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自进行一番检查,杜荷确认这水泥完全可以使用。

    他又去检查一遍侯毅生产水泥的各个工序,最后确认,这水泥完全可以实现量产,虽说远远比不上后世大规模的生产,但在这个时代,足够使用需求了。

    杜荷拍拍侯毅的肩膀:“侯毅,你做的不错……为师准备建造一个水泥厂,这水泥厂,就在此地吧,由你全权负责,你抓紧开战这件事吧。”

    “是!”侯毅闻言,心想,这是老师要重用自己啊,心情激动地点点头,“老师,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原本,他要研究水泥的事,除了杜荷外,全天下没有人支持他,甚至,他曾经带的许多手下,背后都说他是疯子,纷纷跑了。

    就连他的亲生父亲侯君集,都十分不解,甚至要因此与他断绝父子关系。

    可他还是顶住了压力,在杜荷的鼓励下,坚持了下来。

    苦心人,天不负,这水泥,总算是弄出来了。

    杜荷心中也是一番感慨。

    为了能让水泥厂尽快建造起来,杜荷直接吩咐陆远带人设计研究,抓紧动工。

    按照设想,这水泥厂初期,每天可以生产一千斤左右的成品水泥。

    搞定了这件事,杜荷本打算回鄠县县衙,可他突然想起来什么,于是又骑快马,回到秦岭山脚下正在建造的驸马府处。

    ……

    叮叮咚咚。

    一片忙碌中,张玄素打了个喷嚏。

    他似乎感染风寒了。

    看着逐渐快完工的驸马府,他心情好了起来。

    不管怎么说,自己暂时就是驸马府长史了,有了一个正规的宅邸,总好过住在工棚里。

    他巴不得这些工匠们没日没夜,几日就将驸马府建造完毕。

    就在他这样想着的时候,不远处突然响起马蹄声。

    他缓缓扭头,只见几匹马飞快地驶来,带头的正是杜荷。

    他刚要开口,几匹健马已经飞奔到他面前,马蹄下溅起的泥浆水,跳在张玄素的衣服上,脸上,头发上。

    他刚要发作,却见杜荷翻身下马,吩咐众人道:“来人,给你们两天的时间,将这驸马府,全部敲掉。”

    张玄素一愣,急忙问道:“杜荷,你这是什么意思?”

    杜荷一边吩咐下人,一边抽空解释道:“当然是将这驸马府,全部夷为平地啊!”

    张玄素心中一乐,杜荷这个大傻子,好不容易辛辛苦苦建造起来的驸马府,少说也花了好几万贯钱了,他竟然要将其敲掉,简直暴殄天物,传出去,还不得被人笑……哎,不对啊,好不容易建造起来的驸马府没了,那我住哪?

    张玄素顿时就急了。

    他一把拽住杜荷的袖子,大喊道:“杜荷……你怎么能这样,这驸马府,可花费了不少人力物力财力,你怎么说敲掉就敲掉呢?”

    杜荷不耐烦地摆摆手:“这是本少爷的驸马府,想建造就建造,不想建造就敲掉,你管得着吗?还有,你既是驸马府的长史,你也跟着他们一起拆,然后重新造……”

    “不是……这……这重新建造,还要花几个月啊?”

    张玄素欲哭无泪。

    这与人挤在狭窄工棚的日子,他才过了一个多月,就受不了了,现在还要多住几个月,这谁受得了啊!

    杜荷安慰道:“张大人不必担心,这驸马府,也不是全拆,基础,主体这些,大多都是打好的,新建的驸马府,最多不过两月,也就建造好了!”

    两月……

    张玄素刚要抗争,却见杜荷已经翻身上马,驾的一声,扬长而去。

    “杜荷……杜荷,你不能这样坑害我啊……杜荷……”

    他要追上去。

    还没走出几步,就被几个管城跑过来拦住。

    “张大人,蜀王殿下有令,你不得离开驸马府半步,否则乱棒打死!”那管城冷冷地说道,说完,挥了挥手中的“小可爱”!

    张玄素转身,看着正在拆的驸马府,大哭道:“苍天啊……”

    ……

    另一边,杜荷也对陆远进行一番安排,除了驸马府,还有梦幻集团总部,全部重新设计,以前主要由木作为建筑的主体,现在全部改成水泥和砖头。

    大唐建设公司,一下就忙碌起来。

    可是,没人有怨言,因为,他们正在做的事,是一项前无古人的事业,此前,从未有人做过这种事。

    ……

    鄠县县衙。

    一个小院子。

    此地,便是鄠县开发公司的所在。

    过完年都一个多月了,可整个开发公司,大家都是无所事事的。

    开发公司的副总经理黄枚蓼和陈一发,二人每日都呆在此处喝茶,一开始,倒还觉得这小日子有滋有味的,反正每个月都可以领到一定的薪钱,天下还能上哪儿去找这么好的事去。

    可连续喝了一个多月的茶,二人都有些慌了。

    此刻,黄枚蓼放下茶杯,便说道:“陈兄,这整日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咱们什么都不敢,每月却能领到薪钱,我这心底,始终有些不踏实啊!”

    陈一发好笑地问道:“黄兄,这无事可做,你又有什么不踏实的?”

    黄枚蓼看了看外面无人,才凑过头去,小声说道:“陈兄,你到底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啊,这薪钱,可不是鄠县的钱,也不是魏县令的钱,这是杜驸马的钱啊,杜驸马的脾气,咱们又不是不熟悉,你想,要是哪天他突然想起来这件事,秋后算账,那还不得让咱们加倍还回来啊……再说了,你我二人,都是鄠县开发公司的副总,而这总经理,却是蜀王殿下,蜀王殿下做事,更加神鬼莫测,反正啊,这样赋闲可以,可是,我是不能真的再拿钱了。”

    这家伙一想到将来要被杜荷秋后算账,心里就害怕不已。

    陈一发放下手中正在阅读的一本书籍,想了想,点点头,“那黄兄你的意思是,不如,咱们请辞?”

    黄枚蓼点点头:“我正有这打算,咱们啊,还是趁早离开这开发公司,明哲保身为好,你看如何?”

    陈一发仔细思索一番,却是摇摇头。

    “怎么,陈兄莫非还有什么想法?”黄枚蓼十分吃惊,难不成这勾日的已经习惯了这种每日喝茶聊天的生活?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四十七章 全部拆了,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