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捅了捅李恪的袖子,小声说道:“长孙大人,诬陷咱们骗他,他说是你当时告诉他玻璃五百贯一块的。”

    李恪一下瞪大眼睛,一把抓住长孙无忌的袖子,大声吼道:“长孙大人,屁可以乱放,话可不能乱放啊,什么叫本王告诉你的五百贯一块,你摸着你的良心说说……当时,本王要说的是一百贯,可才说了一个一字,就被你打断了,你说一千贯太贵了,你给五百贯……然后,老师好心告诉你,这玻璃值不了五百贯,可是你不答应,你拉着本王就与你签订了合约,不等我们反应过来,你自己就跑了,这……怎么能怪本王和老师呢?你是不是想打架?”

    长孙无忌差点*。

    不过,他仔细一想,确实是这么回事。

    长孙无忌那个心疼啊。

    三十多万贯,原本,只要七万贯不到的改造,竟然多花了这么多钱。

    要怪,只能怪自己当时太过心急,竟然犯了这等错误。

    这时,只听杜荷大义凛然地说道:“长孙大人,我方才说过,我与你乃是至交好友,我一直把你当成好兄弟,如今既然误会解开,我便将多余的钱退给你吧,不用谢,我杜荷就是这么大度!”

    退钱?

    杜荷这厮,就像个貔貅,到他手里的钱,还能退回来?

    哎呀,太阳打西边出来啦。

    长孙无忌十分惊讶。

    他盯着杜荷,心中思虑着,杜荷这厮,所谓退钱,会不会是个圈套呢?

    半晌,他才高兴地说道:“如此,最……”

    能退而十多万贯呢,能不高兴吗?

    他话才说到一半,就被李二一下打断。

    只听李二说道:“杜荷,休要胡闹,朕听辅机说,那钱已经给了玻璃厂的工匠了,辅机这人,最重信用,那合约都已经签署,白纸黑字写着呢,若是你将钱退给他,你让天下人如何看待他,你让他以后如何在朝堂中立足?你要天下人指着他的脊梁骨谩骂吗?简直岂有此理,连朕都看不下去了,此事,朕做主了,以后,谁也不要提了,否则,朕饶不了你们俩,你们走吧!”

    说着,李二粗暴地赶走杜荷和李恪。

    杜荷和李恪对视一眼,一溜烟跑了。

    长孙无忌惊愕道:“陛下,其实……”

    “好了,”李二抬手,打断长孙无忌,“辅机,你不必感激朕,你的脾气,朕是知道的,你啊,就是个好面子的人,你放心吧,这件事,朕为你做主,这两个小子不敢出去乱说,别人不会知道的!”

    “不,不不是,陛下,钱……”

    李二说道:“朕知道,你不在乎钱,司空府不缺钱,好了,朕还要处理奏章,就不留你用膳了。”

    长孙无忌:“……”

    他强忍着暴走的冲动,告辞离开,走到御书房外,却是忍不住,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坑货!

    都特么是坑货啊!

    ……

    西内苑。

    李恪看着杜荷笔走龙蛇,不多时间,一幅画就成型了。

    只有寥寥几笔,却是一个人的模样,有模有样的。

    李恪佩服地说道:“老师,你这简笔画,真是越发的有神韵了,学生佩服!”

    他看看自己画的,简直跟鸡脚画的一般,不由得有些沮丧。

    杜荷侃侃而谈:“殿下,不要灰心,作画,讲究的就是心平气和,内心宁静,而且要与人为善,如此方能大乘……”

    “噢!”李恪点点头,突然饶有兴趣地说道,“老师,你说,父皇为何会突然变得如此心狠手辣?要是当时他不拦着,那二十多万贯了可就要退给长孙无忌了。”

    杜荷无奈地笑了笑:“父皇戎马一生,他做的事,肯定有他的道理吧!”

    事实证明,皇帝也贪财啊!

    李二陛下果然雄才大略,和那些畏畏缩缩的帝王都不一样。

    说罢,杜荷低下头,在纸上开始写写画画起来。

    不多时间,他拿起那张纸,递给李恪:“殿下,烦劳你将这广告送出去,让大唐书斋赶紧雕刻印版,抓紧印刷,过几日,便广而告之,让天下人都知道咱们鄠县玻璃厂的玻璃吧!”

    李恪接过来看了看,好奇地问道:“老师,这上面不但有文字?还有画?”

    杜荷笑着解释道:“这叫图文并茂,可以增加辨识度,让更多的人了解咱们的玻璃!”

    “原来如此,老师真是高明啊,我要是有老师一成厉害,就满足了……”李恪恭维道,然后赶紧出宫,将这张杜荷亲自写画好的广告模板送去大唐书斋,交给王二牛抓紧印刷。

    ……

    司徒府。

    叮叮当当。

    咚咚咚。

    王珪已经习惯了这吵闹的声音。

    原本,他对噪声很是敏感,只要他在府中,所有人说话都要低声细语,走路都不敢弄出动静。

    甚至于,他院子里有两棵树,风吹过时会发出哗啦啦的声响,让他很是烦躁,于是下人们在每年春天树叶长出来的时候,都将树叶全部打掉,神奇的是,那两棵树活了这么多年,竟然没死。

    而今,面对府上正堂改造,王珪竟让第一次享受这乒乒乓乓的声音。

    他甚至亲自上阵,盯着工匠们,让每一个地方都令自己满意。

    “这边,歪了,赶紧调整一下!”

    “还有这里,比右边高了一点!”

    “哎呀,你们这些杀才,都轻点,那可是名贵的红木做成的柱子!”

    王珪的声音,时不时地响起。

    王珪的大儿子王崇基忍不住说道:“父亲,这改换成玻璃门窗,的确比较高级,而且采光很好……可是,你不是一向提倡节俭吗?如此做,会不会有些过于浪费?”

    王珪撇撇嘴说道:“节俭?陛下还说要节俭呢,你去看看,那太极殿如此大的一座大殿,全都装了玻璃门窗……再说,为父岂是一个奢侈浪费的人,这些啊,都不要钱,给书房和正堂全部换上玻璃门窗,却是一文钱不花。”

    “啊?”王崇基大吃一惊,“父亲,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些工匠和玻璃,都来自梦幻集团吧,梦幻集团是出了名的抢钱厉害,怎么可能一文钱不要?”

    王珪一甩袖子,得意道:“这就是你不动了,为父现在是当朝司徒,位高权重,天下人都知道,所以,杜荷有求于我,他让我给玻璃做个广告,广告的意思……就是广而告之,只用一句话,然后,就可以一文钱不用花了。”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百九十三章 不在乎钱,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