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房玄龄在每一个辗转反侧的夜晚,都无比羡慕杜如晦。

    同为朝廷宰相。

    杜如晦却有个好儿子啊。

    杜荷为大唐立下了汗马功劳,更成就一门两国公的佳话。

    虽说后来杜荷的鄠国公被取消了,可这勾日的迎娶了两位公主啊。

    同时娶两位公主,这是何等的荣幸啊,历代以来,都十分罕见,绝对是要被载入史册的。

    可自己这边呢,满怀期望的儿子房遗爱,原本让他跟着太子李承乾,想长长见识,混个一官半职,哪知道,这小子不成器,后来竟是拜杜荷为师,好的事不做,竟是去做推销行骗,这让他头都抬不起来。

    闻言,房遗爱点点头:“爹,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房玄龄好奇地问道:“爱儿,你这次回来,有何打算?”

    房遗爱据实相告:“爹,孩儿此次回长安,老师交代了一个重大的任务,孩儿一定要尽心尽力完成才好,否则,老师不会见我。”

    “哦?”房玄龄吃惊地问道,“是何重大任务?”

    房玄龄心中还以为杜荷又让房遗爱去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若是如此,他一定要尽力阻止。

    如今房遗爱已经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若是再做坏事,早晚要被人活活打死!

    房遗爱没说话,直接将锦囊打开,将其中的纸条放到房玄龄面前。

    房玄龄仔细打量那两个字。

    最后还是一脸懵逼。

    “买菜?这是什么重大任务,买菜,这不是下人去做的事吗,你作为杜荷的弟子,他竟然把你当成下人?”房玄龄顿时就怒了。

    房遗爱急忙劝道:“爹,魏叔瑜给我锦囊的时候说了,这是老师给我的一个重大任务,让我好好去领悟,若是领悟不到,那我不配做他的弟子,爹,你见多识广,你倒是给我参谋参谋啊,你说这两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房玄龄歪着脑袋,想了半天,才语重心长地说道:“爱儿,杜荷做事,神鬼难测,爹实在也不知道他到底要你去做什么,不过,此次你能平安回府,他功不可没,由此看来,他对你,还是有些感情,想来不会骗你……既是他将任务给你,你就要好好去做,不要让他失望才是。”

    “爹,你放心吧,你儿子我聪明无比,怎么会被这小小的难题难倒,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房遗爱拍拍胸脯,自信满满地说道。

    房玄龄感到很是欣慰。

    自家儿子长大了!

    也变得自信了!

    有几分能独当一面的味道了!

    当夜无话。

    次日一早,房遗爱收拾打扮一番,就出门了。

    他穿着锦衣华服,身上挂着名贵的玉佩,带着七八个武艺超群的护卫,离开梁国公府,便前往东西二市闲逛起来。

    之所以要带这么多护卫,在于这货有自知之明,知道长安城里至少有一半人想打死自己,还是多带些护卫保险。

    房遗爱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在集市上买菜。

    只要是菜,他都买,价格多少不在乎。

    每一样菜,他都仔细研究。

    可一上午下来,他还是没搞懂这买菜到底算什么任务。

    买菜,送到鄠县给老师吃?

    不对啊,鄠县不缺这些菜啊!

    “老师真正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哎,真叫人为难啊!”

    “总不能,就这么下去,将整个长安城的菜都买光了吧!”

    房遗爱百思不得其解。

    于是他继续往前走。

    仍然在买菜。

    不知不觉,走进一个小巷子。

    就在这时,从墙后面噼里啪啦扔出来一堆石头。

    房遗爱和护卫们躲避不及,当即被砸的头破血流。

    “哎哟……”

    “谁,谁敢偷袭本少爷!”

    房遗爱大骂道。

    而后,从两边的墙后,跳出来一堆黑衣人。

    足足有十几个人,这些人身材魁梧,手脚灵敏,三下五除二,就将房遗爱的护卫们全部打趴在地上。

    然后,将房遗爱暴打了一顿。

    然后,几个黑衣人便将房遗爱等人随身携带的装有买来的菜的箩筐全部打翻在地,仔细翻找起来。

    混乱中,房遗爱趴在地上,仔细听着。

    一人好奇道:“老大,没有啊!”

    另一人道:“奇怪,咱们收到的消息,房遗爱这小子满大街买菜,买到了新鲜的菜蔬,想要进宫献给皇后,可这些,都没有啊!”

    “走!”

    哗啦啦。

    黑衣人们来去如风,走得干干净净。

    房遗爱被人搀扶,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

    一抹自己的脑袋,全是鲜血。

    他破口大骂道:“这帮天杀的,竟然为了新鲜的菜蔬,将本少爷打成这样,不就是新鲜的……呀,本少爷想起来了,哈哈哈哈……老师的任务,买菜,真的是买菜啊……哈哈哈哈,我想明白了。”

    护卫们面面相觑。

    少爷,难道是疯了吗?

    却见房遗爱手舞足蹈地说道:“买菜,买菜,哈哈,老师真乃是神人啊!竟然想到这么好的办法,不愧是全天下推销第一人啊……老师你放心,我一定把这件事办的漂漂亮亮的,不会让你失望。”

    半晌,房遗爱一摸自己的脑袋:“哎哟,多么疼的领悟啊!”

    护卫们全都面如死灰。

    完了完了,少爷彻底疯了!

    房遗爱疯疯癫癫地跑回到梁国公府,然后让人将消息发出去。

    不多时间,一则消息便传遍长安城。

    房遗爱愿出一万贯高价,收购一株新鲜的葵菜。

    葵菜,乃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菜,寻常百姓家中就有。

    当然,那是其他时节。

    在这寒冬腊月中,别说一株新鲜的葵菜,就是一片新鲜的葵菜叶子,也难以见到。

    所以,一开始,很多人都在疑惑房遗爱到底想干嘛,难道是疯了吗?

    一株葵菜一万贯,简直是疯子所谓。

    可很快,人们就反应过来。

    “他老母的,房遗爱这勾日的,是冲着宫中的二十万贯悬赏去的!”

    “对啊,杜驸马的悬赏,只要有人将新鲜的菜蔬送到宫中,不论多少,都可以拿走二十万贯悬赏!”

    “是啊,这家伙竟然想用一万贯买到一株新鲜的葵菜,真是痴人说梦,当大家都是傻子吗?”

    “有也不卖给他!”

    “对,房遗爱太过分了!”

    众人议论纷纷。

    没多长时间,满大街都是类似的议论。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零九章 多么痛的领悟,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