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大户参观完之后,心里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给自家的宅子也装上玻璃门窗。

    而后,杜荷让人在长安国际购物中心直接开了一个铺子,铺名就叫:鄠县玻璃厂,专门做安装玻璃门窗的生意。

    规矩倒也简单,报名排队,不管大小,先交五千贯的定金,后面多退少补,一旦签了合约,定金概不退还。

    一连好几日,长安国际购物中心都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这就是大唐的都城,最不缺的便是有钱人!

    大家要安装玻璃门窗,不只是为了舒适,其实还有攀比的成分。

    比如,同为朝中官员,凭啥你家装了玻璃门窗,我家就没有。

    同为长安城有名的士族,凭啥你家花了六万贯,我就只花了五万贯!

    人们,已经陷入了一种对玻璃门窗追求的狂热中。

    ……

    西内苑。

    李恪笑的合不拢嘴。

    “老师,发财了,发财了!哈哈哈,咱们以后啥也不用干,就专门做玻璃门窗安装的生意,就可以成为大富翁啊,一辈子吃穿不愁……”李恪高兴地说道。

    杜荷却是摇摇头:“殿下,没用的……如今这玻璃卖得贵,那是因为这是刚出现的东西,大家都舍得花钱,而一旦这东西不时新了,也就没人再会疯狂追求,届时,几个自然就会下降……当然,靠着玻璃发财的想法是可靠的,可那不是咱们追求的最终目标……”

    李恪挠挠头,想了半天,也没想清楚杜荷的意思:“老师,啥意思?”

    杜荷站起身来,说道:“殿下,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啊!”

    “啥?”

    李恪更加懵逼。

    杜荷干脆不说了。

    跟这家伙谈梦想,无异于对牛弹琴,对骂吹箫,给聋子讲笑话,给瞎子讲彩虹……白费功夫。

    李恪老实地说道:“老实,我啥都不懂,反正你让*啥我就干啥,你就是让我将皇宫炸了,我也照样去做……”

    杜荷赶紧说道:“殿下,此等话,跟莫逆没两样,慎言!要是被陛下知道,你就完蛋了。”

    “嘿嘿!”李恪感动地说道,“老师,还是你最关心我啊!”

    杜荷摇摇头:“不,殿下,我是怕你作死,连累我!”

    李恪:“额……”

    就在这时。

    “杜荷,你个勾日的……”

    一声大吼,从二人身后传来。

    杜荷和李恪同时被吓了一跳。

    两人转身,却见王珪眼睛红红地盯着他们,手中握着一把匕首。

    杜荷大惊道:“王大人,你这是干什么?”

    王珪怒道:“杜荷,我总算找到你了,你可让我好找啊,哼,今日,你用那广告羞辱老夫,现在,全天下都知道,老夫乃是好色之徒,老夫也不打算活了,就拉你垫背吧,你个狗东西,你毁我名誉,我便拿你性命!”

    说着,王珪便举着匕首朝杜荷冲来。

    杜荷刚要出手。

    却见李恪一下拦住杜荷,说道:“老师,杀鸡焉用宰牛刀,蛐蛐王珪,交给我便是!呀呀呀,王司徒,你个*老贼,你可敢与本王大战三百回合。”

    说着,李恪便徒手冲了上去。

    一个照面,王珪便把干趴在了地上。

    王珪当年也上过战场,虽然年事已高,但身体却还硬朗。

    可惜,他遇到的是李恪。

    这厮身材魁梧,敢进山与大虫搏斗,整日带着一帮管城大队,早就自己练出了一身好本事,拿下王珪,还不是手到擒来。

    王珪趴在地上,破口大骂道:“杜荷,蜀王,你们不是东西啊,你们毁我清白……”

    杜荷走过去,蹲下,看着王珪暴怒的样子,说道:“王大人,你真是不识好歹啊,我好心好意,让你做广告,然后免费给你改换玻璃门窗,省下几万贯,你竟是不领情,还敢在此饶舌,你……真是令我太失望了,亏得我还把你当兄弟呢……”

    “我呸,谁跟你是兄弟,杜荷,你不要脸,我与你爹以兄弟相称,你算什么东西,也敢与我做兄弟?”

    “我跟你没完!”

    “蜀王,你有本事放开我,这是我与杜荷的恩怨,你休要插手!”

    王珪的情绪很激动。

    杜荷站起身来,无奈道:“殿下,王珪手持匕首,进入西内苑,这是来行刺的啊,该杀头,不过,看在他一把年纪的份上,饶他不死,打一顿就是了。”

    “好嘞!”

    李恪答应一声,一把将王珪抓起来,拳头便锤了上去。

    不多时间,王珪就被揍得跟猪头一样。

    身体摇摇晃晃,就要摔倒。

    杜荷急忙上前,将其扶住,苦口婆心地说道:“王大人,你要感谢我,若不是我让殿下打你一顿,陛下知道此事,会怎么做?就算你是当朝司空,只怕少不了要被一顿责骂,等你长大……啊不,等你冷静下来,你会明白我的一片苦心的……还有,那广告,我想你是误会了,你以后会慢慢明白的……”

    “你的意思是,”王珪捂着被揍肿了的脸,问道,“你的意思是,你打了我,我还要感激你?你侮辱了我,我还要感谢你?”

    “也可以这么理解!”

    “我呸,杜荷……你给我等着,我一定要此事禀明陛下,请陛下为我做主,哼!”

    王珪气呼呼地吼了一嗓子,转身就走了。

    李恪走过来,甩了甩拳头,问道:“老师,王珪这老贼不会有事吧?我手都疼了。”

    杜荷笑道:“殿下放心,王司徒在鄠县时得了下令,在鬼门关走了一遭,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他还不会这么容易完蛋。”

    “早说啊,早说我就再加把劲了,方才只是随便揍了几下,还没发挥出我的实力呢!”李恪遗憾道。

    杜荷:“……”

    ……

    王珪是从皇宫的侧门离开的。

    他不敢走正门,怕被人瞧见,沦为笑柄。

    走出皇城,来到熙熙攘攘的大街上,便无人再认识他,他也就不遮遮掩掩了。

    他寻着回府的方向,准备回去就上奏一道,*杜荷和李恪。

    这两个狗东西,竟然对老人下手!

    他们还是人吗?

    猪狗不如的畜生啊!

    王珪心中暗骂个不停。

    一边规划着怎么上一道感人肺腑的*奏章,让杜荷自尝恶果。

    不知不觉,他走到一个巷子的入口处。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百九十五章 打一顿就是了,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