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兆府衙。

    京兆府尹周春靠在旋转木椅上,悠然自得地喝茶。

    长史许国安焦急地说道:“周大人,听闻现在已经有四五千人将莱国公府围了,若是咱们再不管不顾,只怕会出大乱子啊,届时,若是莱国公到陛下面前参咱们一本,这可要吃不了兜着走啊!”

    周春笑呵呵地说道:“怕什么,这事,有长孙大人替咱们顶着,再说了,并非京兆府不管不问,本官已经派出几个衙役去阻止了,奈何民愤太大,无法平息啊,要我说啊,杜荷真是活该,哼,放着好好的鄠国公不当,非要娶两个公主,这下好了,驸马又如何?哼,驸马说起来好听,可没有实权,没有爵位,又有何用,等杜相隐退,莱国公府就算完啦,杜荷这勾日的得罪的人太多,只怕从现在起,他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许国安闻言,跟着笑了起来:“大人真是高啊,杜荷当初权势滔天,如今却只是一个驸马身份,而且以后不得再入朝为官,也不能再获得爵位,肯定有许多人要找他算账呢,此次这么多人来挑战他,未尝没有人在背后煽风点火!”

    “且让那些人闹闹吧!让杜荷头疼去,莱国公府再来人,告诉他们,本官最近身体抱恙,一律不见!”周春得意地说道。

    周春其实和杜荷并未有正面冲突。

    不过,他是长孙无忌的人。

    眼看着长孙冲与长乐公主的婚事被杜荷硬生生拆散,而今长乐公主竟然嫁给了杜荷,周春自然不想让杜荷好过。

    眼看杜荷陷入危机,周春还是很乐意的。

    就在这时,一个官员急匆匆跑进来,面色慌张地说道:“周大人,事情有变!”

    “怎么?打起来了?”周春惊讶地问道,心中却是一乐。

    那官员摇头:“没打,杜荷让人搭了两个擂台,让那些前去挑战的人先自行决出胜负,最后再与这些人比试,只是……这参加比试,需要交钱,每个人一贯钱。”

    “每个人一贯钱?杜荷疯了吧!”许国安不可思议地喊道。

    那官员笑道:“是啊,一开始我也是这样想的,可你们猜怎么着,竟然真的有许多人去报名,我亲眼所见,就一会儿的功夫,莱国公府门口,开元通宝堆积如山啊,那些人,跟疯了一样地报名!”

    开元通宝堆积如山?

    在场的人都傻眼了。

    周春有些尴尬地说道:“杜荷这厮,真是掉到钱眼里了啊,连这等事,都用来赚钱!”

    许国安说道:“可是,大人,咱们还真不得不佩服杜荷的脑子,竟然能想到这种办法!”

    “……是啊……”

    周春的语气,酸溜溜的。

    ……

    皇宫。

    御书房。

    一干朝中大佬,都在对杜荷将挑战者用来赚钱的事议论纷纷。

    长孙无忌看了杜如晦一眼,说道:“杜相,杜荷如此做派,你也不管管?那可是在莱国公府门口啊!”

    杜如晦瞥了长孙无忌一眼,“长孙大人,此事发生之前,我府上可是派人去京兆府送信了的,可京兆府连问都没问一声,我还想问问你呢,那京兆府尹周春,是你的门生吧?”

    “杜相可不能乱说,周春虽然是我门生,但此事,与我绝无关联!”长孙无忌赶紧撇开自己和周春的关系。

    “好了!”

    这时,李二突然发话了。

    李二缓缓说道:“原本,朕还担心这件事闹大,不好收场,杜荷能想出这么一个办法化解矛盾,倒是令朕没有想到,此事,便这样吧,京兆府周春不作为,这笔账,留待后面再算,如今,反倒是有一件急事,杜荷已经与两位公主成婚,也不再是鄠县县令,鄠县却不可一日没有县令,按说鄠县的县令,只需要吏部自行挑选才是,可现在的鄠县,早已今非昔比,有安鄠大道,有农场,还有养猪场,还有一个猪大亨猪饲料加工厂,一般人去了,只怕坐镇不下来,朕有意挑选一位贤良之才去鄠县任县令,品级不论,诸位爱卿,你们可有合适的人选啊?”

    方才还吵吵嚷嚷的众人,顿时安静下来。

    一个个心中都开始盘算起来。

    要说以往,一个小小的鄠县县令,根本没人瞧得上,如今却不同,鄠县光养猪场一项,每天就可以用日进斗金来形容,许多人早都想插手了,奈何此前鄠县县令是杜荷,外人根本无法插手,如今不一样了,要是能将自己的人放到鄠县,那以后岂不是好处大大的有?

    “陛下,”长孙无忌第一个说道,“臣倒是有一个绝佳的人选,此人正是咸阳县令,其人担任咸阳县令三年,咸阳百姓安居乐业,人人称颂,而且为人正直,让他去做鄠县县令最稳妥不过!”

    高士廉忍不住说道:“陛下,臣有一个门生,才华横溢,臣用人格保举他做鄠县县令。”

    陈叔达说道:“陛下,臣有话说!”

    就连侯君集都忍不住站出来:“陛下,其实,臣也有一个合适的人选,比他们都合适!”

    文武大臣们,十分踊跃,纷纷发表自己的看法。

    只有杜如晦,抱着手站在一旁,淡定无比。

    李二扫视一圈,突然问道:“杜卿家,你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啊?”

    杜如晦急忙正色道:“陛下,若是出于私心,臣倒是有不少人选,若是出于公心,臣不敢言。”

    “哦?”李二一脸好奇,“这是为何?”

    “陛下,鄠县的今日种种成就,都是犬子杜荷的奇思妙想得来,若贸然派人去做鄠县县令,只怕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将鄠县毁了!是以,臣以为,鄠县县令的人选,还是由犬子来推举最为合适!”杜如晦淡淡地说道。

    “不可!”长孙无忌第一个发对,“杜相,此事不可儿戏,杜荷依然成为驸马,决不能再参与政事,更不可能由他来保举鄠县县令人选!”

    “长孙大人言之有理!”

    “陛下,臣附议!“

    “臣也附议!”

    一时间,众人竟然都纷纷反对。

    李二头疼不已。

    想当初,鄠县是个大麻烦的时候,谁也不愿去,然后纷纷推举杜荷。

    而今,鄠县刚有起色,大家却又开始争夺起来。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百六十三章 县令的人选,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