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周疑惑道:“少爷,你方才不是已经安排鄠县开发公司去做这件事了吗?”

    杜荷说道:“鄠县开发公司,我只有三成股份啊,到时候分下来,我能拿到多少……只有梦幻集团出资买到的,那才是本少爷的私人财产啊!”

    马周顿时就懂了,“少爷你放心,这件事我会悄悄进行,无人知道!”

    马周的话,正合杜荷的意。

    “老马,你办事,我绝对放心!”杜荷笑眯眯地说道。

    马周虽然没搞懂杜荷真正的目的,但也知道,杜荷如此安排,肯定有其道理。

    ……

    次日一早。

    鄠县开发公司的黄枚蓼和陈一发便开始发动人手,悄悄进行了土地收购。

    二人按照杜荷的吩咐,速度很快,而且做得隐蔽。

    所以,当消息扩散开来的时候,鄠县开发公司,已经买到了不少的土地。

    与此同时,还有一股神秘的力量,也加入了此次购买土地的大潮之中。

    ……

    梁府。

    梁家家主梁凯,邀请了十几个士族的家主,聚集在一起,一个个都是忧心忡忡,唉声叹气的。

    梁凯开门见山地说道:“诸位,今日请大家前来,乃是有事相商,如今,鄠县突然有人要购买土地,价格很低……我已经找人打听清楚,此次大肆收购土地的,乃是陈一发和黄枚蓼,这二人已经铁了心要跟着杜荷一条道走到黑,此次买地,也肯定是杜荷的主意,我有预感,下一步,鄠县肯定会有震荡,我已经想清楚了,自打杜荷来到鄠县,我梁家的生意一落千丈,一天不如一天,渐渐难以为继,我其实早就动过离开鄠县的想法,可是,梁家的产业都在鄠县,还有大量的土地在鄠县,想要搬走,谈何容易啊!但如今,机会来了啊,有人购买土地,我打算将手中的土地全部卖出去,然后举家搬迁,离开鄠县这个地方……到长安生存……”

    “我周家世代居住鄠县,这可是周家的一片故土啊,我等早已动了搬迁之心,奈何家中太爷不答应,故土难离啊,可眼看着周家的生意全部被梦幻集团占了,又如何不作新的打算呢!”

    “是啊,以往,我等在鄠县经商也好,租地也罢,大家都有规矩,这价格都是大家协商好的,谁也不敢坏了规矩,就是当地的县令,也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大家活得好好的……可自打杜荷来了,这一切都变了,首先是梦幻集团,梦幻集团售卖的东西,别的不说,就说那些家具,质量好不说,价格还便宜,也不知道那些狗东西到底有没有赚钱,以前啊,只要搞定县令,一切都好说,现在呢,前任县令杜荷就不说了,根本未曾给咱们这些士族一个正脸看,而现任县令魏叔瑜,也是一个油盐不进的主,而且做事的风格和杜荷一样,但凡有不配合的,不管是士族还是普通百姓,都会被鄠县管城大队追上门去!”

    “诸位,梁家主的想法很好啊,我等还是离开这个地方吧。鄠县能有今日的繁荣,与我等有莫大的干系,可是,杜荷要赶尽杀绝,我等应该同仇敌忾,一起卖地,全部搬出鄠县,届时,鄠县县城难免会变成一座空城,定然发生大乱,杜荷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杨家主说得对!”

    “对,在此紧要关头,我等应该联合起来才行。”

    “对,大家团结一心,卖地,搬走!”

    渐渐地,大家的意见出奇的一致。

    梁凯高兴地拍拍手,红光满面地说道:“诸位,这个办法啊,这简直就是釜底抽薪啊……哈哈哈,既是如此,我们行动要迅速,以免杜荷发觉勇气一些卑劣的手段阻止我等!”

    当夜,在梁家的后院,众人商议了好久,才拿出了完美的卖地搬走方案。

    ……

    深夜。

    县衙后院。

    油灯旁,张俭将梁家后院发生的事,一字不差地全部报告给杜荷。

    杜荷听了,嘴角只是冷笑。

    张俭说道:“少爷,此次事,都是梁凯与杨成二人主导的,我这就派人,将这二人杀了,让这些士族们群龙无首,自然不能成事!”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杜荷却摆摆手,笑道:“釜底抽薪,的确是好计策啊,不管是鄠县,还是其他县城,这么多士族举家搬迁,那整个县城就完了……可惜啊,这帮蠢货,还以为这是以前的时代呢,他们,不知道时代已经变了啊……走了好,最好全都走光了,以后也就没有什么阻力了,你去告诉老马,还有黄枚蓼、陈一发,让他们收购这些士族土地的时候,价格再往下压一压!”

    张俭疑惑道:“少爷,如今的价格,已经够低了,若是再往下压,梁凯等人要是后悔了,不售卖土地呢?梁凯当初与仇万嘉乃一丘之貉,这二人勾结一起,从百姓手里低价买了许多土地,梁家的土地,也是最多的!”

    在这个时代,衡量一个家族兴旺与否的一个重要标准,就是家中有多少土地,土地是财富的象征。

    梁凯私底下与仇万嘉是过命的交情,利用仇万嘉获得了不少土地。

    若是梁凯改变主意,不再售卖土地,对杜荷的计划,将有很大的不利。

    杜荷闻言,不在意地摆摆手:“若是正常买卖,这些人自然不愿,可如今他们有了釜底抽薪的计划,这是要利用所有的土地来对付我啊,若是成功,他们不但可以将土地收回去,而且可以一文钱不付出,换作你,你愿意吗?”

    张俭瞪大眼睛:“这是疯了吧,少爷,可万一输的是咱们呢?”

    杜荷冷笑道:“区区几个小氏族,就想借做空鄠县县城来对付本少爷,他们敢赌,本少爷如何不敢!本少爷输了,也不过损失个几百万贯,可他们输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说完,杜荷露出邪魅的笑容。

    张俭心下骇然。

    几百万贯……而已。

    这句话,在整个大唐,也只有自家少爷敢说出来吧,化作其他人,敢不敢说是另一回事,就算说出来,也没有少爷霸气啊!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四十九章 釜底抽薪,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