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观八年,冬月初一日,大雪。

    一道敕旨,自皇宫发出。

    敕旨的内容倒也简单:鄠国公杜荷为大唐屡立功劳,其与汝南公主、长乐公主情投意合,袁天罡大师、李淳风大师夜观天象,发现杜荷命合文武曲星,与两位公主天造地设,是以,太上皇做主,将汝南公主和长乐公主下嫁杜荷……同时,去除杜荷鄠国公身份,贬为庶民,罢黜杜荷鄠县县令之职位,杜荷身为驸马,要好生侍奉两位公主,不得再获得爵位和入朝为官。

    这是一份从各个方面来说都不对劲的敕旨!

    尤其是,这敕旨并非是当今李二陛下下的,而是太上皇下的。

    而这,还要从当日长孙无忌等人带回消息后,李二虽说已经拿定主意,可是要下这样一份敕旨,他却是担心会引发其他的问题。哪知道,还在长安国际购物中心的李渊得知,直接派人来告诉李二,你若是瞻前顾后,担心有损帝王威严,这件事便让老子来做主。

    李二求之不得。

    于是,这敕旨便以太上皇李渊的名义颁发。

    至于杜荷与李媛姝和李丽质的婚事,也由太上皇操办。

    这时,赵阳回来了。

    李二抬起头来,问道:“敕旨,已经下了吗?朝中大臣们的反应如何?”

    赵阳小声说道:“陛下,敕旨已经颁发,即将昭告天下,大臣们都说陛下英明!”

    “英明?哼,这帮爱惜名誉的家伙,他们是担心朕亲自下这道敕旨,会被后人骂昏君呢,届时,他们也会被骂是无能之臣。”李二无奈地说道,“朕如今虽为帝王,这勇气和魄力,却是远远不及父皇啊!”

    赵阳说道:“陛下圣明!”

    “对了,太上皇可有说杜荷与媛姝和丽质什么时候成婚?此事关乎皇家颜面,可要好生操办才是!”李二说道。

    赵阳面色古怪地说道:“陛下,太上皇已经安排下去了,李淳风大师亲自算的日子,成婚之日,就在后日!”

    后日?

    李二一下就傻眼了。

    别的公主出嫁,都要三五个月来准备。

    此次两个公主出嫁,却只有一天的准备时间。

    未免太仓促了吧?

    “此刻,太上皇在做什么?”李二嘴角一阵抽抽,问道。

    “太上皇在忙着天文之事呢,他说他很忙,杜荷早日完婚,也算了却他的一桩心事,以后不要拿这种事去烦他了!”赵阳小心翼翼地说道,然后害怕地看着李二。

    李二:“……”

    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另一边。

    礼部却都要忙疯了。

    只有一天的时间,要为两位公主和杜荷准备好成婚的一切。

    太上皇他老人家不露面也就罢了,可杜荷和莱国公府,竟然也不管不问,这可把礼部尚书陈叔达给气坏了。

    他心里一直在咒骂杜荷。

    反倒是杜荷的学生李恪,一直跟着忙前忙后的,还给陈叔达偷偷带来了土豆炖牛肉,像个跟屁虫似的追随陈叔达。

    一番忙碌下来,陈叔达对李恪的印象改观了不少。

    他感慨道:“外人都说蜀王殿下不懂礼数,粗鄙不堪,可如今看来,传言不实啊,蜀王殿下还是一个不错的人!”

    令他有些奇怪的是,蜀王竟是十分关心自己的家人,尤其称赞自己的两个女儿貌美如花,这似乎不是一个皇子该做的事。

    不过,陈叔达也没多想,心底还是很感激李恪的关心的。

    冬月初三日。

    一大早,杜荷便被一帮赶到鄠县的礼部官员强行抓起来,穿上成婚的礼服,便被塞进了马车。

    晕乎乎的,杜荷便被带到皇城附近的汝南公主府,先与汝南公主举行拜堂仪式,李二亲自将李媛姝交给了杜荷。

    还不等杜荷反应过来,就被急匆匆带着离开汝南公主府,来到长乐公主府,与长乐公主李丽质拜堂成亲。这边,李二并未出现,而是长孙皇后将李丽质交给了杜荷。

    两座公主府,都是昨日一天的时间收拾出来的,虽说时间短,但该有的东西却是一样不少。

    而作为一个从后世穿越而来的人,杜荷直接被各种成婚的礼节干懵逼了,只能像木偶一般,跟随礼部官员的吩咐做动作。

    ……

    梦幻集团。

    实验室。

    一个小丫鬟快步跑进院子里,对屋子里的墨亦菲喊道:“小姐,国公成婚了,整个梦幻集团的人都去食堂了,今日食堂做了好吃的,要为国公庆贺呢,小姐,难道你不去吗?”

    原本正在摆弄一架机器的墨亦菲,却好像没听见一般。

    她呆坐着。

    突然,她的手碰到某个地方。

    哗啦。

    那机器一下就散架了。

    墨亦菲的思绪才回到现实。

    “我……我就不去了,手上还有许多事要做呢,便不去凑热闹了吧!”

    “这时候,已经拜完堂了吧,他就是驸马了!”

    说着,墨亦菲转过身去,两滴眼泪从眼角滑落下来。

    小丫鬟见状,默默不语地转身出去,将房门带上,不多时间,屋子里便传出轻声的啜泣。

    窗外,大雪纷纷似鹅毛,雪花飘落,掉在屋顶上,发出簌簌的声响。

    ……

    漫天的雪花中。

    空地上,一道人影随风飞舞。

    正是握着宝剑的程忆悦。

    唰。

    一剑挥出,斩断十多片雪花。

    地上的雪,也跟着她跃动的身体飞舞起来。

    昨夜。

    许正道跑去她门口,说道:“忆悦姑娘,明日杜荷成婚,只怕会出乱子,整个毒牙的人手都已经派出去了,你为何还不去帮忙啊?”

    程忆悦只记得自己重重地关上门,说了一句:“关我何事!”

    杜荷成婚,关我什么事?

    可是,心底为何会十分悲伤呢!

    ……

    所有的礼数,都到位了。

    所有的礼节,都做完了。

    杜荷终于送了一口气。

    别人做驸马成婚时,要耗费半条命,可他要将所有的礼节都做两遍,直接掉了一条命。

    不过,即将进入他最喜欢的洞房环节,他顿时精神抖擞起来。

    他的袖子里,有几粒药丸。

    这是今早在赶往长安的时候,孙思邈偷摸到车上塞给他的。

    老孙只说了一句话:“杜荷,迎娶两个公主,可不是件简单的事,你要保重身体,此物,可助你一臂之力!”

    杜荷就什么都明白了!

    啊呸……我杜荷顶风能尿三丈高,用得着这等玩意儿吗?简直是侮辱我的人格。

    杜荷直接将这药塞给了忙碌了一天的陈叔达!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百六十章 平民驸马,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