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远闻言,激动地说道:“少爷,你真的是为解决这些工人的去处而来?”

    这几日,为了工人们的安置问题,可愁坏了陆远,可惜,他擅长建造,却不擅长处理这些事,周围也没有人可以出主意。心底又担心杜荷忙碌无暇顾及此事,心里越发着急,着急得上火,甚至吃饭睡觉都不安慰。

    他也没想到,忙碌无比的杜荷,竟然会关心此事。

    从这件事就可以说明,杜荷其实一直在关注安鄠大道,尤其关心这些工人的死活。

    陆远心想,别人说爱民如子,只是说说,只有少爷,才是真的关心底层百姓的死活啊!

    听闻有仁慈的君主,要让百姓安居乐业,过上好日子,可从未见他们做过什么,而少爷什么都没说,却在乎每个人的死活。

    杜荷点点头:“笙箫啊,将工人们全都聚集起来吧,本少爷有重要的事宣布!”

    “是!”

    陆远急忙安排人,将所有的工人全部叫到广场上集合起来。

    杜荷走到台子前方。

    扑通扑通。

    噗通噗通。

    那些工人,看见杜荷,突然不约而同地,全都跪在了地上。

    地上是泥浆,是雪水,冰冷彻骨。

    可是,没有人皱一下眉头。

    “驸马爷,好人啊!”

    “驸马爷,你是我们的大恩人!”

    “恩公在上,受小人一拜!”

    “恩公,我们不走,我们要留下来,为恩公做牛做马!”

    “我不要钱,我想去梦幻集团!”

    “对,不要钱!”

    人们纷纷喊道。

    一个个,情绪无比地激动。

    杜荷见状,心中却是升起一股莫名的情绪。

    这就是底层的百姓,他们的愿望很简单,那就是活下去,谁能让他们活下去,他们就愿意追随他。

    这也就是在每个乱世,但凡有一支起义军出现,都会有无数百姓追随的原因啊。

    可是,换个角度想,这也是一群可怜之人啊。

    他抬了抬手,说道:“本少爷说到三,还有人跪在地上,那就拖出去,将腿打断,送去蓝田挖煤。”

    哗啦。

    所有人唰的一下,全部站了起来,动作麻利得不行。

    开什么玩笑,杜荷虽然是恩公,可杜荷的威名,谁没听过啊,就连吐蕃的王子、东瀛的王子他都敢杀,长安城别管是权贵还是富人,都不敢招惹他,想当初,三大政策施行的时候,鄠县但凡有不配合的,都被管城大队打了个半死……有谁还敢不听杜荷的话?

    杜荷很满意大家的表现:“诸位,你们想留下来的心情,本少爷十分理解,只是,如今安鄠大道竣工,梦幻集团也已经人们为患,实在不能留下大家……”

    闻言,许多人都低下头,露出了绝望的脸色。

    原本,他们以为杜荷此来,能让大家留下来,或者去梦幻集团,哪曾想,杜荷也没办法。

    刚经历了希望的他们,此刻又变成了绝望。

    这时,只听到杜荷又说道:“不过,本少爷不是忘恩负义之人,诸位都为安鄠大道的建设,做出了很大的贡献,而且,你们是鄠县的子民,本少爷也担任过鄠县的县令,自然不会见死不救,本少爷为你们安排了一些去处,你们可自由选择。”

    啪啪啪。

    说着,杜荷拍了拍手,然后看向大门口的方向。

    众人不明所以地跟随杜荷的目光。

    却见大门处,一辆辆豪华无比的马车,相继行驶进来。

    然后,马车内的人,陆续走下来,走到台子下的另一边聚集起来,至少有三百人,全都朝这边的杜荷行礼。

    再看这些人,穿着绫罗绸缎,气度不凡,一看就是有钱的人,来历绝不简单。

    工人们一个个瞪大眼睛,打量着这些人,又打量着杜荷,一脸懵逼。

    这时,杜荷咳嗽几下,宣布道:“诸位,这些都是与梦幻集团有生意来往的大户,经过本少爷与他们协商,他们愿意从你们当中,招募一些人手,薪钱,每人每天不低于二十文,他们来自长安,鄠县,咸阳,蓝田,等各个地方,有愿意跟随他们的,待会儿直接报名即可!”

    原来如此!

    大家恍然大悟。

    人群中,吴二牛突然问道:“恩公,我等当然愿意,只是,若是去了他们手下,薪钱不能保证,或者故意压榨我等怎么办?”

    杜荷站在高台上,嘴角冷笑道:“若是有此等情况发生,你们可随时到各地梦幻集团的办事处去禀报,一经查实,梦幻集团将亲自安排你们,并且永远不再和这家商户有生意往来。”

    那些商户的掌柜们,全都面色一变。

    杜荷这是玩真的啊!

    杜荷的话,顿时打消了不少人心底的小心思。

    随即,商户的掌柜们开始在广场旁边招募人手。

    工人们全都排队开始报名。

    侯毅激动地问道:“老师,这么多商户,招募这点人,简直绰绰有余啊,只是,我有一事不明,这些商户为何这么听老师的话呢?”

    这也是陆远等人心中的疑问。

    杜荷听了,哈哈一笑,解释道:“你们啊,都忘了吧,梦幻集团如今的生意,越来越大,煤炭,家具,印刷,烧砖,玻璃,热水片……哪一样,不是这天底下独一无二的,可惜,咱们精力有限,不能将生意全部亲力亲为,出了长安,到各地,就有不少人要与咱们合作,而今,本少爷便开出条件,要想合作可以,必须先接纳一批安鄠大道上剩下的工人……这些工人虽说都是普通工人,可是,他们有见识,有建造的经验,个个都是人才啊,若非大唐建设公司如今人员太多,本少爷还舍不得放走呢,这些商户接纳他们,绝对不亏……”

    陆远感慨道:“原来如此,少爷这真是一条妙计啊。这些工匠到了各地,那都是精锐,还可以进一步宣传咱们梦幻集团呢!”

    侯毅也跟着拍马屁道:“老师出马,果然非同一般!”

    不管怎么说,这么多工人的安置问题,总算是解决了,陆远心底的石头放下了。

    工人们喜笑颜开,虽说要离开鄠县了,可是他们在鄠县原本就是无家可归的,去哪不是去啊。

    譬如吴二牛就准备去蓝田,一位姓孙的掌柜招募了他,愿意每日给他三十文钱的薪钱,因为他在安鄠大道建造时,就是一个小小的工头,属于人才中的人才,孙掌柜还愿意给他一家老小提供一个院子作为居住之所……这条件,算是很优厚了!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二十五章 妙计,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