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崇基好半天,才听懂王珪的意思。

    他惊讶道:“爹,你的意思是,只需要一句:比琉璃还高级的玻璃,王司徒都说好!然后,就可以省下好几万贯!”

    “没错!孩子,爹活了一把年纪,怎会上当吃亏呢。”

    王崇基笑道:“爹,这招真是高啊!这句话,孩儿听了,却是无伤大雅,并没有什么不妥,一句话就能省下几万贯,放眼整个大唐,也只有爹你能做到了,孩儿佩服!”

    “好说,好说,哈哈哈……听闻今日晚些时间,那广告就全城张贴,到时候,你记得带几张回来,为父要好好看看!”王珪捋了捋胡须,慢条斯理地说道。

    做广告这事,王珪不是第一次了。

    只是,上次为猪肉做广告,却牵扯到自己的**。

    所以,他多少有些不高兴。

    而今,这广告的话却是他仔细斟酌过的,而且还逼杜荷签下了字据,反倒有几分期待呢,将来若是玻璃出名了,被计入史册,那自己也有浓墨重彩的一笔啊!

    “是!”

    到了下午,书房和正堂全部改造完毕。

    王珪亲自去感受一番,感到十分满意。

    他急忙吩咐人,将饭菜弄到正堂中,在正堂里吃了晚饭。

    安装了热水片的正堂中,温暖无比。

    再也不用像之前那样黑魆魆的需要点油灯了。

    以前,点油灯的时候,要不了几日,整个正堂内都被熏得漆黑一片。

    而今,再也没有这样的担心了。

    为了表达自己的谢意,在那些工匠要离开的时候,王珪还吩咐府上的厨子,为他们做了一顿晚饭,让这些人吃了晚饭再离开。

    王珪站在玻璃门后,看着外面的景色,满意地说道:“杜荷这小子,虽然有些可恶之处,可也有不少的优点,做事还是靠谱的……”

    就在这时,他看见大儿子王崇基从大门口进来,迈步往这边,神色匆匆。

    王崇基手里那张几张纸,想必就是那新出的广告了。

    “崇基,还是沉不住气啊,如此激动作甚,不就是做个广告吗?”

    王珪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他很淡定地回到座位上。

    不多时间,王崇基推开门走了进来:“父亲,广告出来了,只是……”

    王珪板起脸,教训道:“崇基,广告的事,暂且放下,为父教导过你,遇事要注意什么?你是不是都忘了?”

    王崇基急忙躬身,恭敬地说道:“父亲教训孩儿,遇事要沉着冷静,不慌不忙。”

    “好啊,你还知道沉着冷静……如今,区区一个不值一提的广告,就让你激动成这样,成何体统?你把为父的教诲,都忘到耳后了吗?”王珪面色不悦,教训到。

    王崇基低下头:“父亲,孩儿不敢……只是,这广告实在……”

    “好了,为父知道,你第一次见到广告,心情难以平静,这是正常的,等你经历过大风大浪,你就能处变不惊了。”

    “是,父亲教训的是,是孩儿莽撞了!”

    王珪这才满意地点点头:“好了,为父的教诲,你要时时刻刻牢记在心中,记住,不管发生了天大的事,都要淡定自若,决不可轻易动怒和生气,知道了吗?”

    “知道了!”

    “嗯,”王珪这才慢慢抬起手,“把那广告拿过来,为父看看吧,为父看见,这纸张似乎不错,想来是大唐书斋印刷的,大唐书斋的印刷还是很好的,纸张都是最好的,印刷也很清晰,比皇室的印刷还要好。”

    他接过广告,准备一睹这广告的风采。

    只是,一瞬间,王珪就愣住。

    只见这一张纸上,图文并茂。

    左上角往下,先是一座小小的阁楼。

    这阁楼神奇的是有柱子和楼顶,但墙壁和门窗,都是透明的。

    从外面可以看见,里面有一个年轻女子正在梳妆打扮。

    继续往右下角,站着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正抬头,盯着那女子看。

    然后,旁边是两行竖排的字:比琉璃还高级的玻璃,王司徒都说好!

    字没错!

    一个没多,一个没少。

    内容也没有改变!

    可这画,是怎么回事?

    啪。

    王珪一下站起身来,将那广告一下拍在桌上,勃然大怒,骂道:“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杜荷欺人太甚啊!”

    咚咚咚。

    王珪气得弯腰,用脑袋砰砰砰地砸在桌上。

    王崇基急忙拉住他,大喊道:“父亲,不管遇到多大的事,都要沉着冷静,淡定自若,千万不要动怒啊!”

    啪。

    王珪气得反手,给了王崇基一巴掌。

    “你个混账东西,你爹都被人羞辱了,你还在此淡定,你还是我亲生的吗?滚……”

    王崇基一脸懵逼。

    不是说好要淡定吗?

    ……

    王司徒亲自上阵做广告。

    杜荷早有安排,不到半天时间,整个长安城大街小巷,都贴满了广告纸。

    这种落后的宣传方式,在这个时代,却是最有效的。

    更何况,杜荷一改官府那种死气沉沉的告示,用图文并茂的方式传播,更加让人易于接受。

    尤其是那幅画,明明白白地告诉世人,这就是玻璃,玻璃做成的门窗,玻璃做成的墙,都是透明的。

    玻璃,透明!

    最关键的信息,一下就传递给了百姓们。

    所以,一时间,沉闷了许久的长安城,又开始热闹起来。

    大街小巷,随处可见人们在议论玻璃。

    议论归议论,可谁也没见过玻璃是什么样的。

    这就像当初的夜光杯一样,一开始,大家只知道有夜光杯,可没人见过夜光杯,于是一传十十传百,传到后来,竟然连波斯圣杯都出来了。

    如今这玻璃也是,越没有人见过,传的越神乎其神。

    一开始,玻璃还真是透明的!

    后来,玻璃就成了空的了!

    然后,玻璃就是天上掉下来之物,住在玻璃门窗的屋子里,可以延年益寿。

    越来越邪乎!

    正是因为这样,小到三岁孩童,上到八十岁的老翁,都知道梦幻集团有一种神奇的东西,比琉璃还高级,就叫玻璃。

    过了两日,突然有消息传出,皇宫和朝中文武大臣们已经用上了玻璃,皇宫已经换上了玻璃门窗,司空府也全部换上了。

    普通百姓自然进不去大臣们的府邸,更进不去皇宫。

    可长安城的大户们,或多或少和司空府之类的大臣府邸有联系,自然能进去参观一番。

    一时间,人们纷纷以参观各家大臣的府邸为荣。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百九十四章 说好的淡定呢,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