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皇,儿臣有个好东西,此物,乃是老师发明的,请父皇看了之后,立即下敕旨,册封老师为当世圣人!”

    李恪一边走,一边兴奋地说道。

    好东西?

    册封圣人?

    李二一头雾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问道:“恪儿,何事让你这么激动啊!”

    李恪上前,急忙摸出那块由他亲自打造好的玻璃,递到李二面前:“父皇,此乃神物啊,乃是老师的新发明!”

    李二仔细打量那其貌不扬的玩意儿。

    半晌,他才说道:“恪儿,如果朕没弄错的话,这是一块用刀或其他东西打磨过的玻璃?”

    “正是,”李恪激动地说道,“父皇,老师取名为秃头镜。”

    秃头镜?

    好奇怪的名字。

    这看起来也没秃头啊!

    李二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李恪丝毫没发现自己理解错了名字,将凸透镜听成了秃头镜,继续说道:“你可别小看它,它可以凭空取火,比燧人氏钻木取火还要厉害一万倍不止,燧人氏钻模取火,成为圣人,老师发明了更高级的取火方式,难道不应该被封为圣人吗?”

    “你说这东西可以取火?如何个取法?”李二顿时来了兴趣。

    取火,一直是这个时代人们最头疼的事。

    火折子是最普遍的方式,可是,不容易保存,而且保存方式很严格,遇到雨天就会熄灭,而且,一不小心,就全部燃烧殆尽。

    若是这东西能凭空取火,那杜荷就是大功一件啊。

    李恪解释道:“父皇,方法也简单,就是弄一点干草,放在这秃头镜下方,干草便会燃烧。”

    李二觉得,这样的取火,真是不可思议。

    然而,李恪已经从袖子里窸窸窣窣地拿出一团干草,直接放在李二的桌上,右手举起秃头镜,上下地比划着。

    他将杜荷当时操作的每一个步骤,都复制下来了。

    往下三下,又往上,然后往下,上上下下……没错,就是这样操作的。

    然后,就是固定不动。

    李恪记得,杜荷操作的时候,只过了几个呼吸,干草就燃烧起来了。

    可是到了他这里,却是半天没有动静。

    奇怪啊!

    咋不冒烟呢?

    李恪满脸狐疑。

    然后,他一扭头,看见赵阳厥着个*正聚精会神地看着,不由得火冒三丈:“你滚开,你把本王的火都吹灭了。”

    赵阳一脸哀怨地走到角落里去。

    他寻思方才也没看见有火出现啊!

    而这边,李恪一通瞎操作,却还是没见有火焰燃气,连青烟都没有。

    不科学啊!

    咋回事呢?

    李恪有些急了,抓耳挠腮的。

    难道步骤出了问题?

    李恪懵逼了,急得满头大汗。

    李二好奇地问道:“恪儿,不行了吧?”

    李恪擦擦头上的汗水,说道:“父皇,好像……不对啊,怎么就不能取火了呢!”

    砰。

    李二脸色一沉,一巴掌拍在桌上,怒道:“哼,恪儿,朕对你,真是太失望了,原本,朕让你和杜荷在宫中反省过错,就是希望你能好好反省,认识到自己的过错,没想到,你非但没有好好念书,反躬自省,却敢在此信口雌黄,还用一块破玻璃来骗朕说可以取火,你以为,朕是昏君吗?真是岂有此理!”

    李恪有口难辩:“父皇,儿臣……其实,儿臣之前亲眼看见老师取火成……”

    话未说完,便被李二粗暴地打断:“好了,你如此不成器,再和杜荷一起,只怕杜荷也会受到你影响,你去文昭殿反省吧,文昭殿是你母妃当年居住的地方,你好好想想,自己错在何处,一日没有反省,一日不得离开文昭殿……来人,送蜀王去文昭殿。”

    李恪大喊道:“父皇,请再给儿臣一次机会,一定可以的!”

    可惜,外面来了几个禁军,强行将李恪带走了。

    李二吩咐道:“找人盯着蜀王,让他在文昭殿好好念书,反思过错。”

    “是,陛下!”

    赵阳急忙答应道。

    ……

    文昭殿,乃是杨妃生前居住的地方。

    李恪已经有很多年没回这里了。

    如今,他被人带到空荡荡的大殿中。

    门外,有人把守,若他不能反思到自己的过错,便不能离开。

    李恪跟只斗败了的公鸡一样,垂头丧气的。

    阳光从窗户的缝隙中照进来。

    大殿内冷冷清清的。

    李恪爬起来,将窗户打开,有了阳光,倒是暖和多了。

    他坐在地板上,百无聊赖,又拿出那打磨好的秃头镜。

    开始摆弄起来。

    “为何本王就不行呢?”

    “本王的步骤,都没问题啊,和老师一样!”

    “难道,这东西,只有圣人才能取火,凡人不行?”

    “怪哉,怪哉……”

    李恪不信邪,于是再次试验起来。

    依然还是那堆干草!

    还是那个丑陋的秃头镜!

    唯一不同的是,在御书房的时候,没有阳光。

    眼下,却是有阳光照进来。

    试验了好几次,也没动静。

    就在李恪将要放弃的时候。

    突然,他发现秃头镜下方,有一个白点,会变大变小。

    他急忙上下移动秃头镜,让那白点变到最大,没动静。

    变到最小。

    那白点处,很快就变黑了。

    然后,一股青烟冒出来!

    随后,干草一下燃烧起来。

    成了?

    成了!

    李恪一下站起身来,疯狂地往外跑。

    他推开大门,正准备冲出去,却被几个禁军拦住。

    “殿下,陛下有令,没有陛下的旨意,你不得离开文昭殿。”禁军面无表情地说道。

    李恪却浑然不觉,兴奋地大喊道:“成了,本王成了……哈哈哈……”

    “本王知道了,是太阳!”

    “要有太阳才行!”

    “这不是取火,这是借火啊,是跟太阳借火!”

    “老师比圣人还伟大呢!”

    几个禁军都一脸懵逼,压根听不懂李恪在说什么。

    半晌,李恪才反应过来,他一把将两个拦住自己的禁军推开,不高兴道:“滚开,本王要把这伟大的发现告诉父皇,他冤枉了本王……”

    然而,他身前的一个禁军,突然目瞪口呆地指着文昭殿,大喊道:“烟,烟……不好啦,文昭殿着火了!”

    “着火了!”

    顿时,整个文昭殿前,乱成一团。

    李恪缓缓转身,看见文昭殿内冒出浓烟,一拍大腿:“哎呀,忘记将那干草灭掉了……”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章 秃头镜,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