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孝恭双眼放光,双手在衣角狠狠地擦了擦,有些不敢相信地说道:“你……你说,这是送给本王的?”

    杜荷大义凛然地说道:“英雄配美人,好汉配宝刀,王爷你一世英名,两袖清风,三入朝中,四海八方,五湖四海,六六六六,七上八下,八面神通,九九归一,十分厉害……这夜光杯,只有你这样的人才能拥有啊,换做别人,就是他将刀架在我脖子上,我也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将夜光杯砸了。”

    李孝恭激动地说道:“别砸,别砸,这么好的东西,砸了岂不是暴殄天物啊!你给我摸摸可好?”

    李孝恭竟然有些心跳加速。

    然后小心翼翼地从杜荷端着的箱子里,拿起了杯子,仔细端详,小心查看着。

    “你看,真白啊!”

    “哇,真大啊!”

    “哎呀,本王不行了……啊!”

    拿着那夜光杯,李孝恭竟然有些晕厥,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将其打碎了。

    然后他赶紧放进了箱子里。

    半晌,李孝恭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这东西,你当真要送给本王?”他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

    这玩意儿,可以称为无价之宝啊。

    杜荷竟然要送给自己?

    李孝恭甚至怀疑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杜荷强调道:“王爷,你把我杜荷当成什么人了,我杜荷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谁,岂有收回之理,现在我宣布,这夜光杯属于王爷了!”

    说着,杜荷直接将箱子直接塞到李孝恭手中。

    李孝恭问道:“你有什么条件?”

    “什么条件都没有!就是送给王爷的!”杜荷重复说道。

    李孝恭心头狂喜,却是没有被喜悦冲昏头脑。

    他心中暗道,如此贵重的宝贝,杜荷竟然拱手让人,实在不可思议……此中,只怕大有玄机,哼,杜荷啊杜荷,你以为本王不知道你的打算吗?你就是要用这夜光杯收买本王,你故意不说条件,等本王收下后,你肯定要让本王去陛下面前为你求情,你真是打的好算盘啊……

    李孝恭那也是多年*的老狐狸,岂能轻易上当?

    他立即正色道:“杜荷,这可不行,无功不受禄,岂能白白收下你的东西……你开个价吧!”

    杜荷摇头,慷慨道:“王爷,这东西对你来说是宝贝,可对我来说,却是不值一文,我有的是……便送给王爷吧。”

    多得是?

    李孝恭只当杜荷是在吹牛。

    他想了想,说道:“既是如此,来人,给杜荷准备十万贯,速速送去鄠县梦幻集团。”

    杜荷焦急道:“王爷,我真是将夜光杯送你的,一文钱不要。我都说了,这夜光杯不值钱,十万贯太多了!”

    李孝恭挥挥手:“好了,本王知道你的一片心意,不过,你也不容易,此事,就这么的吧。”

    杜荷欲言又止。

    李孝恭见状,心中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直到离开,杜荷也没说出有事要求李孝恭。

    这让李孝恭大松了一口气。

    送走了杜荷。

    管家好奇地问道:“王爷,杜驸马明明都说要将这夜光杯送给王爷,王爷为何还要给他十万贯呢?”

    李孝恭笑呵呵地说道:“你懂什么,杜荷此次带着如此重要的宝贝来拜会本王,摆明了就是要收买本王,让本王去陛下面前为他求情,本王既不想帮他,也舍不得这夜光杯,最好的办法,就是给他十万贯钱,平心而论,这夜光杯,价值百万贯都不止,如今,却是本王占了个大便宜啊!把这首诗,传抄出去吧,本王虽然不能让杜荷入朝为官,却也可以成就他的一番美名!”

    “是!”

    河间王府,有许多的文人骚客,有不少还是长安城的名士。

    得到李孝恭的安排,这些人卯足了劲地开始替杜荷传名。

    因此,不到半天时间,整个长安城都知道了杜荷新写了一首诗。

    这首诗十分容易懂,而且念起来朗朗上口,就连几岁的孩童多念几次,都可以背诵出来。

    一时间,街头巷尾都在议论纷纷。

    “不愧是大唐第一诗人啊!”

    “杜驸马真是天才!”

    “人来鸟不惊啊!”

    “这是一首诗,又像是一个谜语啊!”

    一首诗,流传得这么广,自然有杜荷的名声在外的原因,还有就是河间王府的故意散播。

    这在后世,有一个术语叫做炒作。

    幕后推手就是李孝恭。

    而这一夜,李孝恭是抱着那夜光杯睡去的。

    ……

    次日一早,临上朝前,李孝恭收拾打扮妥当,便让人为他将夜光杯带上。

    富贵不还乡,无异于是锦衣夜行!

    得了夜光杯不拿去炫耀一番,好比是吃了百年老参却找不到美娘子。

    李孝恭决定带上自己的夜光杯,在今日的早朝上,为大家炫耀一番。

    很快,他就出发了。

    进了皇宫,来到太极殿。

    李孝恭感觉,今日大臣们一个个穿戴整齐,衣服干净整洁,个个喜气洋洋,精神抖擞的,就像是有什么大喜事一般。

    李孝恭整理一下衣冠,心道,待会,本王就会让你们好好见识见识,什么叫真正的无价之宝。

    他的夜光杯就在袖子中。

    时不时地摸一下。

    真滑啊!

    冰凉冰凉的!

    就是这感觉!

    真好!

    内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眼看就要散朝。

    李孝恭心想,此时不炫更待何时。

    他一下站了出来。

    李二见状,好奇地问道:“河间王,你可有要事禀奏?”

    李孝恭激动地说道:“陛下,臣……臣有……”

    李孝恭本来要说的是,臣得到一个宝贝,可惜不知真假,不知价值几何,想请诸位大人帮忙品鉴品鉴。

    说是品鉴,其实就是炫耀的开始。

    然而,话到嘴边,他却突然看见,魏徵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夜光杯,然后又从身后拿出一个葫芦,打开葫芦的盖子,将水倒进夜光杯中,然后轻轻抿了一口,然后一脸满足。

    瞬间,李孝恭就懵了。

    怎么回事?

    为何魏徵也有一个夜光杯?

    这时,只听魏徵发出了啧啧的满足声:“哎呀,这夜光杯,果然是无价之宝啊,这普通的水,放进去之后,竟然变得甘甜可口,真是不一般啊!”

    李孝恭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这逼都让魏徵装完了啊!

    不服都不行!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百七十五章 炫耀,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