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一早。

    早朝上。

    长孙无忌第一个站出来,大义凛然地说道:“陛下,国不可一日无君,家不可一日无主,如今驸马与两位公主已经完婚,按照太上皇他老人家的旨意,杜荷便不能再担任鄠县县令,鄠县县令一职已空缺多日,长此以往,只怕会生祸乱……正所谓,举贤不避亲,臣推举犬子长孙冲到鄠县担任县令一职。”

    王珪急忙说道:“陛下,长孙大人所言不错,鄠县,的确不可一日没有县令……只是,让长孙冲去担任鄠县县令,却是极为不妥,原因便在于长孙冲虽然是大理寺少卿,却没有担任地方官的经验,如今的鄠县,局势极为复杂,需要一位有多年县令经验的官员才更为合适,臣推举的这人,在同州已经做了五年的县令,政绩可观,臣以为,此人可以胜任鄠县县令!”

    “陛下,臣也有一个合适的人选!”

    “还有臣……”

    “臣妻弟的儿子的三叔的四表舅的二大爷的孙子的表哥,乃是江南有民的才子,此人最擅长教化,可到鄠县做县令!”

    ……

    众人吵吵嚷嚷,却都是想让李二赶紧确定鄠县县令的人选。

    李二本想避开不谈的,如今看见众人不依不饶,心情不由得烦躁起来。

    “好了,此事,朕已经在思量了,不过,在确定鄠县县令人选之前,朕倒是想看看鄠县今岁的赋税,是否已经上缴了?”李二突然问道。

    民部尚书戴胄急忙站出来:“陛下,按照你的吩咐,已经让鄠县直接将赋税送到长安,不必再经过京兆府,不过,这些赋税应该昨夜才送到,民部的官员们还在核算当中。”

    李二吩咐道:“戴卿家,朕要马上知道结果,你去告诉民部的官员们,把其他事先放一放,让他们直接将鄠县的赋税带到太极殿来,朕与诸位一起见证一下!”

    “是!”

    戴胄急忙去安排。

    不多时间,民部就来了十多位官员,直接拿着账册,就在太极殿上开始核算起来。

    其他大臣见了,都十分好奇陛下为何会突然关心鄠县的赋税。

    长孙无忌说道:“陛下,这鄠县的赋税,臣看其实并无核算的必要,杜荷承诺两年内免除百姓们的赋税,只怕今岁的赋税,不到几百贯吧!”

    “长孙大人言之有理!”

    “赋税,一直都是我大唐的立国之本,杜荷却擅自免除赋税,如此以来,鄠县将没有任何的收入,自然也就没钱了,更何况,鄠县县衙还欠了无敌钱庄一大笔钱呢,只怕连还款的钱都没有,又哪来的钱上缴朝廷啊!”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

    就在这时,民部的一个官员发出惊喜的声音:“算出来了!”

    嗯?

    众人一下屏气凝神,竖起耳朵听起来。

    长孙无忌等人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

    只听那官员喊道:“五万贯,一共五万贯!这就是鄠县今岁交给朝廷的赋税。”

    哗。

    众人一下哗然。

    原本,大家以为今岁鄠县是一文钱都交不上来了,哪知道,竟然上交了,而且还交了五万贯?

    五万贯其实不多,但对鄠县来说,却是不容易。

    李二都有些动容,急忙问道:“去岁,鄠县上缴的赋税是多少?”

    戴胄急忙说道:“启禀陛下,去年,鄠县上缴到京兆府的赋税,乃是六万贯。”

    李二捋了捋胡须,点点头:“杜荷没让朕失望啊……鄠县今年遭遇如此大的麻烦,朕也没想到,竟然还能上缴五万贯啊。”

    长孙无忌不乐意了:“陛下,臣以为,这是杜荷无能啊……他担任了鄠县县令,如此折腾,却只上缴了五万贯的赋税,比去年还少了一万贯,这就是最好的证明啊!”

    “是啊,陛下,杜荷在鄠县施行新政策如火如荼,现在看来,不过是雷声大雨点小而已,根本不值一提!”

    有了长孙无忌带头,许多人都跳出来反对杜荷。

    反正杜荷那勾日的现在只是一个驸马身份,以后不能加官进爵,使劲骂就是了。

    就在这时,方才核算的官员突然大声喊道:“陛下,大喜啊陛下,今年,鄠县总的赋税收入,竟然是三十五万贯……”

    三十五万贯?

    众人都愣住。

    长孙无忌转身,一把抓住那官员,质问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包括长孙无忌在内的许多人,都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那官员战战兢兢地说道:“长孙大人,你就是打死我,也是三十万万贯啊,我们都核算三遍了,绝不会有错!”

    王珪惊讶道:“既是鄠县的赋税总收入是三十五万贯,为何上交到民部的只有五万贯,余下的三十万贯呢?”

    按照大唐的规矩,地方赋税收入的十之九成都要上交朝廷,余下的一小部分才能留着自用。

    如今,鄠县的总收入达到三十五万贯,可上缴的只有五万贯,这不合理啊!

    那官员急忙说道:“此事,鄠县早有说明,陛下,诸位大人,鄠县的说法是,陛下当初答应鄠县今年的赋税不做要求,所以,他们上缴五万贯表示个意思,至于剩下的三十万贯,当时鄠县县令也就是当今驸马的说法是,鄠县家大业大,花钱的地方很多,便将钱留在鄠县使用了!”

    唰。

    官员们,全都扭头看向李二。

    李二用手扶着额头,无奈地点点头:“朕当初,的确答应过杜荷。”

    他现在也很心疼啊。

    三十万贯啊!

    那都是开元通宝啊!

    他当初答应杜荷这个条件,无非是为了减轻杜荷的压力。

    谁能想到,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鄠县竟然能变成这样,不但没有花朝廷的一分钱,反而有了三十多万贯的赋税收入,要知道,去年整个鄠县的总收入在上缴朝廷前,还不到十万贯啊!

    突然,李二眼睛一亮,啪的一拍案几,说道:“诸位爱卿,朕倒是希望大唐像鄠县这样的县,越多越好啊,不过,这鄠县县令的人选,朕倒是已经决定了。”

    众人全部瞪大眼睛,翘首以盼。

    只听李二缓缓地说道:“鄠县县令,便让魏叔瑜担任吧!”

    魏叔瑜,魏徵的二儿子,长安城出了名的傻子。

    竟然让他担任鄠县县令?

    大家一下就傻了。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百六十六章 赋税收入,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