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间郡王李孝恭仔细一想,的确是这么回事。

    当日,杜荷非要将夜光杯送给他,而他却觉得杜荷是有求于自己,而且他不愿帮杜荷的忙,于是便用钱打发了杜荷。

    而且,杜荷当时的确说过这夜光杯不值钱。

    至于钱,也是李孝恭非要给的。

    *大白!

    李孝恭挠挠头:“好像,的确是这么回事……算了,本王就不跟你追究了,算本王倒霉!”

    他跟吃了狗屎一样的难受。

    早知道,装什么大度啊!

    后悔!

    悔不当初啊!

    李孝恭退出了战斗!

    王珪却是步步靠近杜荷,说道:“杜荷,你少来这套,你说你将房遗爱逐出师门,谁知道是不是真的?说不定,是你二人联合起来演戏呢。”

    “对!”

    “肯定是*!”

    “一切都是假的!”

    其他人也纷纷激动地说道。

    杜荷刚要开口,却见内务府总管西门青急匆匆跑进来,口中大喊道:“驸马爷,你敢快跑吧!”

    跑?

    跑啥?

    杜荷懵逼。

    文武大臣们也是一愣。

    西门青说道:“房相,房相来了,提着宝剑,说是要砍了你,驸马,你快跑!”

    话音未落。

    门口突然响起一声大吼:“杜荷!”

    众人扭头,只见房玄龄披头散发地站在太极殿大门处,手中提着一把宝剑,眼眶红红的,满身杀气。

    众人都傻了。

    杜荷到底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难道是杜荷把房小妹给霍霍了?把房相气成这样啊?

    “杜荷,老夫当初将儿子交给你,让你好生看管,好好教导,可你倒好,你什么也没做,如今,还将我儿逐出师门,我儿就躺在那鄠县县衙大门口的泥水里,受人侮辱,如此奇耻大辱,老夫与你不共戴天,我今天跟你拼了……”

    说完,房玄龄大吼一声,就举着宝剑冲进来准备找杜荷拼命。

    侯君集、秦琼等人见状,纷纷上前,将房玄龄拦住。

    文官们则是纷纷退开。

    房玄龄情绪失控。

    李二见状,急忙吩咐道:“来人,将房卿家带下去。”

    “陛下,请陛下放开我,我要将杜荷这厮劈了!否则,难消我心头之恨啊!”房玄龄大叫道,然后被李君羡带着几个禁军强行拉走了。

    等房玄龄离开,李二才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西门青缓缓说道:“陛下,方才有人来报,说是房相去了鄠县,正好看见房公子失魂落魄地躺在鄠县县衙的大门口,被人指指点点,甚至辱骂……”

    西门青将场面说的凄惨无比。

    导致之前一些还对房遗爱破口大骂的人,此刻都有些可怜那家伙了。

    李二听了,也忍不住唏嘘。

    半晌,他才说道:“诸位爱卿,此事……房遗爱虽然有错,但如今他也糟了这么大的罪,朕看,还是算了吧……不过,杜荷,房遗爱卖夜光杯的钱,何去何从,你可知道?”

    杜荷指了指角落里的李恪,说道:“启禀父皇,此事蜀王殿下知情。”

    嗯?

    唰唰唰。

    一道道目光,全都看向李恪。

    难不成,这些钱,都被蜀王给贪墨了?

    李恪却是不说话。

    任凭大家催促,他就是一言不发。

    “恪儿,朕问你话呢!”李二气呼呼地说道。

    李恪这才慢悠悠地说道:“父皇,是你方才不让儿臣开口的?”

    李二:“……朕现在让你开口!”

    “噢,”李恪这才说道,“父皇,你还记得儿臣方才说的流窜到鄠县的那股流匪吗?这股流匪,着实可恶,竟然在半道,抢劫了房遗爱,房遗爱在长安城卖夜光杯所得的钱,全都被抢走啦,儿臣出城剿匪,一是未保百姓安宁,二就是追查这笔钱,可奇怪的是,流匪大败,那笔钱却不知所踪啊。”

    王珪大惊失色道:“不可能,怎么会不见了?”

    李恪拍拍胸前衣服下的炸药包,不悦道:“王大人,你是怀疑本王贪污了那笔钱?”

    王珪急忙道:“不敢,不敢!”

    长孙无忌等人不干了,非要把钱弄回来。

    可李二却不乐意了。

    毕竟,这笔钱,他可是有六十万贯的,若是真的要逼着杜荷将钱找出来,以杜荷的脾气,还不得把自己到手的六十万贯给弄回去啊,钱倒是小事,关键是名声不好听啊。

    于是他咳嗽一下,说道:“诸位爱卿,好了不要再吵了,发生了这等事,朕也为大家感到难过,这笔钱,肯定是要追回的,责令鄠县县令魏叔瑜,尽快追查流匪抢到的钱的下落,一旦找到,要尽数退换给诸位爱卿,至于房遗爱,朕倒是觉得,此子虽然人品顽劣了一些,但这推销的本事却算不错,再说,诸位爱卿当初可是自愿将钱奉上的,倒也不能怪罪他,再说,他如今已被杜荷逐出师门,下场凄惨,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此事,倒也算是我朝中的奇耻大辱,以后休要有人再议论……杜荷和蜀王没有教管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就留在宫中,好好反省过错,什么时候反省好了,再回鄠县吧!”

    “啊……”

    文武大臣们目瞪口呆。

    杜荷和李恪也愣住。

    大臣们一副死了媳妇的样子,心想,陛下这偏袒也太明显了吧。

    看似公平公正,可涉及这么多钱,没有让京兆府去办,没有让刑部去办,反而让魏叔瑜那个傻子去办,这不是摆明了追不回来吗?

    完了!

    李恪则是满脸愤怒,就要跳出来反对。

    鄠县才是他的大本营,想咋弄就咋弄,想弄谁就弄谁,可要在皇宫,这规矩那规矩,多如牛毛,时时处处都有人盯着,浑身不自在。

    所以,他必须反对,要回鄠县。

    他一下将外面的袍子掀开。

    顿时,满身的炸药包,暴露出来。

    王珪眼尖,突然发出一声声嘶力竭的大吼:“天哪,好大……”

    好几个大臣,顿时吓得面色惨白。

    亏得杜荷的普及,大家现在已经明白炸药包这种东西,威力无穷。

    以李恪身上绑着的炸药包,只怕将整个太极殿炸飞不成问题。

    蜀王这勾日的想干嘛?

    天哪,丧尽天良啊!

    好几人吓得两股战战,就要逃走!

    王珪更是吓得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晕了!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百八十一章 偏袒,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