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恪闻言,说道:“老师,一百贯这么一小块,我看,他们是买不起的,不如,让我打发了他们罢了。”

    说着,更是鄙夷地看了群臣一眼。

    本来,不少人都觉得一百贯就巴掌大的一小块,确实贵了。

    哪知道,听到李恪这么一说,顿时就不高兴了。

    “殿下,莫要看不起人!”

    “莫欺我等穷!”

    “殿下此言差矣!”

    高士廉不爽地说道:“谁说老夫买不起的,杜荷,我第一个签署合约,你赶紧派人登门,给老夫改造一下府上正堂。”

    杜荷笑眯眯地说道:“不好意思,高大人,长孙大人是第一个,你要是第一个签署合约,也只能排在第二个。而且,要提前定金五千贯。”

    “无妨,老夫不差钱!”高士廉毫不在乎地摆摆手。

    其他人也见状,也纷纷跟上,生怕自己落后。

    “杜驸马,还有我!”

    “我也要……”

    “我报名……”

    大家十分踊跃。

    李恪欢喜地跑到一旁的院子里,打开一个箱子,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合约跑过来,与大家纷纷签下了合约。

    按照合约规定,所有签署合约的人,必须在两日内将定金五千贯送到梦幻集团,否则取消资格。

    看着一个个大臣爽快地签字,李恪乐的嘴都合不拢。

    这些,都是钱啊!

    在他眼里,这不是一个个大臣,这是一坨坨的开元通宝啊!

    等一个个签署合约的人离开,李恪哈哈大笑着说道:“老师,你看这帮大傻子,赶着给咱们送钱呢……”

    杜荷语重心长地说道:“殿下,千万不能有这样的想法,我方才说了,做生意就是交朋友,这么多大臣愿意与咱们做朋友,咱们一定要真诚待人才行!”

    “哦,可是,他们就是大傻子啊,买玻璃装门窗的,都是大傻子,啊哈哈哈……”

    李恪笑的不亦乐乎。

    杜荷看这家伙得意忘形,于是扯了扯他的袖子。

    李恪一扭头,只见王珪正哀怨地看着自己。

    “哎呀!”

    李恪吓了一跳:“不是都走光了吗?王大人,你是从哪冒出来的?”

    王珪悠悠地说道:“殿下,臣一直在,只是,你未曾看到我罢了。”

    李恪挠挠头,有些尴尬地说道:“哎呀,王大人,我方才说的,你没听见吧?不如这样,你看,这只鸡马上就好了,本王请你吃鸡罢,你吃了本王的鸡,这件事就别往外传。”

    王珪:“……殿下,臣不是来吃鸡的,臣是想和杜荷商量点事。”

    杜荷转过身,好奇地问道:“哎呀,王大人,这里面竟然还有我的是,难不成,你不吃殿下的鸡,要吃我的鸡吗?很遗憾,这里只有一只鸡。”

    王珪急忙摆手:“杜荷,我不是吃鸡的,我是跟你商量商量,你那玻璃,能不能再便宜点?”

    “王大人,你可是当朝司徒,家财万贯,你竟然缺钱?”杜荷有些惊讶。

    王珪可是真正出身世家大族,王氏在长安城,那也是首屈一指的大家族,区区几万贯,还不跟玩似的。

    王珪却是有些尴尬,说道:“杜荷,你有所不知,如今,家族的产业,都让子嗣们打理,老夫自己也存了不少钱,可上次不是买了嗝夜光杯吗,都被房遗爱那狗东西骗走了,如今也没剩多少了,老夫面子薄,也不好找子嗣们要,你看,能不能便宜一些?你别忘了,当初老夫为了给你推广猪肉,可是做了很大的牺牲!”

    那鄠县的猪肉纪念碑,可还屹立在鄠县县城内呢,如今已成了一个著名的地点,不少外地人到长安,都会去鄠县看看。

    王珪的事迹,也因此越来越出名。

    一开始,他还有些介怀,时间长了,反倒不怎么介意了。

    杜荷眼睛一亮,笑着说道:“王大人,我给你改造一个书房,一个正堂,不收你一分钱,你看如何?”

    嗯?

    王珪一下露出狐疑的神色,吃惊地问道:“你你……你是不是看上老夫的孙女了,我告诉你,你可别乱来,我孙女才十一岁,你要是敢打她的主意,我就是拼了这把老命,也不放过你……”

    李恪一下伸长脖子,盯着杜荷。

    原来,老师还有这等爱好?

    *!

    却见杜荷无奈地摇头:“你看看,王大人,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与你孙女,那是好朋友,若是有机会,我还要请他吃鸡呢,怎么可能心怀不轨……王大人,你千万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是,你为梦幻集团的玻璃厂做个广告,我给你改造书房和正堂,一文钱不收,你看如何?”

    “还有这等好事?”

    “当然。”

    “你不会害老夫吧?”

    “哎呀,瞧你说的,我怎么可能害你,殿下,笔墨伺候!”杜荷吩咐道。

    李恪急忙拿来纸笔,将纸张摊开放在桌上,将毛笔递给杜荷。

    杜荷接过毛笔,略微一思量,提笔便写,一气呵成。

    王珪急忙凑过来,只见杜荷写的是:比琉璃还高级的玻璃,王司徒用了都说好!

    这什么鬼玩意儿!

    土的不能再土!

    跟乡野村夫的大白话一般!

    王珪一脸嫌弃。

    杜荷介绍道:“王大人,只要你答应,我将这句话昭告天下,我便让玻璃厂的工匠,立即去你家中,为你的书房和正堂装上玻璃门窗,效果绝对不比太极殿差。”

    王珪拿起纸张,仔细看着。

    心中思量道,这句话,虽说不是很雅,不过也没什么坏处。

    若是如此就能省下几万贯,倒也不错!

    他放下纸张,问道:“杜荷,你不会诓骗老傅,擅自修改吧?”

    “绝对不会,我以殿下的人头作保!”

    “你不会加字吧?”

    “绝对不会,我还以殿下的人头作保!”

    “你不会删减字吧?”

    这回,不等杜荷说话,李恪便急忙说道:“王大人,你放心,老师言而有信,绝对不加字,不减字,昭告天下的,绝对就是这句话,你若不信,就以房遗爱、戴金云、魏叔瑜、魏叔琬的人头作保,就这么决定了。”

    王珪这才放心地点点头:“空口无凭!”

    “立字为据!”

    杜荷为了让王珪放心,便写下了自己,签上自己的名字。

    王珪拿过来,仔细核对再三。

    字据的条件也简单。

    广告内容:比琉璃还高级的玻璃,王司徒用了都说好。

    杜荷保证:不加内容,不减少内容,不改内容。

    王珪这才放心地签下自己的名字,然后心满意足地离开。

    他的心情美滋滋。

    就这,能省下好几万贯,长孙无忌做不到,高士廉做不到,其他人都做不到……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百九十章 王司徒都说好,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