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巷子口的地方,墙上贴着好几张广告。

    围观了至少三十人。

    王珪一眼就看清楚,那广告就是梦幻集团玻璃厂贴的。

    “比琉璃还高级的玻璃,王司徒都说好!”

    “你们,这就是王司徒啊!”

    “哎呀,王司徒岂非就是一个登徒子,竟然偷看那女子化妆!”

    “真是太过分啦!”

    “王珪这狗东西,竟然做出此等行为,真是太丢人了!”

    人们议论纷纷。

    王珪再抬头看看那传神的简笔画,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心中将杜荷问候了好几遍,然后就要冲上去将那广告撕掉。

    就在这时,一个老叟走过来,慢条斯理地说道:“诸位,此言差矣,要我说,王司徒非但不是登徒子,反而是真君子!”

    “哦?”

    众人全都扭头,好奇地打量着对方。

    王珪也不由得停下手上的动作。

    那老叟指着那墙上的广告,摇头晃脑地说道:“诸位,你们看,这画上,乃是一个女子正在阁楼中化妆,而王司徒呢,他只是路过而已,如此漂亮的女子,简直跟西施一般,试问,诸位你们见了,会忍住不观看吗?”

    “有道理!”

    “若是我能看见这么一个美人,死也无憾了!”

    “我长这么大,还未见过如此漂亮的女子呢!”

    “呀,我家那个母老虎,要是能这般漂亮就好了!”

    听了老叟的话,大家都忍不住赞同地点头。

    那老叟又说道:“这便是王司徒的真君子之处啊,你看他,一把年纪,若说他是好色的登徒子,只怕多有不妥,素闻王司徒高风亮节,熟读圣贤书,又如何会做出此等不要脸之事,其实……你们都错了,王司徒并非是在看那阁楼上的女子,而是在欣赏这玻璃呢,你们,可曾见过玻璃?”

    “没有!”大家全都摇头,异口同声地说道。

    老叟一拍大腿:“这便是了,美人在这世间虽说罕见,却还是有的,可玻璃不一样,我活了大半辈子,却也只见过琉璃,从未见过玻璃,因为,这世间,恐怕根本没有玻璃,王司徒陡然见到这比琉璃还高级的玻璃,你们说,他能不停下来看看吗?因为,这玻璃可比美人罕见多了!”

    “老丈说的有道理!”

    “是啊,看来,是我等误会王司徒了!”

    “王司徒一定不是这样的人!”

    “对,王司徒道德高尚,只吃饭不如厕。”

    大家纷纷说道。

    王珪有些傻眼。

    这就没了?

    似乎……也没什么坏处啊!

    他看着那些纷纷称赞自己的百姓,急忙退出人群,回到府邸。

    王珪赶忙将大儿子王崇基找来,吩咐道:“崇基啊,你速速派人上街打听,看看长安城的百姓,都是如何议论为父的,可有什么不好听的传闻。”

    “是,父亲!”

    王崇基赶紧派人上街打听。

    不多时间,派出去的人纷纷将消息带回来。

    王崇基不敢怠慢,急忙跑到书房向王珪禀报。

    “爹,怪事,怪事啊……”王崇基吃惊地说道。

    王珪瞥了儿子一眼,问道:“何怪之有?”

    王崇基这才将*说出来,“爹,你说怪不怪,就在今日之前,长安城的人还纷纷说你登徒子,是好色之徒,骂声不绝,可今日,整个长安城,人人都说爹你是真君子,说你就是当世柳下惠,眼中只有玻璃而没有美人呢,奇怪啊,这不能够啊!”

    他满心疑惑。

    啪。

    王珪一拍桌子,眉毛一拧,大怒道:“好你个逆子,你是以为,为父不是真君子,而是登徒子吗?”

    “孩儿不敢!”

    ……

    西内苑。

    李恪吃惊地说道:“老师,你说,这件事会不会是王珪那老狗贼干的?他知道打不过咱们,也不可能阻止广告到处都是,所以便花钱为自己正名声,这老狗贼,真是太可恶了,老师,你放心,我这就去把他的府邸给他一把火烧了。”

    杜荷一阵无语,笑道:“殿下,稍安勿躁,此事,与咱们无关,更不可能是王大人做的,只不过,是百姓们这么认为而已,不过,如此以来,反倒是更利于咱们推广玻璃啊,你想啊,自古以来,有多少人只爱美人不爱江山,可王大人呢,爱玻璃胜过爱美人,这就证明,咱们的玻璃,乃是天下无双的东西啊,比美人好玩多了!”

    李恪摸了摸下巴,认真思考道:“玻璃比美人好玩?老师,你没开玩笑吧?我觉得,还是美人好玩……玻璃冷冰冰的,没啥用!”

    杜荷:“……粗鄙!”

    不管怎么说,玻璃是彻底火了。

    长安城有钱没钱的人们,纷纷上门排队,想要给自家换上玻璃门窗。

    如今,显示身份高贵的,不再是宽敞的大宅,不再是豪华的坐骑,也不是娶了多少个小妾,而是装了多少玻璃门窗。

    最有钱的,当属司空府。

    别人家,都只是玻璃门窗,司空府,却能安装玻璃墙,简直就是财大气粗!而长孙无忌一开始还不开心,后来,当得知许多人都羡慕自己的时候,慢慢地也就接受了,反而开始享受起这种感觉。

    装玻璃门窗的需求越来越大,可玻璃厂的产能却是有限,墨亦菲想要扩大生产,却被杜荷给否决了。

    只有稀少,才能凸显玻璃的价值,一旦放开了卖,那玻璃就不值钱了。

    ……

    这天一大早,就有几个小太监来到西内苑,告知杜荷,让皇后去文德殿安装玻璃门窗。

    命令,正是长孙皇后下的。

    原来,长孙皇后最近参观了太极殿后,又去李二的书房转了转,一下就喜欢上了玻璃门窗带来的好处,于是,就迫不及待想要给文德殿也装上玻璃门窗。

    接到命令,李恪急忙在纸上写写画画,然后抬起头来,问道:“老师,你说,皇后要装玻璃门窗,咱们收多少钱合适?”

    啪。

    杜荷恨铁不成钢地拍了李恪的肩膀一下,无奈道:“殿下,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真诚,你想啊,皇后都将两个女儿嫁给我了,若是我再因为点门窗就要收钱,岂不是要让天下人耻笑?”

    “老师说的有道理……收钱,咱们悄悄的,不让别人知道!”李恪点点头,恍然大悟道。

    杜荷:“……”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百九十六章 真君子,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