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

    张俭看见杜荷起身,一脸懵逼地问道:“少爷,好戏就要开场了,这时候走了,岂不是前功尽弃?”

    杜荷拍了一下张俭的脑袋,没好气地说道:“此时不走,可就走不了了……此等事,是要遭天打雷劈的,一旦有人反应过来,只怕会死无葬身之地,届时,就算是驸马的身份,也保不住啊!速速离开长安,将咱们的人撤走,留下一部分和房遗爱接应,其他人,全部到鄠县!”

    张俭知道,杜荷这是安排跑路呢。

    他惊讶地问道:“少爷,咱们跑了,那房公子呢?”

    杜荷摆摆手:“没事,他命大,死不了!”

    片刻之后,整个妙仙楼内跑得空荡荡的。

    另一边,房遗爱带着的销售大队,却是开始了疯狂的推销。

    ……

    时间,会磨平心中的伤痕。

    也能干掉内心中的郁闷。

    对李孝恭来说,正是如此。

    一开始,因为夜光杯不如魏徵,没有在魏徵之前装逼成功,李孝恭郁闷了好几日,可渐渐的,他也就看开了。

    有啥大不了的。

    整个大唐,就两个夜光杯。

    一个在魏徵手里。

    一个在本王手里!

    至于外界传言的还有一个圣杯和八个普通的夜光杯,李孝恭觉得,简直是无稽之谈,肯定是那些别有用心的人编造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贬低自己和魏徵手中的夜光杯的价值。

    这段时间以来,李孝恭和魏徵一样,每日上朝的时候,都会随身携带一个装水的葫芦。

    在朝臣们议论政事的时候,他二人慢条斯理地拿出夜光杯,倒上水,喝一口,咂咂嘴,露出满足的表情,不知道收获多少羡慕和嫉妒的眼神,心里别提多爽了。

    这一日和往日并无不同。

    一大早,李孝恭带上夜光杯上朝了。

    太极殿上。

    朝政议论正到了关键的时候。

    李孝恭摸了摸袖子里的夜光杯,当他正准备开始装逼的时候……突然,他目光瞥见了不远处的长孙无忌,竟然从身后拿出了一个装水的葫芦。

    李孝恭一阵鄙夷,心道,这个老妖精,竟然嫉妒到了这种地步,没有夜光杯,也要弄个葫芦,糊弄谁呢!

    他不屑!

    可就在这时,他眼睁睁看见,长孙无忌竟然从袖子里拿出了一个夜光杯。

    哗啦啦。

    长孙无忌打开葫芦盖子,左手端着夜光杯,右手举着葫芦,正往夜光杯里倒水,那水流声,一下触动了李孝恭的心弦。

    他看得清楚,长孙无忌的夜光杯,和魏徵的一样,都是高脚杯。

    莫非,魏徵这勾日的贪财,将夜光杯卖给了长孙无忌?

    想着,他顺带着鄙视了一顿魏徵。

    但是,就在这时,李孝恭吃惊地发现,他周围的王珪、高士廉、陈叔达、段纶等人,一个个都从身后拿出了葫芦,然后拿出了夜光杯。

    哗啦啦。

    哗啦啦。

    一时间,大殿上响起了无数的水流声。

    文武大臣们发现,太极殿上,至少有三十个大臣手里都拿着夜光杯,大家的举止,一模一样,这倒不是训练出来的,而是这段时日以来,大家一次又一次地盯着李孝恭和魏徵装逼的这种方式,早已经烂熟于心了,潜移默化,所有的动作,竟然都是一模一样的。

    一下出现这么多的夜光杯,大家都傻眼了。

    难道,夜光杯已经是大白菜,人手必备一个吗?

    李孝恭傻眼了。

    魏徵也呆住了。

    无价之宝,原因就在于其罕见性。

    李孝恭就曾经想过,哪天在太极殿上将魏徵的夜光杯砸了,自己手中的夜光杯就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价值绝对能翻倍。

    可惜,他还没来得及实现自己的计划,一下就出现了这么多的夜光杯。

    而那些拿着夜光杯的大臣,也是一脸懵逼。

    原本,这些人都想着自己能加入李孝恭和魏徵的装比队伍,绝对能吸引人的眼球,一举成名。

    哪知道,一下多了这么多的夜光杯。

    这比绝对是装不下去了。

    怎么回事?

    我是谁?

    我在哪?

    李二也有些傻眼,问道:“诸位爱卿,你们的夜光杯,又是从何处得来的?朕最近听闻,这夜光杯,乃是波斯过的圣物,流落到大唐,价值连城,十分罕见,为何会突然出现这么多的夜光杯?”

    长孙无忌有些懵逼地说道:“启禀陛下,这夜光杯,乃是臣从房遗爱手中买的,房遗爱告诉臣,这是他花了二十万贯从一个波斯人手中买的,于是他卖给臣十万贯!”

    王珪惊讶道:“陛下,臣的夜光杯,也是房遗爱卖的,他本来也是要卖十万贯的,可是臣家中贫寒,拿不出这么多钱,所以,他只要五万贯。”

    陈叔达说道:“陛下,臣的夜光杯……也是房遗爱卖的,臣花了六万贯!”

    “还有臣……”

    “我……”

    好家伙,这些夜光杯,全都是房遗爱卖的。

    这厮的手法也简单,直接说自己从波斯手中买的。

    不过,他卖出去的价格却是不一致,最高的有十万贯,最低的只有一万贯。

    几十个夜光杯,竟然赚了将近一百万贯。

    众人恍然明白,这就是个*。

    也就是说,夜光杯是无价之宝,根根就是假的。

    至少眼前就有这么多的夜光杯,那还值个屁的钱啊。

    长孙无忌等人,心里很难受。

    原本大家都以为花几万贯买到无价之宝夜光杯,哪知道,竟是这样一副局面。

    王珪突然捂着胸口,郁闷地吼道:“骗子,房遗爱这个骗子,老夫的全部积蓄,全部积蓄啊,竟然买了这么个破玩意儿,啊,我不行了,我心疼啊……”

    陈叔达突然说道:“诸位,房遗爱这个大骗子,竟然骗了我等,真是其心可诛啊,抓住他,将他活活打死,否则难解我心头之恨啊!”

    “对,抓住房遗爱!”

    “打死房遗爱!”

    “讨回公道!”

    “抓住大骗子房遗爱!”

    群情激愤!

    不少人竟是卷起了袖子。

    就在这时,有人好奇地问道:“咦,房大人呢?”

    大家纷纷左右环顾。

    不知什么时候,房玄龄竟然不见了踪影。

    原来,房玄龄在知道*的时候,就知道大事不妙,于是赶紧溜了,他怕留下来,会被这些激动的家伙迁怒,被活活打死!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百七十七章 大骗子,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