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小楼之上,陆远双手撑在栏杆上,看着愁云密布的工棚处。

    “唉!”

    半晌,他叹息了一声。

    过年后,他就三十三岁了。

    在这个时代,三十三岁,其实已经算高龄。

    他的少年时代,跟随父亲走南闯北,日子过得很潇洒。

    青年时代,因为家道中落,他走上了赌博的道路,输光了所有的家产,沦为一个赌鬼。原本以为日子就这样,直到遇到了杜荷。

    他带着人建造了长安国际购物中心,人民大道,半山书院,国子监,安鄠大道,树根博物馆,树根酒楼,还有正在建设的新的梦幻集团总部,每一个作品,都足以让当世有名的工匠琢磨一辈子。

    他的两鬓已经出现华发,都是操心操劳造成的。

    可陆远一点也不后悔。

    不知什么时候,侯毅突然出现在他身旁。

    侯毅头发乱糟糟的,跟个鸟窝似的,不多时间,头上就堆了一层厚厚的积雪,可他恍若未觉。

    他揉了揉自己蓬乱的头发:“陆先生,现在工匠们都在问,下一步,大家该何去何从?对大家来说,安鄠大道工地就是大家的家,如果无事可做,他们又会变得无家可归,最主要是,有许多人上有老下有小,一旦他们离开,将再也找不到如此好的工作,也就不能养家糊口啊……毕竟,这天下,不是谁都能像咱们这般,能给大家这么高的工钱啊!”

    侯毅本是豪门公子,不识人间疾苦。

    可自打他来到安鄠大道工地上,与大家吃住都在一起,心底,早就将这些工匠当成了兄弟姐妹。

    而今,看着大家无着落,他心里也不是滋味。

    陆远闻言,无奈地说道:“他们的想法,我何尝不知道,只是如今安鄠大道已经建设完成,再没有比这么大的工程了,此事,少爷早有安排,其他的人,也都安排去了梦幻集团的各个地方,剩下的这些人,实在是无处可去了……”

    “此事,老师知道吗?”侯毅好奇地问道。

    “少爷已经够忙的了,还是不要让他知道为好。”陆远说道。

    话音刚落,却听见下方人群一阵骚乱。

    “驸马来了!”

    “真的是驸马!”

    “是驸马,大伙有救了!”

    “快去看,是驸马爷!”

    人们纷纷激动不已。

    原本大家都蜷缩在宿舍各处,一听到驸马来了,纷纷爬起来,连裤子都来不及穿就往外跑。

    驸马,正是杜荷。

    在这些人心里,将杜荷奉若神明。

    什么神仙,什么帝王,什么朝廷官员,都比不上杜荷。

    在他们最绝望,无家可归,连活下去的希望都没有的时候,老天没有管他们,皇帝也没给他们一口饭吃,甚至,还要遭受朝廷官员也即是鄠县县令仇万嘉的欺辱,直到杜荷出现,才改变了他们的命运。

    吴二牛就是其中的一个。

    他今年二十五岁,家中有一个娘子,两个孩子,还有一个六十多岁双目失明的老母,娘子体弱多病,两个孩子年幼,老母什么都干不了,一大家家子,全靠他一个人做工养活……

    原来的时候,吴二牛在鄠县县城内给人搬东西为生,每日挣个七八文钱,勉强够一家人糊口,一家人也就居住在城外的一间破茅草屋里,家中还有一亩多地,可以种植一些菜蔬瓜果之类的,勉强生存。

    哪知道,那块地竟是被县令仇万嘉借修路的借口,强行占了去,将他家的房子拆了,一家老小全部赶了出去,吴二牛一家流落到了鄠县县城内,居住在城门洞里,至于他以前搬东西的活计,也丢了,眼看一家人就活不下去,哪曾想,就在这时,仇万嘉突然暴毙,朝廷派了一个少年来担任鄠县县令。

    起初,吴二牛和许多人一样,都不相信这少年能做好县令,说不得又是仇万嘉一类的货色。

    在背地里,吴二牛也跟着大家一起骂杜荷。

    可渐渐地,大家发现,这新来的县令,有些不一样,一开始就颁布了三大政策,让人耳目一新。

    然后就是安鄠大道工程启动,县衙招工,成年男子,每日有二十文的工钱。

    每日二十文,这可是吴二牛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就在人们还议论纷纷的时候,他就已经报名了。

    他怀着忐忑的心情,上了工地,这才发现,干的活虽然辛苦,但吃得好,每隔几日就有一顿肉菜,每日的二十文钱,一分不少,每日照发不误,更有甚者,总工程师陆先生知道他家的情况后,还让他将一家老小接到了工地的工棚之中居住,吃住都不要钱……

    将近一年的时间以来,吴二牛都过着开心幸福的生活。

    而今,安鄠大道工程竣工,他也跟其他人一样,无处可去。

    一连好几日,他都闷闷不乐的。

    今日,就在他蹲在墙角*时,突然听到有人喊“驸马爷来了”。

    他噌的一下站起身来,跟着其他人就往外跑。

    虽然他心底一直将杜荷视为恩人,可他从未见过杜荷真正的样子。

    他迫切想要去看看自己的恩公长什么样,哪怕远远地说一声感谢也心安了。

    吴二牛跟着人们冲到宽大的广场上,果然,只见陆先生等人,陪着一个少年模样的人,正缓缓从大门口进来,往旁边的高台上走。

    “哇……”

    吴二牛一张口,想要说着什么,哪曾想,什么都没说出,反倒是嚎啕大哭。

    他太激动了。

    ……

    另一边。

    陆远陪着杜荷往台子上走。

    侯毅走在杜荷身后,激动地说道:“老师……之前安鄠大道工程竣工,你没出现,今日,你为何会来呢?”

    杜荷扭头,看了侯毅一样。

    这家伙瘦的跟个猴似的,若非他开口,杜荷都快不记得他了。

    杜荷一边走,一边说道:“安鄠大道竣工,的确是一件大事,但为师更关心的是这些工人何去何从啊,五千多人,加上家属,那就是几万人,这可不是小数,若是不妥善处理,只怕会出大乱子啊,更何况,大家都是鄠县的有功之臣,为安鄠大道的建造,出功出力,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为师岂能让他们寒心……所以,我此次来,便专门为了此事!”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二十四章 难题,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