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的百姓们半晌过后,才恍然明白过了。

    房遗爱这个祸害,竟然重回师门了。

    “天哪,这是什么世道啊!”

    “这个勾日的……”

    “大唐要完啊!”

    众人纷纷捶胸顿足,痛骂不已。

    “打死他!”

    有人突然喊道。

    众人突然想起来,于是一股脑地冲上去,然而,房遗爱却是不见了。

    “这勾日的,算他跑得快!”

    “非打死他不可……”

    ……

    县衙门口。

    一个叫花子模样的家伙,蓬头垢面的,突然从街道上冲出来,就要往县衙内钻。

    看守的衙役来不及阻拦,这家伙就已经接近大门槛了。

    这时,大门内突然走出来一道身影。

    正是魏叔瑜。

    砰。

    魏叔瑜与这家伙撞了个满怀,身体健硕的魏叔瑜仅仅倒退了两步,辅助门框站稳了。

    对方却是后退两步,一*跌坐在地上。

    魏叔瑜大惊失色。

    周围的衙役们大怒,“保护县令大人!”

    几个衙役冲上去,不问青红皂白,揪着那叫花子就是一顿暴打。

    拳脚噼里啪啦地招呼上去。

    “该死的小子,竟敢行刺县令大人!”

    “真是不知死活……”

    “打死他!”

    砰砰砰。

    咒骂声中,只听那人大喊道:“别打别打,我是房遗爱,我是来找我老师的……别打啊,哎哟,我的吉尔哟!”

    魏叔瑜一愣,随即喝令衙役们退下,瞪大眼睛,仔细一瞧,那被打得凄惨无比的家伙,不是房遗爱是谁。

    魏叔瑜大惊,急忙上前,亲自将房遗爱扶起来,问道:“哎呀,房兄,为何是你?”

    房遗爱擦了擦鼻子下面的鲜血,疼的龇牙咧嘴地说道:“为何不能是我,我来找我的老师……魏叔瑜,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让人打我!”

    魏叔瑜急忙道:“误会,误会,都是误会啊,房兄,我不知道是你,手下人也不知道是你……你是来找杜荷的吧?不巧,杜荷两日前已经去农场了,他早知道你会来,所以,让我给了你一个锦囊,我方才出门,正是要去寻你,将这锦囊交给你,杜荷说了,陛下的敕旨到鄠县,只是早晚的问题,让你谨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不要得意忘形,他有个大任务交给你,让你好好去办,办好了,他才会见你。”

    房遗爱面色大惊道:“老师,早就知道陛下会下敕旨?”

    “正是!”

    “老师,真是当世神人啊,竟然有未卜先知的本领!”房遗爱忍不住感慨道。

    长安发生的事,房遗爱并不知情。

    但杜荷不在长安,却能对事情走向了如指掌,更能预测到陛下会下旨,这不是神人是什么。

    房遗爱心底,对杜荷更加佩服。

    他又问道:“老师有什么任务交给我?”

    魏叔瑜缓缓从袖子里拿出一个锦囊,交给房遗爱,嘱咐道:“你老师的任务,都在这锦囊之中,你打开之后,自会明白。”

    房遗爱迫不及待地将锦囊打开。

    里面只有一张纸条。

    只有两个字:买菜。

    除此外,啥都没有。

    “没了?”房遗爱目瞪口呆。

    魏叔瑜摇摇头:“我并不知情!”

    房遗爱有些傻眼:“买菜?老师到底什么意思?”

    魏叔瑜笑道:“杜荷说了,让你仔细去领悟,若是你连这都领悟不了,那你也就不必做他的弟子了。”

    房遗爱郑重的将锦囊收起来,点点头说道:“老师这是在考验我呢,我一定不会让他失望的!”

    说着,他转身就走。

    魏叔瑜喊道:“房兄,何必着急离开,进来坐坐啊?”

    “不了,我要先回长安一趟,家父病重……”

    话音未落,房遗爱已经消失在街头。

    魏叔瑜纳闷道:“买菜?这算什么任务!怪哉怪哉……不过,杜兄做事,一向神鬼莫测,又岂是我等能理解的。”

    ……

    长安。

    梁国公府。

    “老爷……老爷……少爷回来了!”

    一道欣喜若狂的声音在院子里响起,随即,管家的身影冲进了房玄龄的屋子里。

    然后,便是府上的房夫人等,纷纷来报喜。

    片刻之后,一道落魄的身影,走进房门。

    翘首以盼的众人,全都目瞪口呆。

    这哪是那个英俊潇洒的房遗爱少爷啊,简直就是刚从垃圾堆里爬出来的乞丐啊。

    噗通。

    房遗爱一下跪倒在地上,砰砰砰磕了三个响头,大声说道:“爹,娘,孩儿不孝,让爹娘担忧,罪该万死!”

    房玄龄和房夫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惊。

    以前的房遗爱,可不是这样的。

    自小锦衣玉食,嚣张跋扈,长大后,成了长安四害之一,好事没做一桩,坏事却是做了不少。

    这小子,在府中,甚至从未好好叫过房玄龄一声爹,惯用称呼都是老东西,或者是老不死的。

    如今,再看房遗爱,看起来简直不像个人样,可做事行为,一板一眼,有礼有节,简直跟换了个人似的。

    本来,房玄龄心中一肚子火,可看见房遗爱如此懂事模样,一时间竟是欣慰不已。

    房玄龄沉声道:“爱儿,你起来吧,除了夫人,其他人都退下。”

    府上的人,全都退了出去。

    屋子内,只剩下房遗爱,房玄龄,房夫人。

    房遗爱从地上爬起来,缓缓走到房玄龄和房夫人身前,哽咽道:“爹,孩儿不孝,孩儿违抗爹的命令,没有及时回府,让爹卧病在床,心中难安,请爹责罚!”

    房玄龄见四下无人,说道:“好了,爱儿,此事已经过去,以后不要再提!”

    他心中却是对杜荷钦佩不已。

    没想到,杜荷的法子真的奏效了。

    不但让房遗爱成功回来,还让朝中大臣和长安富商们不敢再追究房遗爱做过的事。

    一家人团聚,少不了一番嘘寒问暖。

    随后,房玄龄让下人将房遗爱带去梳洗一番,换上新的衣服,房遗爱瘦了不少,身上还有不少伤,让房夫人心疼了好一阵。

    而后,房玄龄才将房遗爱单独叫到房间中。

    房玄龄看着渐渐长大的儿子,说道:“爱儿,以前,爹反对你拜杜荷为师,而今,既然你坚持,为父也不好再说什么,既是你成为杜荷的弟子,就要跟着杜荷好好做事,不可再行邪门歪道之事,你看看戴金云,你看看魏叔瑜,魏叔琬,还有尉迟宝琳,这些家伙,跟着杜荷没多久,就获得了爵位……虽说你以后要继承为父的爵位,可是,承袭的爵位和自己靠功劳得来的爵位,始终不一样,你明白吗?”

    ……

    (感谢【醉轮回】兄弟的打赏,感谢兄弟们的支持!顺便求一波月票和推荐票!)(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零八章 重大任务,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