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大剧院已经建造完毕。

    因为时间紧急,来不及新建,所以杜荷做主,直接将长安国际购物中心一楼最大的两个商铺拆了,合并成一个。

    里面的布局倒也简单。

    一个一人多高的高台,高台对面,就是一个个的座位。

    座位第一排最低,依次往上递增。

    一共十五排,足以容纳一百五十人。

    这整个就是长安大剧院的演出厅。

    整个演出厅做了一番改造之后,感觉就大不一样了。

    为了确保演出时万无一失,杜荷亲自带着人对每一个环节、每一个细节都进行检查。

    就在这时,蜀王李恪闻讯急忙赶来。

    “老师……我遇到麻烦了!”李恪一上来,开门见山就说道。

    杜荷好奇地问道:“殿下?你可是大唐最强的男人……之一,还有什么事能难倒你!”

    李恪挠挠头,面露难色地说道:“我也说不好,老师,不如,你跟我来看看吧!”

    “好啊!”

    杜荷便跟着李恪来到旁边的一个屋子内。

    此地,便是李恪带着人排演的地方。

    这几日,李恪一直按照杜荷的要求,对“疯狂原始人”这出话剧进行修改排演,做了很大的改动,可是,排演多了之后,他总有种不完美的感觉。

    总觉得还缺少什么。

    杜荷为了掌握李恪如今的排演情况,于是,让李恪带人排演了一遍。

    等李恪演完,杜荷急忙将李恪叫过来,一拍大腿,“殿下,我知道问题所在了……主要有两个问题。”

    “哪两个问题?”

    若是别人提出意见,李恪早就一拳打过去了。

    竟敢说本王编排的话剧有问题,这不是找死吗?

    可这人换成杜荷,李恪心服口服。

    他满脸期待地看着杜荷。

    杜荷沉吟道:“第一,时间太长了……疯狂原始人这出戏,内容很丰富,但中间许多过程,都可以省略,将近半个时辰,实在太长,要将时间压缩到两刻钟才行。”

    “第二,没有台词,是最大的败笔,原始人虽然没有丰富的文字和语言,可也不至于一直用嗷呜嗷呜来交流,需要设计一些简单的语言,这件事,便交给为师吧!”

    杜荷自告奋勇。

    这公开演出话剧的主意,是他出的,其实,他心底也没多少把握。

    李恪兴奋道:“那敢情好……不过,老师,只有两刻钟的时间,会不会太短了一些?”

    杜荷摇摇头:“两刻钟刚好,短了无法保证话剧的完整,长了会让人觉得索然无味,至于时长问题,倒也简单……我再设计一出话剧就是。”

    说着,杜荷就走进旁边的屋子内,开始埋头书写起来。

    天黑时,他让人将李恪叫来。

    他将两沓厚厚的纸张交给李恪,说道:“下面的是疯狂原始人的台词,内容不多,你抓紧让人熟悉熟悉,上面的是我新设计的一出戏,你也赶紧安排人排演吧,只有两日时间,的确太过紧张!我相信殿下一定可以的……当然,殿下也不要有心理压力,你若是做不好,顶多就是被逐出师门而已。”

    李恪一阵心悸,拿起来仔细看了看,顿时对杜荷的智慧惊为天人。

    他盯着上面的那一沓纸张,吃惊道:“挥泪斩马谡?这难道是说诸葛孔明的故事?”

    “正是!”

    “哎呀,那我可要回去好好研究一番!”

    李恪高兴道,然后抱着纸张转身就跑了。

    杜荷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走出长安国际购物中心。

    天色阴沉沉的,好像又要开始下雪。

    ……

    莱国公府上下都是喜气洋洋的。

    过年的气氛,从十日之前就开始营造起来。

    府上众人,忙碌不已。

    就连在鄠县主管农场的司农县子老傅,也屁颠屁颠地回到莱国公府,指挥下人们开始准备。

    如今,他虽然是司农县子,身份高贵,可他依然把自己当成莱国公府的大管家。

    当被人劝他时,他总是说:“我傅大柱这辈子就是贱命一条,能有今日,都是少爷给的,除非少爷将我赶走,否则,我生是少爷的人,死是莱国公府的鬼!”

    大家暗地里都说老傅是个讲究人,不是那种忘恩负义之徒。

    大年三十晚,杜如晦、杜荷、两位公主在正厅吃饭,吃的那都是一般人家没有的,辣椒做的菜,土豆炖牛肉,新鲜的菜蔬,就这一桌,如果交给房遗爱去售卖,少说价值三十万贯。

    谁让杜荷有钱呢。

    在席间,杜如晦随口说道:“上个月,你大哥从登州来信,打算将你侄女送来长安,到时候,你可要好好照料一番。”

    侄女?

    杜荷一愣。

    杜如晦不说,他倒是快忘记了。

    杜荷的大哥杜构几年前就离开长安去了登州,便再没回来,离开的时候,倒是有个小孩。

    只不过,当初没心没肺的杜荷,压根忘记那是个男孩还是个女孩了。

    甚至对杜构,他都有些意识模糊了。

    “爹,你放心吧,大哥的女儿,那就是我的女儿,若是我早知道消息,应该派人去接她才是,登州到长安,路途遥远,这天寒地冻的,只怕她受了不少苦啊!”杜荷感慨地说道。

    算起来,那孩子,现在应该才五岁吧。

    五岁的小孩,千里迢迢地赶来长安,若是身体不好,只怕还不能活着回来呢。

    李媛姝和李丽质听了,不由得一阵担心。

    杜如晦摆摆手:“我吃饱了,你们吃吧,荷儿,你侄女这件事,交给你,为父就放心了。”

    说着,杜如晦起身就走了。

    杜荷看见杜如晦潇洒离开的背影,心中不由得暗自咂舌。

    记忆中,杜如晦是一个很勤勉的人,哪怕是大年三十,也会在家中处理政事,为大唐殚精竭虑,操心劳累。

    也正是如此,他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

    在原本的历史时空,他前几年就挂了。

    可自打杜荷穿越过来,他渐渐发现,杜如晦越来越像一个甩手掌柜,虽然是朝廷右相,可对朝事,大多不怎么过问,全都交给手下人去办,每日去散散步,喝喝茶,听听说书,日子过得潇洒无比。

    一来二去,杜如晦的身体,竟然神奇地恢复了不少。

    这倒是令杜荷之前未想到。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三十三章 最强男子,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