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凶猛无比的猛虎,竟然被训的服服帖帖的,哪怕是见惯了市面的李二,也觉得不可思议。

    看见李二发问,杜荷急忙站出来说道:“父皇,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这一般人,遇到大虫,只怕早就吓得战战兢兢,屁滚尿流,可蜀王殿下乃是大唐最强的男人……之一,是当世的神人也,有他出马,别说一头大虫,就是十头,百头,见了他都要蜷缩在地,不敢造次!有蜀王殿下出马,自然能将这大虫驯服……父皇,此乃大功一件啊,儿臣要为殿下请功!”

    之前,那话剧的功劳,全被李二算在了杜荷头上,李恪辛辛苦苦,却什么都没有捞着,这让杜荷十分过意不去,所以他打算借驯服猛虎这事,给李恪争取点功劳。

    李恪听了,心中越发感动。

    世间,也就只有老师对我这般好啊!

    老师对我的感情,胜过父皇千百倍啊!

    到底谁才是亲生的啊!

    李二疑惑地看向李恪,问道:“恪儿,这老虎,当真是你驯服的?”

    李恪激动道:“那是,父皇,老师都说了,这是儿臣驯服的,儿臣为了驯服这头猛虎,可没少花功夫。”

    “那你说说,你是如何驯服这猛虎的啊?”李二饶有兴趣地问道。

    李恪想了想,认真地说道:“父皇,驯服猛虎,倒也简单,给他吃的就行,反正就是有一套专门的指令,每天三次吃饭时集中训练,半年时间,就驯服得差不多了!这老虎驯服之后,不但能听懂指令,还能看懂手势,有时甚至会察颜观色,聪明的很!”

    这家伙眉飞色舞的,十分激动。

    李二却皱起眉头,继续问道:“光给吃的就行?这么简单,这是何道理?”

    李恪却一下愣住了:“这……道理?父皇,这……这其中有啥道理吗?”

    驯服猛虎的时候,他就只管照杜荷的吩咐去做,最后事成了,可其中的道理,他根本没想过啊。

    他支支吾吾的,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李二叹息一声,看向杜荷:“杜荷,还是你来告诉朕吧!”

    杜荷一脸无奈:“父皇,其实,这其中的道理,也很简单,所谓大虫也好,猛虎也罢,其实和其他的动物没甚区别,他们一生狩猎,追逐,凶猛,不过都是为了吃饱肚子而已,如今,给他们喂食,目的没有变,只是改变了他们的方式而已,以前他们要追逐狩猎才能吃到东西,如今只需要听从指令做动作即可,动物不是人,没有人的思想,所以此种简单的方式恰恰是最有效的……”

    杜荷的说法,李二还是第一次听说,他仔细思考,确实觉得有几分道理。

    他好奇地问道:“杜荷,如此奇思妙想,你是如何想到的?”

    杜荷顺口说道:“父皇,这道理,其实就藏在我们身边啊,那底层的百姓,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们与猛虎又有何异?百姓们苦苦挣扎,汗流浃背,不辞辛劳,所求不过也是活着而已……似朝中大臣,大家高喊着造福苍生的口号,要践行圣人的言行,他们操心的是加过大事,而那些可怜的百姓,却不关心这天下如何,他们只关心地里的庄稼如何,收成怎样,能否活下去……儿臣曾见过无家可归之人,流落街头,守着篝火旁的晚餐,全家庆祝又活过一天!而一旦风调雨顺,他们就满足了,他们会在考虑生存之余,听命朝廷的教导,遵守法度,知礼仪懂廉耻,所以,教化天下百姓,造福百姓最好的方式,就是让他们首先吃饱饭,不至于沦为禽兽之流!”

    李二听完,陷入了沉思当中。

    满朝文武大臣,但凡提到百姓,大多是一些高义,大道理,却未曾有人像杜荷这般,用这么简单的例子将道理说清楚。

    更让他欣慰的是,杜荷训虎,并非是出于胡闹,而是有极其高明的想法和道理在其中。

    真是朕的好女婿啊!

    这时,李恪突然扯了扯杜荷的袖子,给杜荷使了个眼神。

    杜荷会意,急忙说道:“当然,父皇,这些都是蜀王殿下想出来的,儿臣只是转为复述。”

    李二似笑非笑地看着李恪,问道:“恪儿,当真是你想出来的主意吗?”

    “那是,父皇,你也不看看,儿臣跟着老师以来,认真勤勉学习,进步神速啊!”李恪得意洋洋地说道,然后眼巴巴地看着杜荷,等着被表扬。

    李二却摆摆手:“好了,你当真以为朕是傻子吗?这一切,都是杜荷的功劳,你顶多有点苦劳而已。”

    李恪:“……”

    苍天啊,想要父皇的一句表扬,怎么就这么难呢。

    李二又说道:“这话剧不错,尤其是冬天,长安许多人都赋闲在家,许多人更是因为闲极无聊而生事端,恪儿,你要尽快将这话剧推广开来,若是能让广大百姓都能观赏,那是再好不过!”

    李恪眉毛一拧,却被杜荷抢先一步答应道:“父皇请放心,儿臣和蜀王殿下一定尽心竭力,推广话剧!”

    李二闻言,这才满意地离开。

    李二刚走,李恪却急了,一把拽住杜荷的袖子,激动道:“老师,让百姓都看话剧,那这话剧,还怎么挣钱啊?咱们卖给有钱人,一百贯一张票,可那普通寻常的百姓,又买不起票啊,如此一来,咱们只有降价卖票,可那样不就亏了吗?”

    杜荷嘿嘿笑道:“殿下说的有道理,我方才怎么就没想到呢,不如这样,这票,该怎么卖,还怎么卖,反正长安最不缺的就是有钱人!”

    “可父皇怪罪呢?”李恪但有地问道。

    杜荷拍了拍李恪的肩膀:“殿下,父皇日理万机,忙碌的不得了,兴许过几日就把这件事忘了。”

    啪。

    李恪一拍大腿,兴奋道:“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方才父皇不过是一时兴起,说不定用不了几日,就这回皇宫的功夫就忘了,反正咱们怎么赚钱怎么来,嘿嘿……老师,你真是我的偶像啊,对了,老师,我还有一事请教,就是那小金人的事,你能再给我说说吗?”

    李恪对小金人,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

    (特殊时期,兄弟们要照顾好身体!)(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四十一章 训虎的道理,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