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间,朝堂上炒作一团。

    以长孙无忌为首的反方。

    以魏徵为首的正方。

    大家谁也说服不了谁。

    有人急眼了,甚至有动手的趋势。

    那块,朝堂上就分成了两派,只有极少数人保持中立,在中间劝慰。

    杜如晦站在一旁,抱着手,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长孙无忌急了,拽了杜如晦一把:“杜大人,都说你在关键时候能做决断,你说,此事到底应不应该让陛下下旨,我倒是觉得,杜荷将房遗爱逐出师门,做得很对,像房遗爱这等害群之马,若是重新进了杜荷的师门,只怕会败坏杜荷的人品,趁早清理出师门最好。”

    长孙无忌之所以要拉上杜如晦,便是想让杜如晦站在自己这边。

    毕竟,现在朝堂上中立的人,大多和杜如晦关系匪浅,这些人看见杜如晦不说话,也保持沉默。

    只要能争取到杜如晦,那就可以压倒性的优势胜过魏徵。

    他的算盘打得叮当响,哪知道,杜如晦懒洋洋地抬了抬眼睛,笑道:“长孙大人此言有理,不过,有句话说得不对,我们做臣子的,哪能做什么决断啊,就算决断,也只是陛下圣明,作为臣子,就应该为陛下分忧,我看,此事,还是请圣裁吧!”

    长孙无忌撇撇嘴,心中暗骂,老狐狸。

    此事,支持房遗爱,就会得罪朝中大臣们。

    支持长孙无忌,就会得罪房玄龄。

    反正是两边不讨好,很多人也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做出的选择。

    哪知道,杜如晦十分滑头,直接将问题抛给了李二。

    不管陛下做什么决定,都和我无关。

    不少人心中都后悔不已,早知道就跟杜大人保持一致啊。

    李二见状,心中不由得想到,杜卿家真是越来越懒了啊。

    不过,杜如晦说的没错,其实此事,李二心里早已经有了答案。

    让大家讨论,无非就是个形式而已。

    他干咳两声,说道:“诸位卿家,此事,朕觉得魏爱卿言之有理,固然,房遗爱推销的方式过了一些,但他可不是从诸位爱卿手里将钱抢夺而去,而是你们双手奉上的,不能全怪房遗爱,而今,房卿家为此事陷入重病,若是不尽快解决,只怕会寒了房卿家的心啊,是以……由朕下旨,让杜荷收回成命,让房遗爱重回师门吧!”

    “陛下……三思啊!”

    长孙无忌面色大惊地说道。

    李二摆摆手:“辅机啊,朕知道你的意思,只是,此事,朕意已决,就如此吧,退朝!”

    说着,李二起身,转身就走了。

    留下面面相觑的大臣们。

    长孙无忌扭头,看向杜如晦,痛心疾首地说道:“杜大人,陛下做出如此糊涂的决定,你怎么不劝诫呢?”

    杜如晦风轻云淡地说道:“长孙大人慎言,陛下乃是圣明的君主,怎么会做出糊涂的决定,陛下的决定,都是圣明的,若是你觉得这决定是糊涂的,肯定不是陛下的问题,而是你的问题!”

    说罢,杜如晦耸耸肩,轻松随意地走了。

    长孙无忌:“……”

    大唐要完啊!

    ……

    鄠县。

    午后的街头,洒满了温暖的阳光。

    房遗爱平躺在地上,不寒冷,也不饥饿了。

    有人甚至惊讶的发现,这落魄的家伙,嘴角竟然露出了笑容。

    “呸!”

    “一个乞丐不如的家伙!竟然还笑得出来!”

    “猪狗不如的东西!”

    “别骂,这是回光返照,我看那小子印堂发黑,估计熬不过今晚了!”

    大家纷纷骂道。

    房遗爱却不理会。

    他现在很幸福。

    很快,就可以回到师门了。

    而且,他一点也不饿,就在天亮之前,他又吃了几个烤土豆。

    这可是陛下下令不准吃的东西。

    全天下,只有寥寥几个人吃过,他就是其中之一。

    老师能将这么好的东西给自己吃,说明已经把自己当自己人了。

    至于这些骂声,他早就不在乎了。

    一个伟大的人,怎么能没有骂声呢。

    就像老师,这么伟大无私的人,却还背负了无数的骂名,那又如何,依然潇洒自如。

    这才是真正的高手啊!

    他用石子,在身边的石墙上刻下两行字: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这是昨晚杜荷离开前告诉他的八个字,他铭记于心,并打算一辈子坚守。

    不以物喜。

    不以己悲。

    要做到,很难。

    房遗爱却决定用一辈子去践行。

    蹄蹄哒。

    蹄蹄哒。

    远处,响起疾驰的马蹄声。

    房遗爱撇撇嘴。

    这些该杀的骑士,总是会闹腾。

    马蹄声越来越近,最后几匹马在他身边停下,有几个骑士跳下马来。

    房遗爱却是用手将眼睛挡住,懒得去看热闹了。

    估计又是县衙颁布了什么新命令之类的。

    周围,也聚集了不少的百姓。

    这些人的想法,本来和房遗爱一样。

    可当看见骑士们穿的衣服,大家恍然醒悟,这些人穿的是官差的衣服,却明显不是鄠县县衙差役的打扮,更像是从长安来的。

    只见为首的一个太监走到墙根下,对正在睡懒觉的房遗爱大声说道:“请房遗爱接旨!”

    接旨?

    房遗爱一愣,将手拿开,看见那太监的模样,一咕噜爬起来,指了指自己,问道:“公公,你是找我?”

    那太监笑眯眯地说道:“房公子,正是找你,陛下有旨,请你接旨!”

    房遗爱赶紧站直身体,整理了一下身上脏兮兮的衣服,躬身见礼道:“房遗爱接旨!”

    太监摊开敕旨,念道:“敕曰,房遗爱年幼无知,以玻璃杯充作夜光杯行骗,今朝中诸臣及长安富商深感房遗爱浪子回头,且富有才华,若是就此沉沦,未免可惜,特上奏请宽恕房遗爱之罪行,让杜荷收回将其逐出师门之成命……钦此!”

    后面,都是一大堆夸赞房遗爱的话。

    房遗爱欣喜若狂。

    终于可以回师门了。

    老师说不几日就会有喜讯传来。

    现在来的,果然是喜讯啊。

    房遗爱激动得不知道该怎么办。

    甚至接旨都是那个太监几番催促他才想起来。

    直到送旨的人都已经离开,他还傻站在原地,脸上的笑容跟多菊花似的。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零七章 喜讯,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