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体现此次悬赏的公平公正,大臣们一致建议,不能让杜荷插手此事。

    文武大臣,都怕杜荷使诈呢,万一将悬赏的二十万贯交给杜荷,这勾日的后悔了跑了怎么办,万一他不想将赏钱发出去,不管别人找没找到新鲜菜蔬,都不承认怎么办?

    于是,这悬赏的事,便交给民部来办。

    民部尚书戴胄,直接让人在皇城门口搭建了一个台子。

    只要声称找到新鲜菜蔬的人,都可以送到此处来核验,只要符合要求,便可以将二十万贯赏金马上拿走。

    而百姓们,可以随时来观看监督。

    次日,便陆续有人声称找到了新鲜的菜蔬,要送来检查。

    百姓们闻言,纷纷闻风而动。

    二十万贯啊!

    大家都想看看,到底是谁会成为这个幸运儿!

    于是,一大早,整个皇城门口,便被围得水泄不通,全都是来看热闹的百姓。

    就连朝中大臣们都出动了。

    动静很大。

    结果却是让人失望无比。

    一连好几个人拿过来的,却都不符合要求。

    要么是奇奇怪怪的野菜,要么就是干瘪的东西,总之,与敕旨要求的三十多种菜蔬,根本不是一回事。

    戴胄看见一个个骗子,气得直接将桌子掀翻离开。

    百姓们反倒是津津有味的,这些人闲着也是闲着,正好看看一桩桩趣事。

    戴胄对诸位大臣说了一句:“诸位大人,我现在倒是明白了,杜荷此举,只怕是为了沽名钓誉……因为,根本不可能在冬天找到新鲜的菜蔬啊。”

    “大家都散了吧!”

    众人兴趣索然地说道。

    然后,纷纷离开。

    ……

    西内苑。

    “老师,现在,许多人都说你在沽名钓誉呢!”李恪看了杜荷一眼,小心翼翼地说道。

    杜荷一下急了:“是哪个勾日的?”

    “……都这么说!”

    “总要有个带头的吧?”

    李恪小心翼翼地回答道:“听闻,一个叫马川的官员带头说的!”

    “马川?”杜荷对这名字,完全没影响,应该只是朝中的一个小喽啰,“殿下,你去打听打听,这马川,是否有女儿之类的?不如殿下去将他的女儿全部娶了,为为师出口恶气如何?”

    李恪摇头道:“老师,这马川,没有女儿,倒是有三个儿子,有一个还是长安有名的才子,不过,喝老师的洗脚水都不够资格,也敢自称才子,真是不知死活!”

    杜荷摸了摸下巴,问道:“殿下,不如,你去把他三个的儿子弄弄?”

    “我去?”

    “对!”

    “不太合适吧?男人之间的事,不是应该用刀枪解决吗?哪有脱裤子的?”李恪疑惑,可心里,竟然觉得有些兴奋。

    杜荷摆摆手:“那算了……”

    李恪突然感慨道:“老师,咱们何时才能回鄠县啊,整日呆在宫中不能进出,我早晚要憋出病来啊。”

    杜荷笑道:“殿下,凡事不要着急,机会来的时候,自然就可以离开了。”

    说着,杜荷又低下头,打磨手中的一块玻璃。

    那是一块巴掌大小的玻璃,杜荷正拿着锋利无比的一把小刻刀,在小心打磨着。

    李恪看了看,问道:“老师,你这是在作甚?”

    杜荷说道:“殿下,我在研究一种新的取火的方式!”

    取火?

    李恪惊讶道:“燧人氏钻木取火,被称为圣人,老师你难道也想做圣人?”

    杜荷翻了个白眼,鄙夷道:“做圣人有什么好的,殿下,你若是有兴趣,不如将这做圣人的机会给你如何?”

    打磨玻璃,能成为圣人?

    听起来就有点*啊!

    李恪激动地问道:“老师,我能行吗?”

    杜荷安慰道:“为师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你按照我的方法,继续打磨吧。”

    “哦!”

    李恪乖巧老实地按照杜荷教的方法,开始仔细打磨起来。

    这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没有先进的工具,非常耗费力气。

    好在,李恪最不缺的就是力气。

    足足花了一上午的功夫,终于达到杜荷的要求了。

    杜荷拿起那巴掌大小的玻璃,仔细观察。

    只能用粗制滥造来形容。

    不过,这可是这个时代第一块凸透镜啊。

    李恪好奇地问道:“老师,难不成,要再弄一根木棍,在这上面钻动,然后生火?”

    “殿下,咱们应该树立发展的眼光,钻木取火,已经落后了……你去弄把干草来!”

    “好嘞!”

    李恪屁颠屁颠去弄了一把干草。

    此刻,太阳悬空。

    虽说冬天,但阳光明亮,已经足够了。

    杜荷将干草放在地上,然后举起凸透镜,调整高度,让太阳光汇聚成一点,刚好落在干草上。

    李恪蹲在一旁,仔细观察每一个细节。

    正所谓,这就是观察奇迹的时刻。

    不多时间,李恪就发现,那干草竟然开始冒烟。

    然后,一道火苗蹿起来。

    干草被点着了。

    李恪一下张大嘴巴,足可以塞下两个拳头。

    这就是新的取火办法?

    这果然比钻木取火更方便快捷啊!

    “老师,真乃神人也!”李恪感慨道。

    杜荷摆摆手:“殿下,千万别这么说,这可都是你的功劳,这圣人,还是你来做吧!”

    李恪是个很有原则的人,闻言,急忙摇头:“不不不,老师,你才是圣人,我是圣人的弟子,只是,老师,你能不能将这块玻璃送给我?”

    “当然可以!”

    杜荷微笑着,将这粗制滥造的玻璃,递给了李恪。

    李恪小心翼翼接过,跟收藏宝贝似的揣进袖子。

    ……

    御书房。

    李二正在处理奏章。

    抬头,便能看见窗外的风景。

    原本昏暗的御书房,安装了玻璃门窗后,变得光线充足。

    这让李二很满意。

    他唯一有些遗憾的是,听说司空府的正堂不但装了玻璃门窗,还装了玻璃墙,想必一定很奇特才是。

    他有心想让杜荷给御书房也装上玻璃门窗,却是不好意思开口。

    毕竟,那玻璃墙,可要花费好几万贯呢。

    罢了,又不是不能用!

    就在这时,赵阳走进来,小声说道:“启禀陛下,蜀王求见!”

    “哦?蜀王今日没有**吗?怎么有空来见朕,让他进来吧!”

    “是!”

    赵阳转身,就见李恪得意洋洋,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精神抖擞的!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百九十九章 圣人取火,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