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宫,御书房。

    “陛下,不好了,文昭殿着火了!”

    赵阳惊慌失措地跑进来,口中大喊道。

    啪嗒。

    李二手中正在处理的奏章一下掉落在地上。

    文昭殿,是杨妃生前居住的地方。

    这么多年,每当李二想起杨妃的时候,都会去文昭殿坐坐。

    他本想让李恪去文昭殿能受到杨妃的感召,毕竟杨妃是李恪的生母。

    哪知道,这个混账竟然放火把文昭殿烧了?

    李二着急道:“走,带朕去看看!”

    李二一行人,急匆匆赶到文昭殿。

    远远地,只看见文昭殿浓烟滚滚,听到人声鼎沸。

    “救火啊!”

    “快救火!”

    不少人都在大喊。

    但其中夹杂着的异样的声音:“救命啊!”

    “救命……”

    李二一下眉头皱了起来。

    难道,文昭殿还有人?

    莫非是恪儿?

    李二的心一下揪了起来。

    他一把推开赵阳,快步冲上前去。

    “朕的恪儿啊……”

    可怜天下父母心。

    虽然对李恪放火烧文昭殿这件事,李二充满愤怒,但毕竟是自己的骨肉,若是恪儿出事,自己一定会自责一辈子的。

    可是,当李二赶到现场时,却是目瞪口呆。

    只见禁军横七竖八地躺倒了一地。

    一个个哀嚎不已。

    抬头往前看,只见小黑胖子李恪正双手举着一个禁军,正要往外扔,那禁军大喊着:“救命……”

    方才的喊声正是这家伙发出的。

    李恪哈哈大笑道:“哈哈哈,今天本王就要杀出一条血路去,任凭这宫墙再深,也拦不住本王……”

    “哈哈哈……”

    李恪已经杀红了眼。

    只听他喊了一声:“老师……”

    杜荷蹭蹭从后面跑出来,提着一把大斧子,准备跟着李恪一起杀出去。

    就在这时,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逆子,你在干什么?”

    嗯?

    李恪大怒:“何人敢阻拦本王?”

    他一回头,顿时傻眼。

    “父……父皇,你……怎么来了?”李恪结结巴巴地问道。

    李二脸色黑黑地说道:“逆子,朕倒要看看,你是如何杀出去的?”

    李恪手一松,将那护卫直接扔出去,发出砰的一声。

    然后转身拉着杜荷,大喊道:“老师,风紧,跑吧!”

    杜荷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李恪,“殿下,你觉得现在还走得掉吗?”

    “为啥走不了?我带你杀出一条血路,老师,区区皇宫,不叫事,老师,你离我远点,免得血溅到你身上……”李恪信心满满地说道。

    这家伙当初文文弱弱,如今却是天不怕地不怕。

    说着,李恪就捡起地上的一杆长枪,准备杀出去。

    然而,就在这时,大批的禁军赶到,将文昭殿团团保卫起来。

    这些人本是李二调集来文昭殿救火的,如今文昭殿大火已灭。

    这些禁军正好调集过来对付李恪。

    一眼看去,黑压压的全部是禁军,至少有二百人。

    这还怎么打?

    当啷。

    李恪看了看杜荷,突然一下将长枪扔在地上,转身跑上前,扑在地上,一下抱住李二的大腿,哭喊道:“父皇,儿臣错了,儿臣是被猪油蒙了心啊!父皇,儿臣错了,儿臣错了啊……”

    李二不为所动,冷声道:“来人,将这个逆子拿下!”

    几个禁军急忙冲上前,将李恪拿下。

    李恪遗憾地说道:“早知道就不将本王的全副武装解除了啊!”

    他又回头,对杜荷说道:“老师,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

    话未说完,就听李二冰冷的声音响起:“杜荷……”

    杜荷急忙上前,急忙躬身道:“父皇,儿臣也有罪,请陛下责罚。”

    该来的还是来了。

    刚才,他的确提着大斧子,准备带着李恪杀出一条血路去,只要去了鄠县,等风头过了,再来皇宫认罪不迟。

    哪知道,李二和禁军来的这么快啊!

    杜荷脑筋一百八十度急转弯,正在极速地想办法。

    周围的禁军蓄势待发,只要陛下一声令下,就冲上去将杜荷拿下。

    然而,李二惊讶的声音却响起来:“杜荷,你何罪之有?难道,你以为朕是昏君吗?方才,朕已经看的清楚,你提着斧子,阻拦这个逆子做错事,可是,他五大三粗,膀大腰圆,你哪里是他的对手,必然阻拦不住,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朕不怪你!”

    啥?

    杜荷懵逼。

    李恪傻眼。

    什么情况?

    不是应该问责吗?

    杜荷解释道:“父皇,其实儿臣……”

    他想解释的是,其实,我也想跟着杀出去,逃离皇宫。

    哪知道,话未说完,就被李二打断了:“好了,你不必说了,朕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想说你是恪儿的老师,发生这样的事,你也有责任,没错,身为老师,你的确有教导不力之责,不过,你及时阻止了他,你已经做得够好了,朕非但不会怪罪你,反而要奖赏你……”

    李恪心中暗骂不已,昏君,昏君啊!

    从未见过这么昏庸的昏君啊!

    杜荷也是无言以对。

    李二你是一国之君,你说什么都对。

    “多谢父皇,体恤儿臣的一番苦心。”杜荷由衷地说道。

    李二一挥手,“将这个逆子押下去,打入大理寺监牢。”

    完了!

    李恪面色大变。

    父皇没有任何的处罚,这就是要将本王先关在大理寺,啥时候想起来再处理啊!

    万一父皇忘了呢?

    岂不是说,本王有可能一辈子呆在大理寺监牢了?

    他心如死灰。

    然而,凭他的所作所为,没被李二当场砍掉脑袋,已经是万幸中的万幸了。

    李恪,死的不冤。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杜荷一下站出来,大声说道:“父皇且慢!”

    李二皱起眉头:“难道,你要为这个逆子求情?”

    求情,这可是触犯了李二的逆鳞啊,跟找死没区别。

    只见杜荷站直身体,不慌不忙地说道:“父皇,儿臣以为,蜀王无罪!”

    蜀王放火烧文昭殿。

    蜀王口口声声喊着要杀出皇宫去。

    无论哪一样,都是不可饶恕的大罪啊!

    杜荷竟然说蜀王无罪?

    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

    就连李二,也吃惊地抬起头,不可思议地看着杜荷,一副你当朕是傻子的表情。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零一章 蜀王无罪,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