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拿出火折子,将锅下的蜡块点燃,顿时,火焰就窜了出来。

    杜荷转身又将箱子弄上来,那箱子里,有早已准备好的洗的干干净净的菜蔬,一共六个盘子,其中甚至还有一盘土豆,一盘猪肉片。

    不多时间,锅里的汤就翻滚起来,杜荷及时将菜蔬全部倒进去。

    然后,他拿出两副碗筷,亲自递给李二和长孙皇后,笑眯眯地说道:“父皇,母后,请用膳吧!”

    用膳?

    朝宴还未开始,就要开始吃了吗?

    李二本来是有些拒绝的。

    可是,他方才亲眼看见杜荷将新鲜的菜蔬放进锅里煮,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吃惯了大鱼大肉,几个月没有吃到新鲜的菜蔬,甚是想念啊!

    于是他点点头:“既是如此,那朕就尝尝吧!”

    李二和长孙皇后各自端起碗,拿起筷子,夹了一块土豆,冻得哆哆嗦嗦的塞进嘴里。

    刚咬了一口。

    嗯,柔软!

    煮的很不错。

    但就在这时,李二只感觉口中的土豆跟长了刺一般,*辣的,又仿佛一团火在嘴里烧。

    辣椒这玩意儿,吃惯了的不觉得,但第一次吃的人,绝对会感觉非常酸爽。

    此刻,李二是有苦说不出。

    眼泪都给他辣了出来。

    嘴里一哆嗦,他就将那土豆一口吞了下去。

    再看长孙皇后,也是一脸懵逼,赶紧让旁人将丝巾递过来捂着自己的嘴巴,她只感觉嘴巴辣乎乎的,很快就没有了感觉。

    李二顿时皱起眉头,正准备训斥杜荷一番。

    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浑身发热。

    额头上竟是出现一层细密的汗珠。

    方才还感觉寒冷无比,可此刻竟然感觉非常暖和。

    辣味过来之后,竟然有种说不出来的舒爽。

    这是一种他从未体味过的味道。

    嗯?

    有点意思啊!

    李二看了杜荷一眼,心想,这是朕的女婿,再怎么着也不会害朕吧。

    于是,他重新拿起筷子,夹了一根菜蔬塞进嘴里。

    这回有了心理准备,李二仔细咀嚼起来。

    辣!

    实在太辣了。

    吃下去,浑身都冒汗。

    可正是因为这样,浑身都舒服无比。

    李二似乎明白了杜荷的用心,问道:“杜荷,你这汤,有何讲究啊?”

    杜荷笑眯眯地介绍道:“父皇,此汤,名为暖心汤,父皇可还满意?”

    李二赞赏地点点头:“暖心汤,好……好一个暖心汤,这汤,是朕从未吃过的啊……好,哈哈哈……你若是还有,就拿出来,请大家一起吃吧!”

    杜荷却摇摇头:“父皇,整个天下,仅此一锅,再也没有了!”

    “真是太遗憾了!”李二本想让文武大臣们也试试,可这都没有了也没办法。

    李二站起身来,当即宣布道:“诸位爱卿,朕宣布,今日这献礼,最佳的礼物,便是杜荷的暖心汤,开宴吧!”

    啥?

    大家都傻眼了。

    最佳的献礼,竟然是一锅汤?

    原本,大家都默认,今年最佳的礼物是太子李承乾的肥料,哪曾想,竟是一锅汤。

    “那汤,难道有什么特别的吗?”

    “为何叫暖心汤?”

    “杜荷这勾日的,难道做的是**汤?”

    “陛下一向重社稷,倡导节俭,而今,竟然说杜荷的一锅汤最好?”

    “有谁知道什么情况?”

    众人纷纷议论。

    在朝宴中,大家时而不时地偷偷看向李二陛下的方向,却见陛下和皇后守着那一锅汤,半步都舍不得离开,吃得有说有笑的。

    至于御厨们准备的珍馐美味,陛下和皇后一筷子都没动,甚至连多一眼都没看。

    这下,大家更加好奇,那暖心汤到底为何物?

    朝宴很快结束,众人陆续离开太极宫。

    杜荷站起来,一转身,却是吓了一跳。

    只见他身前,黑压压的是一片人。

    一个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杜荷。

    为首的正是王珪、长孙无忌等人。

    “你们……要干啥,告诉你们啊,这里可是太极宫,本少爷要是动手,怕把你们都打死了。”杜荷挥了挥拳头,威胁道。

    众人:“……”

    王珪急忙问道:“杜荷,老夫问你,你那暖心汤,到底有何机巧?为何会被陛下当成最好的献礼?”

    “是啊,杜驸马,暖心汤,到底有什么讲究啊?”

    “难不成,你那汤来历不凡?其中有大补之物?”

    “……”

    大家七嘴八舌地问道。

    杜荷这才放下心来,他原本还以为这帮勾日的要动手打架呢。

    他笑眯眯地问道:“你们想知道?”

    众人不约而同地点头。

    杜荷从怀中,摸出一个朝天椒,给大家展示一番,介绍道:“诸位大人,其实,那暖心汤,就是普通的火锅而已,之所以特别,正因为我在其中加了此物,此物,名为朝天椒,堪称神物,只需小小的一颗,加入汤中,或者菜里,就能提味,让原本如同嚼蜡的菜,变成人间的美味,你们说神不神奇?”

    大家上上下下打量杜荷手中那小小的朝天椒,都羡慕不已。

    不消说,这玩意儿,没人见过,肯定是杜荷从某个地方弄来的。

    长孙无忌冷笑道:“杜荷……你骗谁呢,这东西,当真有这么神奇?空口无凭,不如,你将这朝天椒交给老夫,让老夫回去试试!”

    他正是想用这种激将法,骗一颗朝天椒过来。

    原本,这是很低劣的手段。

    哪知道,杜荷竟然上当了:“好啊,长孙大人,你若是不信,你就将这一颗带回去试试。”

    杜荷便将那朝天椒交给了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接了过来,急忙塞进袖子里,一转身就跑了,他生怕杜荷后悔。

    周围的人纷纷劝杜荷不应该将朝天椒交给长孙无忌,杜荷却是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并不在意。

    ……

    太极宫。

    众人散去。

    杜荷携着两位公主往外走。

    突然,他看见前方有一道失魂落魄的身影。

    正是蜀王李恪。

    李恪独自一人走着,步履蹒跚,像个迟暮的老人,口中还小声咕哝着什么。

    大冷的天,他里面**着,只穿着树叶编制的很简单的衣服,外面只披了一件宽大的袍子。

    这也是这家伙身体强壮,换做别人,早就被冻趴在地上了。

    杜荷急忙上前,问道:“殿下,何事如此难过?”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三十章 激将法,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