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杜荷急忙将大唐家具厂的厂长找来,让张度紧急调度工匠们,从长安国际购物中心售卖家具的店铺将椅子、凳子之类的全部拿来,摆放到大剧院中,也别讲究什么布局之类的了,只要能放下去就行。

    另一边,李恪**着身体,外面披着一件袍子,笑眯眯地出现在众人面前。

    大剧院门口,人头攒动,摩肩接踵,大家不见李恪的身影,也没看见杜荷,早就不耐烦了,甚至有暴脾气的大臣,早就想冲进去将大剧院给砸了。

    好歹,李恪总算是出现了。

    “蜀王殿下,你总算来了,你说准备了一出好戏,这好戏在好处?”

    “是啊,殿下,我等倒是无妨,可是家眷都在此处呢,你若是不让我等进去,那就说不过去啊!”

    “殿下,你给个准信啊,你不让我等进去,又不让我等离开,这是要干嘛?”

    大家埋怨不已,一个个哀怨地看着李恪。

    李恪走上前来,手里拿着两叠厚厚的纸张。

    他大声说道:“诸位大人,别着急,马上就可以进去了……来,都排好队,买票啊,一共六种票,最便宜的十贯钱,最贵的一百贯啊。”

    嗯?

    众人一愣。

    有人吃惊地问道:“殿下,你这是何意?”

    李恪眉头一皱,看着对方:“本王还想问你是何意呢?这一出好戏,本王带着人准备半年之久,还有这大剧院,你们以为,随便一块地都叫大剧院吗?这是本王的老师亲自带人装饰的,光成本就花了足足三十万贯……你们要看戏,当然要花钱买票才行,不然你当本王做慈善哪?”

    那官员忐忑道:“殿下,我不看了行不行?”

    最便宜的十贯钱,却只能站在角落里。

    最贵的一百贯,才能勉强坐在前三排。

    这哪是买票,简直就是抢钱啊!

    许多人都打起了退堂鼓,准备离开。

    李恪见状,嘴角冷笑:“现在想走?你眼里还有本王吗?本王今日就将话放在这里,谁敢离开,那就是跟本王作对,从此后,不死不休,你们离开一个试试看看!”

    哗啦啦。

    一队剽悍凶猛的管城,提着狼牙大棒冲了过来,将众人团团围住。

    管城大队副队长李二狗一双眼睛咕噜噜转动着,打量着在场的每个人。

    在场的都是文明人,哪见过这阵仗啊!

    李恪一声大吼:“现在,有谁要离开的,站出来?”

    没人说话。

    罢了罢了。

    谁让今日栽在李恪这勾日的手里呢。

    苍天啊!

    泱泱大唐,竟然出了这等猪狗不如的皇子,大唐要完啊!

    然后,就看见有人乖乖掏钱买票。

    没带钱也没关系,立个字据就行,当然,一百贯的票,需要收十贯钱的手续费。

    抢在前面的,买到了最便宜的票。

    而王珪这些年岁大了,行动不便的,轮到他的时候,只剩下一百贯的票。

    王珪咬咬牙,最后还是给自己和家眷们都买了几张。

    买到票的人,陆续进场,在专人的引导下,到座位上就坐。

    另一边,杜荷得知所有的票已经卖出去,心有余悸地说道:“看来,殿下做事还是靠谱的,本少爷本以为这帮大臣会闹呢,没想到,都是一群没骨气的软蛋啊!”

    李恪竖起耳朵,急忙凑过来:“老师,哪里有蛋?”

    杜荷摆摆手:“殿下,没有蛋,你快去准备吧,马上就要上场了。”

    ……

    皇宫。

    文德殿。

    李承乾,李媛姝,李丽质,李素锦,一众皇子公主,还有驸马,都前来给李二和长孙皇后拜年。

    人群中,却唯独不见杜荷和李恪的身影。

    李二皱起眉头问道:“承乾,你可知杜荷何在?朕听闻你早间时候去了莱国公府,杜荷还宴请了众人,怎么来宫中拜年,不见他的踪迹啊?”

    长孙皇后也说道:“是啊,按照礼数,杜荷作为驸马,应该携媛姝和丽质前来拜年才是,如今媛姝与丽质都来了,唯独不见杜荷,这成何体统?”

    李承乾急忙走上前,躬身道:“启禀父皇,母后,老师此刻,应该在长安国际购物中心。”

    “哦?”李二一愣,满脸好奇,“他是去买东西吗?”

    李承乾摇摇头:“父皇,此事,还要从三弟的那出疯狂原始人的话剧说起,近来,三弟一直神出鬼没,极少看见他,原来,他带着人又重新排演了疯狂原始人,还在长安国际购物中心建造了一个长安大剧院……今日,三弟便发出请柬,邀请朝中文武大臣携带家眷去长安大剧院观看话剧,听说,那最便宜的票,十贯钱,最贵的,要一百贯呢……午间,老师听闻此事,便匆忙赶去了长安国际购物中心,想来是担心三弟胡闹,去阻止呢。”

    这家伙言语间,将过错全都推给李恪。

    哪怕对方是兄弟也不行,他是一个帮理不帮亲的人。

    至于杜荷……李承乾觉得,老师为人高尚,怎么可能做出此等无聊的事,这一切,定然都是三弟蜀王搞出来的,至于老师,肯定是去救火的。

    李二和长孙皇后听了,都是一脸懵逼。

    半晌,李二稀罕地问道:“十贯钱,一百贯?朝中大臣们,竟然愿意去?”

    这不是大傻子吗?

    李承乾苦笑道:“三弟自打在鄠县打造了一支管城大队,行事异于常人,自然有非常手段!”

    话到这里,李二便全然明白了。

    那哪是请柬啊,分明就是命令。

    啪。

    他狠狠地一拍巴掌:“逆子,真是个逆子啊,排演什么话剧,他自己胡闹也就罢了,却让朝臣们遭了秧,等过完年,朕又有何颜面面对各位卿家?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啊!”

    李二想赶紧派人去阻止,可他转念一想,只怕已经来不及了。

    李二有很多儿子。

    李承乾性格纯良,李恪聪慧过人,李泰勇敢果断,这几个,都是他最喜爱的儿子。

    可他眼睁睁看见,李恪在乖巧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原本,他以为李恪在鄠县胡闹已经够了,足以让人头疼了,哪晓得,这家伙竟然将主意打在了大臣们的身上。

    李二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突然感觉很头疼。

    好好的晚宴,他吃起来,竟是索然无味。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三十六章 卖票,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