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魏叔瑜担任鄠县县令,就连魏徵都感到十分吃惊。

    大臣们自然一片反对之声。

    “陛下,三思啊!”

    “让魏叔瑜担任鄠县县令,只怕会让天下人耻笑啊!”

    “难道,我大唐就没有英才了吗?为何要让魏叔瑜担任县令!”

    “陛下,鄠县照此下去,只怕明年就会成为上等县,臣以为,还是派一名稳重老成的官员去担任县令最为合适,臣愿毛遂自荐。”

    众人纷纷说道。

    一直没说话的魏徵,这时却不乐意了。

    这些家伙,明里暗里都在说自己儿子是傻子,这还能忍?

    于是,他一人站出来,使出三寸不烂之舌,直接将这帮人给骂了回去。

    要说打嘴炮,魏徵就没怕过谁。

    李二看不下去,说道:“好了,诸位爱卿,朕意已决,朕会给魏叔瑜三个月时间,若是三个月内,鄠县当真出现大乱,或者他不适合担任鄠县县令,朕自会收回成命,退朝!”

    其实,李二也在怀疑魏叔瑜能否担此大任,可杜荷的话,却是萦绕在他耳边。

    最终,他决定相信杜荷一次。

    众人还想说什么,却见李二转身走了。

    陈叔达说道:“唉,大家争来争去,有什么用,最后还不是被魏叔瑜那个傻子捞着了便宜……本以为,杜荷被削去鄠国公的爵位,不能再入朝为官,大势已去,哪知道,就连这小小的鄠县县令人选,陛下都会听他的,真是令人没想到啊!”

    说罢,他刚转身要走,却被魏徵一把抓住袖子。

    魏徵破口大骂道:“陈老狗,你骂谁是谁傻子?你儿子才是傻子,你全家都是傻子,你给我站住,我要好好跟你说道说道!”

    说着,便扯着陈叔达往旁边黝黑的小巷子里钻。

    ……

    不管怎么说,魏叔瑜担任鄠县县令之事,已经是板上钉钉。

    因为魏叔瑜有县子的爵位身份,所以,李二亲自下了敕旨,昭告天下。

    长安城一片哗然。

    街头巷尾,坊间,都议论纷纷。

    一个傻子,能做鄠县的县令吗?

    大家心里存疑。

    “我真的能做好鄠县的县令吗?”

    就连魏叔瑜本人,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这是他走马上任的第三天。

    一切都井井有条。

    鄠县县衙各部,各司其职,有条不紊地运转着,其实并不需要他做什么。

    杜荷当初设计这套制度的时候,就只有一个原则,那就是各部自行运转,不必县令亲力亲为,所以他这个县令当的那叫一个轻松,再加上差不多一年的锻炼,县衙各部人才济济,个个能独当一面,根本不需要操心。

    可魏叔瑜心底还是有些不放心。

    辗转反侧几个日夜之后,这一日早晨,他终于来到了长安,见了杜荷。

    看见杜荷,魏叔瑜仿佛一瞬间有了主心骨,激动地说道:“杜兄,我没有一日不思念你啊。”

    “哎呀,魏兄,稀客稀客啊……你可是来吃土豆炖牛肉的?很不巧,长安城最近风声紧,牛都不自杀了!”杜荷遗憾地说道。

    魏叔瑜有些无语地说道:“杜兄莫要说笑,我此来,是特来请教的,说实话,我愚笨得很,我知道自己根本不能担任鄠县县令,而这,都是你向陛下举荐我的,是以,今日特来问计,我要怎么做才能成为一个好县令呢?”

    问计,这便是魏叔瑜此来的目的。

    鄠县,完全不同于天下任何一个县。

    魏叔瑜虽然愚笨,但也知道,鄠县的今天,都是杜荷一手缔造的,如何做好鄠县县令,没有比杜荷更有权力回答了。

    杜荷见魏叔瑜一脸严肃,也正色道:“做县令不难,做好县令却很难!魏兄能有此想法,其实已经很了不起了。既是你要问计与我,我倒是有个小小的提议给你。”

    “请杜兄赐教!”

    “做好鄠县县令,倒也简单,那就是无为而治。鄠县如今的一切,都是崭新的,甚至有许多东西,还处于刚起步阶段,作为县令,你要做的,便是满足他们的需求,而不是加以管制,一句话:一管就死,一放就活。”

    杜荷说的很简单。

    为政之道,在新民,在止于至善,在教化,在劝农……圣人的话,数不胜数,咋一听,都很有道理。

    可惜,任何自古流传的道理,都不适用鄠县。

    鄠县是全新的!

    杜荷是个很懒的人,所以在他担任鄠县县令时,他建立了县衙各部,让各部保持县衙的正常运转,同时,他更愿意做一个引导者,而非一个管理者,比如他发动百姓养猪,便不是强迫百姓养猪,而是利用士族们的影响力,让百姓自发地养猪,自发地购买猪饲料……

    所以,他只有一句话给魏叔瑜。

    魏叔瑜细细品味这句话,半晌,才抬起头来,对着杜荷深深一揖到底:“杜兄,受教了!”

    ……

    魏叔瑜回到鄠县。

    为了体现自己遵从杜荷的教诲,真正做到萧规曹随,他便将杜荷的那句话四处张贴告示,一时间,随处可见:一管就死,一放就活。

    鄠县的人们见了这句话,都知道魏叔瑜是真正要遵从杜荷的理念的,大家都拍手称道,士族们纷纷来县衙庆贺,带着丰厚的礼物,却都被魏叔瑜全部打发了,甚至,这些家伙离开时,还得到了魏叔瑜赠送的一些土特产,大家都感动得涕泗横流,纷纷传颂魏叔瑜是一个好官,百姓们听了,更加欢欣鼓舞。

    而魏叔瑜果然做到萧规曹随,一切都按照杜荷以前制定的规矩进行,从未颁布任何新的命令,反而在安鄠大道工地上,养猪场,田间地头,随时都能看见他的身影,他要做的事也简单,那就是将自己的见闻记录下来,尤其是思考许多难题的解决之法,每一个法子,他都为让人送到长安,请杜荷帮忙参详后才施行。

    如此以来,百姓们无不称颂魏叔琬。

    相反的是,在长安,在其他地地方,人们知道此事,都将其当成一个笑话。

    大家都说魏叔瑜只是杜荷的一个跟屁虫,不可能成事,这样的人,是做不成鄠县县令的,只怕三个月都熬不过去。

    有人是看热闹,有人是看笑话。

    ……

    (感谢【醉轮回】兄弟的打赏,感谢兄弟们的支持!)(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百六十七章 傻子县令,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