早。

    李二便微服出宫,到了长安国际购物中心,见到了李渊。

    多日不见,李二发现,李渊的气色好了许多,而且精神抖擞,不像是之前那般萎靡无力的样子。

    李渊抬起头来,看见李二,问了三个问题。

    “懂天文否?”

    “看月亮否?”

    “向往星空否?”

    这三个问题,直接把李二干懵逼了。

    李二汗颜道:“父皇,此事,很重要吗?”

    李渊鄙夷地看着李二,说道:“粗鄙,不懂天文,看不透世间事,不看月亮,目光短浅,不向往星空,心胸不广……世民啊,做君王固然重要,可也不能忘记学习啊!”

    李二被弄的晕乎乎的,感觉一段时日不见,太上皇说的话,自己已经不大听得懂了,偏偏听起来高深玄妙,让人佩服。

    “父皇,儿臣一直都在学天文的,昨日还与钦天监的官员们讨论星象呢!”李二赶紧说道。

    “呸!”

    听到钦天监,李渊鄙夷更甚,“那帮神棍,他们懂个屁的天文,他们知道星座吗?他们知道为何月亮会发光吗?他们知道为何星星会闪烁吗?他们知道北斗七星的最佳观测位置吗?他们知道流星是怎么产生的吗?他们知道星座是怎么回事吗?……我呸!”

    李二额头上,已经出现不少的冷汗。

    他赶紧说道:“父皇教训的是,父皇,今日,却是有一事,要向你请教……”

    李二将自己的来意,简单一说。

    李渊抬了抬眼皮,不在意地说道:“你是舍不得国公的封赏,还是舍不得自己的两个女儿?”

    这话很直接。

    李二有些无语道:“儿臣,当然是不愿将两个女儿一起嫁给杜荷,尤其是丽质,从小便如掌上明珠一般,若是嫁给杜荷,岂不是……”

    “呵呵……”

    李渊冷笑:“狗屁,你舍不得丽质,当真是为了她的幸福吗?皇室的公主,哪一个下嫁,不是为了笼络人心的?你啊,年轻的时候做事果断,怎么到现在,就优柔寡断起来了呢?两个公主下嫁杜荷,此事古来就没有,现在有何不可?杜荷还没有及冠,却已经表现出了非凡的才华,这样的人,媛姝与丽质下嫁给他,并不吃亏,更何况,那两个丫头,如今已经一心扑在梦幻集团不愿回到皇宫,这还不够明显吗?”

    李二陷入沉默中。

    半晌,他抬起头来,问了最后一个问题:“父皇,你有没有想过,杜荷有朝一日会位高权重,尾大不掉?”

    李渊继续保持冷笑:“你觉得,会有那一天吗?”

    李二点点头,郑重地说道:“儿臣明白了!”

    说罢,李二转身就走。

    ……

    次日。

    李二陛下颁发敕旨。

    杜荷发现土豆,种植土豆,有无上功劳,封为鄠国公,食邑三千户。

    尽管朝中许多人早已知道会是这个结果,可当敕旨真正下来的时候,却还是骂声一片。

    “杜荷那厮,嚣张跋扈,他何德何能,能成为国公?”

    “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去秦岭深山中捡了一个土豆就可以成为国公,那我也可以去捡个毛豆!”

    “世道变了!这等*都能做国公了!”

    “一门二国公,快去打听杜家的祖坟埋在何处?”

    有人眼红。

    有人羡慕。

    有人嫉妒。

    有人……

    事情却这么定了。

    ……

    鄠县,县衙。

    一大早,杜荷便被人从被窝里叫出来,沐浴更衣,穿戴整齐,到县衙的大堂上接旨。

    当听到杜荷受封为鄠国公时,马周等人,全都露出欣喜的表情。

    短短两年不到,从一个无官无爵的身份,一跃成为鄠国公,此事,必将进入史册啊!

    众人与有荣焉!

    等赵阳念完,杜荷抬头,问道:“赵总管,下面呢?”

    “下面没了啊!”赵阳奇怪地说道。

    杜荷急忙上前,拿过圣旨,仔细看,除了封赏国公,却是没有其他的了。

    他纳闷地问道:“那陛下有没有口谕之类的?”

    赵阳摇头:“陛下什么都没说。”

    杜荷挠挠头。

    奇怪了!

    陛下当初说好,等我成了国公,便将两位公主下嫁给我。

    难道不来个赐婚啥的?

    莫非,勾日的要赖账?

    握草!

    这事决不能忍啊!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百五十三章 鄠国公,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