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多时间,几个小太监就准备好了笔墨纸砚。

    张玄素冷笑道:“驸马,老夫觉得,你的诗才天下无双,可这文章的本事,你还是不要献丑了吧。”

    张玄素也是一个文化人,在他的认知里,但凡写诗写得好的,文章水平大多不怎么样。

    反过来说,写文章写得好的,作诗的水平都很普通。

    这正是因为诗和文章,体裁不同,构思的方式不同,思维的方式也不一样。

    这个时代的文章,却都是讲道理为主的。

    而诗歌,主要还是抒发胸臆。

    杜荷扭头,瞥了张玄素一眼:“要你管!”

    “你……”

    张玄素一腔的文采,竟然不知道怎么反驳。

    杜荷也不客气,走到桌后,拿起毛笔,沾了点墨水,略微一沉思,提笔便开始唰唰地写了起来。

    李承乾则是站在杜荷身边,杜荷写一句,他念一句。

    “古之学者必有师。”

    “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

    “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无惑?”

    “惑而不从师,其为惑也,终不解矣。”

    “……”

    一开始,张玄素嘴角还是冷笑。

    可听到这里,他就愣住了。

    这文章,似乎不一般啊。

    周围众人,包括李二在内,全都陷入了思考之中。

    直到李承乾高声念道:“孔子曰:三人行,则必有我师。是故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如是而已。”

    弟子不必不如师?

    师不必贤于弟子?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

    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大家都傻眼了。

    杜荷这篇文章,实在就是迎合当下的场景啊。

    这岂不是说,自己虽然是驸马,虽然年少,但因为闻道在先,术业有专,所以完全可以担任太子詹事?

    众人根本没有反驳的希望。

    这篇文章,实在是太漂亮了。

    可是,张玄素不能认输,一旦杜荷真的成了太子詹事,那自己这辈子就完了。

    他大声喊道:“陛下,臣以为,杜驸马的文章,的确很漂亮,杜驸马也有能力教导太子殿下,可是……太上皇当初有旨,杜荷迎娶两位公主后,不得再担任官职,若是让他担任太子詹事,岂不是违抗太上皇他老人家的旨意?若是让天下人知道,只道是敕旨朝令夕改,实在不妥啊!”

    李二皱着眉头,想了想,点点头:“嗯,张卿家言之有理,既是如此,从今日起,杜荷便算是承乾的老师吧,至于太子詹事,就让孔颖达担任吧,你们……都退下吧。”

    张玄素等人再次傻眼。

    杜荷这勾日的,到底给陛下灌了什么**汤啊,竟然能得到陛下如此明显的偏袒?

    大伙正要再次劝谏,可惜,已经被不客气地请了出去。

    等张玄素等人离开,李二才看向杜荷:“杜荷,你说实话,这菜,是你种出来的吧?你给朕说说,你是怎么种出来的?”

    寒冬腊月,种出新鲜的菜蔬,原本,李二也是绝不相信的。

    可眼前的事实,不得不让他相信。

    杜荷上前,笑眯眯地说道:“父皇英明,一眼就看出了*,其实……”

    他简单将自己种植菜蔬的过程和想法简单一说。

    李二听了,却是有些晕乎乎的,不太明白。

    可以想见,杜荷在这个过程中吃了不少的苦,尤其是听闻那些玻璃大棚,都是他亲自带人搭建的,事事亲力亲为时,李二眼眶都红了。

    这就是真的女婿啊!

    是个好孩子!

    而这,却是为了能给皇后尽孝。

    不管别人怎么说,李二心里,已经认定,杜荷就是自己最好的女婿了。

    他欣慰地说道:“好孩子,你辛苦了……承乾,你如今既然拜杜荷为师,就要学习杜荷这种不辞辛劳的品格,你看他虽然身为驸马,不缺钱,却能与那些工匠一起劳作,亲自搭建起了玻璃大棚,你虽然是太子,却也不能拈轻怕重,知道吗?”

    李承乾一脸懵逼:“是,父皇!”

    他努力回想起当初种菜的场景。

    似乎,杜荷这厮,一直在旁边喝茶喊加油。

    大棚是自己带人搭建的,也正是因此摔断了双手。

    那些种子,也是自己亲自种下去的吧?

    为此,他还差点被煤炭的气味呛晕倒在大棚里呢。

    怎么现在都成了杜荷的功劳了?

    父皇怎么只相信杜荷呢?

    这还是亲生的吗?

    杜荷适当地补充了一句:“父皇圣明,父皇就是真正的千古一帝,古往今来,再没有比父皇更圣明的君主了,儿臣忍不住要说,大唐百姓有这样一位君主,真是三辈子修来的福分啊!”

    这拍马屁的话,却让李二感到十分舒服:“好了,快将这些菜蔬,送去文德殿吧。”

    杜荷和李承乾亲自将新鲜的菜蔬送到长孙皇后面前。

    长孙皇后却是感动得不行。

    当初,她以为杜荷只是说笑。

    直到杜荷拿出二十万贯作为悬赏,她才真正开始对杜荷有改观。

    而今,杜荷竟然真的为自己种出了新鲜的菜蔬。

    这是何等伟大的孝心啊!

    至此,长孙皇后对杜荷的成见,彻底消除,心中也不再后悔将李丽质下嫁给杜荷。

    长孙冲虽然是自己的侄儿,可与杜荷比起来,却是还差了一大截。

    再说,杜荷现在已经是驸马,是丽质的夫婿,那就是自家人了啊。

    长孙皇后又忍不住夸赞了杜荷一番。

    杜荷亲自动手,用这些新鲜的菜蔬,在文德殿做了一顿美味的菜蔬火锅,平素没有胃口的长孙皇后,忍不住大快朵颐起来,胃口一下就变好了。

    黄昏时分,杜荷和李承乾才从文德殿离开。

    两人走在空旷宽敞的皇宫中。

    杜荷想了想,说道:“殿下,还有十日就要过年了,咱们三个大棚里的菜蔬,可不能出闪失,一定要好生好看才是。”

    李承乾点点头:“老师,你放心,学生一定亲自好生照料,只是,这么多的菜蔬,母后也吃不了多少啊!”

    他直接改口称呼杜荷为老师了。

    在心底,李承乾是真正敬佩杜荷的,否则也不会提出要拜杜荷为师。

    杜荷笑道:“皇后自然吃不了多少,就是加上陛下,每日也无需供应多少,其实,为师这几日一直在思考一件事!愁啊!”

    “哦?敢问老师,是何事发愁啊?”李承乾好奇地问道。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二十一章 最佳女婿,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