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孝恭放下筷子,奇怪地说道:“本王与杜荷,并无多少交集,既无冲突,也无来往,他来拜会,只怕是本王方才说的那样吧……都说杜荷性格异于常人,本王看来,也不过如此,也就是个凡夫俗子而已,竟然也动起了这样的歪脑筋,真是令本王失望啊……罢了,就见他一面吧,把事情说清楚,免得他以后来烦本王,带他到大堂之中等候。”

    “是!”

    原本,李孝恭对杜荷多少还有些刮目相看。

    而如今杜荷竟是为了入朝为官,前来他府上拜会。

    由此,李孝恭便有些瞧不起杜荷了。

    若非因为和杜如晦有些交情,再加上杜荷是驸马,他早就将其打出去了。

    前院的大堂中。

    杜荷已经喝了三开茶水,却还未见到李孝恭。

    他心中暗道,人人都说河间郡王脾气古怪,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杜荷倒也没多少事,于是耐心地等了起来,一边等待,一边欣赏大堂中的摆设,包括那墙壁上挂的花鸟鱼虫图。

    那正中央,有一幅图,却是格外的引人注意。

    那是一幅很不常见的彩色山水画,近处有几株苍翠的桃树,桃花盛开着,往后就是一个水潭,之后是一道瀑布,再之后,便是远山层峦叠嶂。

    杜荷虽然对画没有多少研究,却也有些震撼。

    他一边欣赏,心中却是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

    后院中。

    李孝恭用完了膳,问道:“杜荷是否已经等得不耐烦离开了?”

    距离杜荷到府上,已经半个时辰过去。

    年轻人,性子急,只怕早就离开了。

    管家却说道:“王爷,杜驸马并未离开,反倒是很有耐心地等待着,方才有人来报,说杜驸马正在欣赏王爷挂在大堂中的那些诗画呢。”

    “哦?呵呵,看来,他是有备而来啊,走吧,随本王去打发了他,年纪轻轻沉迷美色,丢了鄠国公的位置,而今却又挖空心思想要入朝,如此行径,却是让人有些不齿啊……此子虽说有些本事,却也难成大事啊!”言语间,李孝恭对杜荷极尽贬低。

    管家连连称是。

    李孝恭穿过长廊,来到前院的大堂。

    一进门,刚要开口,一抬头,顿时愣住。

    他看见杜荷正站在大堂正中间的那副山水画下,右手握着毛笔,正在写画着什么。

    李孝恭勃然大怒。

    这幅画,是他从隋代有名的画师韩先生手中讨来的,可以称为无价之宝。

    平素,就连下人打扫时,都不得靠近,都是李孝恭亲自清理。

    哪知道,杜荷竟然握着毛笔,在上面乱涂乱画。

    太没素质了!

    “杜荷,你在干什么?”李孝恭大吼一声,急匆匆冲进去,要阻止杜荷。

    看见杜荷已经写了三行字,他的心在滴血。

    可惜,他来晚了。

    他刚冲到杜荷身后,杜荷正好落笔。

    李孝恭气呼呼地一把夺过毛笔,扔到地上猛地踩了一脚:“杜荷……好小子,连本王珍藏的画你都敢毁,你好大的胆子。”

    杜荷挠挠头,嘿嘿一笑:“原来是河间王殿下,实在对不住,方才看这画,一时入了迷,心血来潮,便题诗一首,赠送给殿下,殿下不用谢!”

    不用谢?

    赠送给本王?

    李孝恭气得鼻子都歪了。

    “强词夺理,简直是强词夺理……你也不看看,你写的什么狗屁……远看山有色……”

    嗯?

    这第一句,就让李孝恭一愣。

    有点意思啊……

    “近听水无声!”

    第二句有些平淡,但是和第一句对仗起来,却是无比的工整。

    李孝恭也是文学爱好者,尤其喜欢诗词,读到这两句,便有些吃惊。

    “春去花还在!”

    “人来鸟不惊……好,好一个人来鸟不惊啊!哈哈哈……”

    李孝恭突然放声大笑起来。

    他已经感觉这首诗,可以成为千古绝唱了。

    “这首诗,可有名字?”李孝恭问道。

    杜荷笑道:“名字也简单,画。”

    “画,画,好名字,哈哈哈……以前常听人提起你杜荷乃是大唐第一诗人,本王还有些不信,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李孝恭再看杜荷的字,潇洒飘逸,洒脱自如,自成一体,与那幅画,竟然融为了一体。

    顿时,他心情大好。

    在心底,他已经不再轻视杜荷了。

    不管杜荷是否沉迷女色,但在李孝恭看来,能写出这等诗的人,绝不一般。

    他府上也养了不少的文人骚客,但与杜荷比起来,骚的还不够,还差得远。

    瞬间,李孝恭就起了爱才之心:“杜荷,你的情况,本王是知道的……可惜,那道敕旨是太上皇他老人家下的,就连陛下也毫无办法,你也不必太过可惜,不如,你到本王府上来,本王不能给你*厚禄,却也养了一帮与你志同道合的文人,他日若是有机会,本王自会为你在陛下面前求情,你看如何?”

    哪怕杜荷如今是驸马,可没有爵位,没有机会入朝为官,能到河间王府做一个门客,能得到河间郡王的赏识,换做其他人,早就求之不得,或许都要感动得趴在地上将李孝恭的靴子舔干净了。

    可杜荷还只是淡淡地笑了笑:“王爷的好意,杜荷心领了,只是,今日我登门拜访,却非是为了来投靠王爷,而是有个宝贝,想要送给王爷。”

    送宝贝?

    李孝恭正色道:“听闻你杜荷是铁公鸡,一毛不拔,你竟然有东西要送给本王?”

    杜荷一头黑线:“王爷,你对我一定有所误会,你有所不知,我杜荷乐善好施,乃是鄠县出了名的大善人,怎么可能是铁公鸡,我是那蒲公英啊,吹散了自己,却照亮了世界啊……王爷,请看,这就是我要送给你的宝贝。”

    杜荷从身后拿起一个箱子,啪的一下打开。

    整个大堂内,顿时光华四溢。

    那紫木打造的箱子中,铺垫着上等的丝绸,中间则是躺着一个玻璃杯子,有拳头大小,浑身透明,看上去流光四溢的。

    李孝恭浑身一怔,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琉璃杯!

    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宝贝啊!

    琉璃常见,但大块的琉璃不常见,而琉璃做成的杯子,那就罕见了,而这么纯净的琉璃,这么精致的琉璃杯,李孝恭活了这么大岁数,都还未见过!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百七十四章 琉璃杯,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