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乾说的随便。

    可他的话,却震撼了张玄素。

    张玄素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什么?

    殿下要去当什么所长?

    每个月,不但要去十天,还要送去两千贯钱?

    张玄素立即明白,这绝不是李承乾的主意,一定是杜荷出的馊主意。

    当即,他大喊道:“殿下,不可信啊,这肯定是杜荷的阴谋,你怎么能答应呢,你上当受骗了啊,殿下,三思,你放心,有老臣在,一定让杜荷给咱们一个说法!”

    李承乾摇头,态度坚决道:“老师,你不懂,此事,并非有人逼迫本宫,乃是本宫自愿的,此事,你就不要管了。”

    “……臣,臣怎么能不管,臣是太子詹事啊,身负教导殿下的职责,殿下若是做了错事,别说陛下不会放过臣,就是臣自己,内心也会自责一辈子啊!”张玄素痛心疾首地说道。

    李承乾好奇地看着张玄素,问道:“老师,那你可知道怎样让种子发芽?你知道种子发芽,需要几个必备的条件吗?”

    “种子发芽?”张玄素愣住,有些不确定地说道,“将种子扔到土里,不自然会发芽吗?”

    李承乾毫不奇怪,说道:“看吧,你不知道,本宫要做的事,你不懂……本宫并非觉得读圣贤书无用,只是如今天下已经变了,百姓首要解决的是吃饱的问题,只读圣贤书,却不能解决百姓的问题,本宫不能做一个只会读书的书呆子,本宫要为百姓真正做点什么。”

    张玄素:“……”

    太子在说什么?

    为何有些听不懂呢!

    两人之间的交流,已经出现代沟了。

    李承乾见状,摆摆手,大度地说道:“好了老师,本宫说什么,你估计也听不懂,就这样吧,你好好替本宫打理好东宫就是,其他的事,就不要再掺和了。”

    说着,李承乾转身就走了。

    张玄素愣在原地,一脸凌乱。

    殿下,我是太子詹事啊!

    我身负辅佐储君之责啊!

    我将来可是要出将入相的!

    怎么一下变成东宫的大管家了呢!

    这不是张玄素想要的结果!

    可惜,太子已经消失不见了。

    张玄素急忙安排人去追李承乾。

    “造孽啊,造孽……杜荷这勾日的,到底给殿下灌了什么**汤,殿下为何就不信我呢!”张玄素站在大殿里直跳脚。

    “来人,速速去寻找殿下!”

    “一定要将殿下亲自劝诫回来!”

    不多时间,有人来报:“张大人,太子殿下已经去了鄠县农场,咱们的人追到农场,却被鄠县管城大队给打了回来,管城大队非常嚣张,说是以后再看见咱们的人,见一次打一次!”

    张玄素勃然大怒:“岂有此理,管城大队再厉害,他也是鄠县县衙的,咱们可是东宫的人,谁这么嚣张,竟敢如此大放厥词!”

    那人小心翼翼地说道:“是是……是蜀王殿下。”

    “……”

    原来是蜀王这勾日的!

    那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再派人去,一定要悄悄进入农场,一定要将太子殿下劝回来……”

    “是!”

    整个东宫,乱作一团。

    ……

    鄠县。

    “哎呀,老师,我喜欢这个,你看,这个长得真好看啊,真标志啊,水灵灵的!”

    “啧啧,这个也不错,看上去就想咬一口。”

    “哦哟,还有这个,让本王甚是喜欢,恨不得现在就带走啊!”

    大棚之中。

    发出虎狼之词的正是蜀王李恪。

    而在众人面前,正是一株株长势非常好的菜蔬。

    有葵菜,荠菜,等等。

    一共三十多株。

    大棚里,一共四个人,分别是杜荷,太子李承乾,蜀王李恪,推销大师房遗爱。

    房遗爱站在角落里,双眼放光。

    他现在终于全部理解,为何老师要自己去买菜了。

    妙啊,妙极了!

    简直是神来之笔!

    房遗爱仿佛看见数不尽的开元通宝向自己砸来。

    他兴奋地搓了搓手,做好了大干一场的准备。

    杜荷一挥手,房遗爱急忙拿着工具递过去,李恪则是屁颠屁颠地拿过来一个个烧制好的花盆。

    李承乾在杜荷的指挥下,将那一株株菜蔬,全部移栽到花盆之中。

    一切都搞定之后,杜荷便挑出其中的五盆,指着剩下的对房遗爱说道:“小爱,接下来,就看你的了,为师的要求不高,这里一共是三十株新鲜的菜蔬,最后你至少要给梦幻集团挣来两百万贯,明白了吗?”

    “老师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房遗爱激动地说道。

    然后,杜荷让人进来,将三十个花盆全部打包好,一共三辆马车,跟随房遗爱离开了鄠县农场。

    ……

    长安。

    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了寻找购买新鲜菜蔬的队伍之中。

    那皇城门口的高台上,悬赏的榜文依然在,二十万贯钱被装成几十个箱子,依然整整齐齐地摆放在那里,礼部尚书陈叔达亲自在那镇守,都预示着这次皇家是认真的,只要有人真的拿来新鲜的菜蔬,当即就可以拿走那些赏金。

    不仅如此,源源不断的小道消息传来,只要将新鲜的菜蔬送来,还能得到陛下的奖赏,有发现祥瑞的功劳。

    更何况,梁国公府可是发出悬赏,一百万贯购买一株新鲜的葵菜的。

    于是,众人再一次陷入疯狂中。

    人们到大街上,见面的第一句不再是“你吃了吗”,而是“你那儿有新鲜的葵菜吗?”

    清晨。

    地上的积雪还未有融化的迹象。

    街头巷尾,已经有不少人。

    妙仙楼的楼顶,坐着一堆锦衣华服的人,个个谈吐不凡,举止高雅,一看就不是一般人。

    这顶楼里,随便一个菜,就要上百文钱,茶水都需要五百文一壶,当然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起的。

    能到这里闲坐的,非富即贵。

    当然,这些人聚集于此,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收购葵菜。

    大家都是有钱人,或者是有钱人府上的管家,当然不会去满大街地寻找,那都是*之人做的,作为有身份的人,只需要拿出一些赏钱,打发人去打听消息就行,等到真正有葵菜的时候,再亲自出马不迟。

    一连好几日,都没有什么消息。

    可这些人非但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

    一眼看去,就至少有十几个人,这些人要么是长安城有头有脸的人,要么是各家高门大院的管家之类的人物。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一十二章 疯狂的长安,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