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一下陷入混乱。

    李二急忙让御医们冲进来,将王珪抬走了。

    杜荷眼疾手快,一下冲上去,将李恪的袍子一下合拢,瞪了李恪一眼:“殿下,不要胡闹,你想死,我还不想死呢!”

    “可是……父皇欺人太甚,咱们同归于尽算了,老师,来世我还做你的学生!”李恪激动地说道。

    杜荷急忙说道:“殿下,别冲动,你要是敢坏我好事,信不信我把你逐出师门。”

    李恪眼睛一亮:“莫非,老师还有什么计划?”

    “过几日你就知道了!”

    “嘿嘿,好……那就留皇帝……啊不,是这帮狗大臣一条狗命!”李恪将衣服整理好,将自己的火折子收起来。

    周围的大臣们,全都感激地看着杜荷,大家不约而同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这时,李二突然好奇地问道:“王卿家最近无病无灾,为何会摔倒啊?”

    陈叔达急忙站出来:“启禀陛下,都是蜀王……”

    他准备告状。

    哪知道,杜荷一下跳出来,大声说道:“启禀父皇,蜀王殿下战神风采,举世无双,天下第一,震惊了王大人,王大人对蜀王殿下佩服得五体投地,一时间被他的风采震撼,急火攻心摔倒,应该无大碍!”

    陈叔达不乐意了,小声说道:“杜荷,你怎么睁眼说瞎话?”

    其他人也怒目而视。

    杜荷小声说道:“诸位大人,你们消停点吧,蜀王的脾气你们不是不知道,你们要是敢站出来告状,万一他暴脾气一下上来,真的点燃炸药包,大家一起完蛋。”

    众人恍然大悟。

    蜀王这勾日的,比杜荷还可怕,没有什么干不出来的。

    陈叔达连连点头:“杜荷说得对,咱们这时候可千万不能激怒蜀王。”

    于是,他大声说道:“陛下,杜驸马说得对,臣方才就站在王司徒旁边,王司徒亲口说对殿下崇拜不已,若是他再年轻三十岁,一定要追随殿下左右。”

    段纶也说道:“陛下,臣还听见,王大人说他有两个孙女,待字闺中,想要嫁给蜀王殿下。”

    “蜀王殿下英明神武,难怪王大人会佩服得五体投地呢!”

    “臣早就看出蜀王殿下英武不凡……”

    一时间,大殿上,夸赞李恪的声音此起彼伏。

    李恪十分得意,站在原地,双手叉腰,像个二傻子一样地傻乐着。

    李二表情怪异。

    今天是怎么了?

    以往,只要提到李恪,大家都是一片诋毁和反对,怎么今日全都改夸赞了?

    不过,自己的儿子能得到如此多的赞许,他还是满意的。

    李二高兴地点点头:“诸位爱卿,蜀王能得到大家的认可,朕心甚慰啊!好了,散朝吧!”

    话音未落。

    哗啦。

    李二一抬头,整个太极殿内,已经空荡荡的。

    仿佛方才那几十个大臣根本不存在过似的。

    空荡荡的大殿上,只剩下杜荷和李恪。

    李二懵逼地问道:“人呢?”

    杜荷说道:“父皇,他们都走了……这帮大臣,上朝的时候拖拖拉拉,退朝的时候却是比谁都跑得快,很是不称职啊,儿臣建议,将他们全部拖出去杀了祭天才是!”

    李二郁闷道:“以前不是这样的啊!”

    怪哉!

    于是,杜荷和李恪就被这样留在了宫中。

    李恪随时做好准备杀出宫去,就连睡觉的时候,也没有将身上的武器取下来,可惜,杜荷倒是不疾不徐,不慌不忙,白天去西内苑的人工湖钓鱼,回来烤鱼吃,日子过得舒坦无比。

    起初,李二还派人盯着杜荷和李恪,生怕这两个小子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来。

    可每日接到的禀报,都是杜荷在做吃的。

    李二心情大好:“看来,朕的儿子和驸马,已经长大了,成熟了啊!想当初,朕把杜荷留在宫中反省,哪一次不是闹出了很大的麻烦,如今他能老老实实地反思过错,实在难得啊!”

    赵阳急忙说道:“陛下英明神武,蜀王殿下和杜驸马想必是明白陛下的一片苦心。”

    “如此甚好啊!”

    “哈哈哈……”

    ……

    西内苑。

    李渊原本居住的院子旁。

    柴火发出哔哔啵啵的声响,火光摇曳着。

    架子上,两条鱼已经烤成了焦*。

    阵阵香味扑鼻而来。

    杜荷往上面放了一些佐料,将柴拆掉一些,用文火慢慢烤着。

    “只有这样烤出来的鱼,才有灵魂啊!”杜荷感慨道。

    放眼望去,湖面波光粼粼。

    树梢上的积雪,在夕阳下染上一层金辉。

    如此静谧的环境,能让人彻底放松下来。

    咚咚咚。

    可惜,有人粗暴地打破了这难得的宁静。

    正是小黑胖子李恪。

    李恪像个土匪似的,粗暴地冲过来,兴奋地说道:“老师,人给你带带来了。”

    一转身,内务府总管西门青笑眯眯地出现在杜荷眼前。

    西门青一躬身,恭敬地说道:“见过驸马爷!驸马爷最近气色不错啊!”

    杜荷急忙起身,一把抓住西门青的手,热情地说道:“哎呀,是西门总管,快来,坐!”

    说着,就将西门青摁坐在了一块沾满雪的石头上。

    西门青受宠若惊,“驸马爷,奴婢何德何能,竟让驸马爷如此待我!”

    对待杜荷,西门青一直钦佩有加。

    直到那鄠县的树根酒楼建成了,酒楼每日都可以用日进斗金来形容,而西门青占了一成股份,也有不菲的收益。

    只要有这酒楼,西门青后半辈子都可以吃穿不愁了。

    比如赵阳那勾日的,当初担任大总管的时候,吃拿卡要,简直不要脸……至于西门青,不存在的,他根本看不上这种小钱,是以,他自打担任大总管以来,口碑十分好,宫中的宫女太监,都十分敬佩他。

    眼见到杜荷,西门青自然十分激动。

    杜荷则是更加热情,拿起一条烤好的鱼,亲自塞到西门青手中:“来,西门总管,吃鱼,这是本少爷亲自烤的,味道差了一些,不过很是鲜美,来,趁热吃!”

    西门青感动得都哭了。

    驸马爷竟然为我烤了一条鱼,这简直是天大的荣幸啊!

    然后,杜荷和西门青一人一条鱼,便开始吃了起来。

    李恪舔了舔嘴唇,盯着西门青,心中骂道,勾日的!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百八十二章 暴躁蜀王,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