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篮子里。

    装着满满的一篮子菜蔬。

    都是普通的菜蔬。

    可是,在这个时节,却是从未有人见到过。

    绿油油的叶子上,还沾着露水。

    新鲜得不能再新鲜。

    一看就是刚采摘的。

    这怎么可能!

    真的种出来了?

    太子殿下,真的感动了上苍?

    方才义愤填膺,准备骂一骂杜荷的张玄素等人,此刻全都哑口无言。

    就连见过大风大浪的李二,也是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半晌,他才问道:“承乾,真的是种出来的?”

    李承乾点点头:“启禀父皇,儿臣不敢贪功,这一切,都是杜荷的功劳,儿臣只是打打下手,而且,儿臣敢保证,这些菜,都是用种子种出来的。”

    李承乾的话,李二还是相信的。

    只是,他百思不得其解,如何能在这个时节种出新鲜的菜来。

    这就意味着,以后冬日里可以随意吃到新鲜的菜蔬了啊。

    其实,想吃新鲜菜蔬的,何止是长孙皇后啊。

    李二陛下想,满朝文武想,天下人都想啊。

    李二再回想杜荷方才说的三喜,确实有几分道理。

    可是他想起李承乾这段时间的作为,于是沉声问道:“承乾,朕问你,你是否担任了鄠县农业研究所的所长,还送了一笔钱去农业研究所?简直胡闹,你是太子,不好好回东宫处理政务,却要做一个农夫,这是一个储君该做的事吗?你简直令朕太失望了!”

    李二立李承乾为太子,不只是因为这家伙是嫡长子,更重要的是李承乾自幼机敏好学,性格稳重,小小年纪,已经十分沉稳,有皇储的风范。

    一直以来,虽然李承乾有些懦弱,缺少血性,但总体还算符合李二的要求。

    哪知道,现在也变得胡闹起来。

    李承乾听了,却是摇摇头:“父皇,儿臣以为,儿臣做的没错,做农业研究,与当太子,并不冲突,儿臣虽然担任农业研究所的所长,但每月只去鄠县十日,余下的时间,都在东宫处理政事,这有何不妥!”

    李二气急:“逆子,你还敢违抗朕的话……”

    就在这时,杜荷突然站出来,急忙劝道:“父皇,儿臣也以为,太子殿下说得对!殿下在农场,深受人尊敬,人们提到太子殿下,都要竖起大拇指,这并非太子殿下的身份,相反,在农场,没人在意他的身份,而是敬重他的能力……他与农户们同吃同住,他比许多经验丰富的老农还懂得怎么耕作,他研制的化肥,可以让一亩地的粮食增产原来的五成还要多……正是因为农户们知道,有了太子,大家都可以收获更多的粮食,有了粮食,就不再饿肚子,于是,大家都自发地从心底里敬重他,如此而已!”

    “错!”

    张玄素忍无可忍:“杜荷,你错了……太子身为储君,理应学习为政之道,理应在东宫处理政事,怎么能去研究农业呢,哪怕他真的种出了新鲜的菜蔬,那又如何?种菜就能治理天下吗?”

    你不是喜欢讲道理吗?

    今日,我就用讲道理打败你!

    张玄素十分得意。

    杜荷却一点不着急:“张大人,敢问何为为政之道?”

    张玄素答道:“为政之道,就是圣人之道,圣人教化天下,治理天下,民安居乐业。”

    杜荷问道:“如何使民安居乐业?”

    张玄素脱口而出:“自然是满足百姓的衣食住行,幼有所育,老有所养,居有住所。”

    杜荷两手一摊:“那还不是说要让百姓吃饱穿暖,可殿下现在做的,不正是要让天下百姓吃饱吗?你想,一亩地多了五成粮食,意味着过去的粮食只够吃半年,现在都差不多够一年了,意味着以前的粮食只能养活十个人,现在能养活十五个人了啊,长此以往,百姓不再缺粮食,人人都能吃饱肚子,百姓自然能安居乐业,自古以来的*,无一不是因为百姓无法生存而引起,所谓生存,无非第一步就是吃饱而已,殿下如此深明大义,立志要解决百姓吃饱的问题,有何不妥?张大人,你不觉得这正好是为政之道,正好是圣人之道吗?”

    啥?

    我是谁?

    我在哪?

    张玄素一脸懵逼。

    杜荷快速说的一大堆,一下就把他绕晕了。

    他竟然感觉,杜荷说的有道理。

    他身旁的东宫官员们,都悄悄点头,觉得杜荷说的有道理。

    张玄素无法反驳:“你胡说……你……”

    “我什么我,”杜荷冷笑,“所谓为政之道,所谓圣人之道,不正是如此?古有三皇五帝,教人取火,教人筑巢,教人渔猎,教人烧制工具,教人文字,所以被称为圣人,更有大禹治水,被人尊为天下之主,难道,张大人你要说,大禹不应该治理水患,而要学习为政之道才行吗?”

    “我有什么资格说教圣人……”张玄素郁闷道。

    杜荷再次冷笑:“你没资格说教圣人,却在此诋毁太子殿下,你是以为,太子殿下好欺负吗?我杜荷第一个不答应,你竟如此瞧不起我大唐皇储,真是岂有此理,张大人,来决斗吧,时间地点你来挑,我要不是不将你活活打死,就让吃掉你那玩意儿的那条野狗不得好死……”

    “杜荷……我跟你没完!”张玄素听到杜荷又提起自己被切掉的东西,气得差点再次*。

    “够了!”

    突然,李二一声暴怒,喝止了杜荷和张玄素的争吵。

    李二扭头,看向李承乾:“承乾,告诉朕,你为何要做这件事?”

    李承乾被李二那如猎鹰一般的眼神扫过,紧张得两腿轻微颤抖,手心里都是冷汗。

    换做以往,他早就被吓趴下了。

    可是此刻,他镇定了下来。

    他慢慢抬起头,与李二对视着:“父皇,儿臣……儿臣,想让天下百姓,人人都有饭吃……儿臣在鄠县,时常也去鄠县底下到处走走看看,虽说如今天下太平,可是,许多百姓依然吃不饱饭,哪怕勉强吃饱,也只是活命而已,根本不能吃好,儿臣在农业研究所的一位下属,二十多岁,身高不足四尺,据他说,便是因为小时候家贫,在长身体的年纪,每日却只有一碗稀粥度日,导致身体长不高……儿臣时刻记得自己将来要做一名君主,可是,若是连百姓吃饭的问题都解决不了,那这君主,又有何用!”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一十九章 为政之道,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