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乾点点头,说道:“本宫当然记得,本宫与你打赌,如果你能种出新鲜的菜蔬,本宫就担任农业研究所的所长,每个月至少在农业研究所工作十天,每月给农业研究所两千贯。”

    这家伙倒是记得很清楚,一点没错。

    杜荷嘿嘿一笑,说道:“殿下,如今,该是揭晓答案的时候了。”

    “你是说,新鲜的菜蔬,已经种出来了?”李承乾吃惊地问道。

    这怎么可能?

    才七八日过去啊。

    杜荷露出神秘的笑容:“是与不是,能与不能,请殿下跟我来。”

    李承乾满心狐疑地跟着杜荷,走进了其中一个大棚中。

    刚走进大棚,一股热气便扑面而来,迎面走过来四五个汉子,个个都打着赤膊,汗流浃背的。

    这些人手里提着锄头之类的工具,正在忙碌着。

    李承乾发现,在入口的地方,竟然烧着两个大炉子。

    炉子里的煤炭燃烧发出火红的亮光。

    大棚里如此炎热,竟是烧煤炭。

    这是何道理?

    他继续跟着杜荷往前走。

    很快,就来到大棚中央的一块四方形的土地面前。

    这不大的一块土上,竟然绿油油的一片。

    李承乾急忙蹲下身,仔细一看,只见那绿油油的,正是一株株幼小的葵菜,约莫一指高,长势非常好,只怕用不了几日就可以长大了。

    他目瞪口呆,转身看着杜荷,竟是说不出话来。

    杜荷笑眯眯地说道:“殿下,你看,这就是葵菜,新鲜的菜蔬……虽说还小,可再小也是新鲜的葵菜啊,用不了几日,便可以长大,你看,咱们打赌的事?”

    唰。

    李承乾一下从地上站起来,激动得一把抓住杜荷的袖子:“杜荷,你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这怎么可能?本宫熟读自古以来的农书,从未听闻有这样神奇的事。”

    寒冬腊月,竟然真的种出了新鲜的菜蔬,这不合常理啊!

    天地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

    天地玄黄,四时有序。

    寒来暑往,秋收冬藏,这是亘古以来的道理啊。

    为何到杜荷这里,就不灵了呢。

    杜荷看见李承乾猴急的模样,不由得笑道:“殿下,其实,这也是农业研究的一种,我曾经研究过,许多的菜蔬种子,冬天种下去后,不管时间多久,都不会发芽,自然就长不出来,可与春天播种时相比,土壤是一样的,水分也是一样的,为何不会发芽呢?我经过多次观察,发现唯一不同的地方在于冬季温度太低,太过寒冷,种子不会发芽,既是如此,要解决这个问题,也不难,只需要提高温度就可以,于是我将种子放到装有热水片的屋子里,种子果然发芽了,可是,种子长大,不能缺光照……正好玻璃厂有大量废弃的玻璃,可以用来做成屋顶透明的大棚,大棚内再烧上煤炉,由人工每日不定时浇水,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种子长出来,也没什么奇怪的!”

    这些问题,对杜荷来说,都是小儿科。

    后世的人不但可以在冬天种出菜蔬,还可以种出更大更好的蔬菜。

    可李承乾不同。

    杜荷的话,每一个字,都让他陷入沉思,每个字拆开他都能理解,可组合在一起,就让他犯难了。

    他听得云里雾里的,还是没搞明白。

    杜荷安慰道:“殿下,你以后可就是农业研究所的所长了,有的是是时间去做研究,你早晚会搞明白这些问题的。”

    李承乾郑重地点点头:“本宫明白了……杜荷,愿赌服输,从今日起,本宫就是农业研究所的所长,你说的条件,本宫都会一一履行的。”

    “好说好说,我相信殿下在农业研究所,一定会大放光彩,造福百姓的!”

    “嗯!”

    杜荷一番勉励,李承乾则是十分有信心。

    ……

    长安。

    皇城,东宫。

    张玄素站在湖边,一脸的惆怅,唉声叹气的。

    作为太子詹事,他此前是多么的雄心壮志啊,只要辅佐好了储君,以后出将入相不是问题。

    可如今,一副好牌,被自己打得稀烂。

    虽说还保留太子詹事的职位,可明眼人都知道,自己已经失去陛下的信任了。

    比如,如今自己的职责依然是在东宫教导太子殿下。

    可太子却在鄠县种地。

    陛下对此事心知肚明,却没有任何的旨意让太子回来。

    这不是明摆着不将自己这太子詹事当回事吗?

    张玄素很惆怅,也很难过。

    就在这时,一个护卫急匆匆跑过来,面带惊喜地说道:“张大人,好消息,好消息啊,太子殿下,回来了!”

    “什么……太子殿下,回来了?”

    “正是,殿下方才回来,此刻正在大殿呢。”

    “走,快,带老夫去拜见太子殿下。”

    张玄素激动不已。

    方才还如丧考妣的他,突然间看到了希望。

    只要太子回来,一切都好说。

    自己又有大展宏图的机会了。

    张玄素急匆匆跑到东宫的大殿上,一进门,看见太子李承乾正在与下人交代着什么,他欣喜若狂地冲上去,声音哽咽道:“殿下,你总算回来了,真是太好了……臣还以为,再也不能教导殿下了,每每想及此,心忧如焚啊!”

    李承乾缓缓转身,淡淡地说道:“原来是老师啊……老师,你近来可好?”

    “不好……吃不好,也睡不好,不过,能再次见到殿下,一切都好了。”张玄素眼睛红红地说道,“哎呀,殿下,你的手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是不是杜荷干的,你放心,老臣这就进宫,将此事禀明圣上,请圣上严惩杜荷。”

    他突然看见李承乾的一只手被绑在胸前,不由大惊失色。

    李承乾摆摆手,云淡风轻地说道:“老师你多虑了,此事,与杜荷无关,是本宫不小心摔倒的,对了,老师,本宫离开之后,你可要将东宫上下打理好,不要出乱子才是。”

    “离开?”张玄素一愣,“殿下要去往何处?”

    李承乾高兴地说道:“本宫自然是要去鄠县啊,忘了告诉你,本宫现在已经是鄠县农业研究所的所长,每个月要去鄠县十天以上,还要给研究所送去两千贯钱,今日,本宫正是回来取钱的!”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一十一章 愿赌服输,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