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恪闻言,原本就阴沉的脸,突然更加冰冷,仿佛能滴出水来。

    啪。

    他一甩手中的马鞭,劈头盖脸地打在梁凯脑袋上。

    “哼,还敢跟本王讨价还价,别说你一个小小的士族,就是朝中大臣,敢这么跟本王说话,早就被拉出去打死了……来人,给他们半柱香时间,半柱香后,若是还有人在鄠县县城内,全部打断腿,送到蓝田煤矿去挖煤,不管老幼……”李恪冷声说完,转身就走了。

    哗啦啦。

    管城大队立即全副武装,冲过来,将梁凯等人团团围住。

    一时间,哀嚎一片。

    不论妇女老幼,全部被管城赶出了鄠县县城。

    远处的高楼上,副队长李二狗见状,有些不忍地说道:“殿下,咱们这样赶尽杀绝,会不会被天打雷劈啊!”

    这家伙以前就是一个庄稼把式,三生有幸,成了管城大队的副队长。

    李恪冷笑道:“这帮家伙,按照本王的意思,应当全部打死才好,竟敢联合起来,想对付老师,真是死不足惜……自打老师来到鄠县,鄠县百姓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百姓们都感恩戴德,唯独这些士族,三天两头跳出来作对,早就该将他们赶出去了……还有啊,这件事,确实做得有些过分了,不过,本王记得,那驱赶的命令,不是本王下的!”

    李二狗大吃一惊:“不是殿下,还有谁?”

    李恪拿出一张命令,递给李二狗。

    李二狗拿过来,以他的文化水平,只能勉强看懂一半的字,不过,最后那签名的地方,他看得清楚,就是自己的名字:李二狗。

    也就是说,这驱赶的命令,是他这个副队长下的。

    不管是天打雷劈,还是朝廷追究,都和蜀王无关,全是他李二狗干的。

    李二狗:“殿下……”

    “别打扰本王,你听,这些士族们的哀嚎,就像是悲壮的乐曲,听起来,就是那么舒服!”

    李二狗:“……”

    ……

    美食研究院。

    在戴金云的伺候下,王珪、长孙无忌等人,吃的那叫一个尽兴,喝的那叫一个开心。

    眼看天都黑了。

    陈叔达才悠悠地说道:“诸位,我等好像是来鄠县调查圈地运动的吧?”

    众人恍然大悟。

    原本,大家预备用一个下午的时间,将此事调查清楚。

    哪曾想,光吃土豆炖牛肉,就吃了一下午。

    王珪剔了剔牙,说道:“哎呀,反正陛下也没给我等限定时间,不如这样,明日再调查不迟,金云这孩子,真孝顺啊,明日还能吃上土豆炖牛肉吗?”

    好家伙,这话一出,众人又开始交流起吃土豆炖牛肉的心得。

    有人说要烫的时候吃最好,有人说温热的时候最好。

    有人说要配合汤汁吃起来美味,有人说汤汁最好单独吃。

    反正十分热闹。

    马周见状,悄悄退了出去,骑着快马,来到鄠县县衙,将情况全部禀报杜荷。

    杜荷听了,笑道:“也难为这帮家伙了,身为大唐最顶尖的一群人,却是连好东西都没吃上,唉。”

    马周小声说道:“少爷,可是这拖着也不是个办法啊,明日,诸位大人就要到县城来调查圈地运动,若是他们回到朝中,可以肯定,他们绝不会说少爷的半句好话,说不定,还会添油加醋诋毁你呢。”

    杜荷摆摆手,不在意道:“原本,我就没打算拖着他们,只是,今日那梁凯等人向借机*,如今,这帮家伙全都被赶出了鄠县县城,明日就算朝中官员来调查,也无妨,不过你说得对,但也不是没有希望……要想朝中官员帮咱们说话,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让他们彻底认同圈地运动,如今他们也好,陛下也罢,之所以觉得这圈地运动乃是猛虎一般的东西,正是因为他们都以为,圈地运动会让鄠县变成一座空城,会让鄠县发生大乱,若是让他们改变这种观点,那不就所有问题都解决了吗?”杜荷仔细分析道。

    马周吃惊地问道:“少爷,你的意思是,要说服他们?”

    杜荷摇摇头:“说服别人,这是天下最不靠谱的办法……要让他们从心底里认同这件事才行,山人自有妙计,明日一早,你去美食研究院,将他们带到县衙,我要亲自与他们交谈。”

    “是!”

    一夜无话。

    次日一早。

    王珪等人在美食研究院又吃了一顿土豆炖牛肉,然后大家才赶往鄠县县城。

    进了县城,却见大街上冷冷清清,除了巡逻的管城,偶尔有几个百姓经过,看上去萧条不已。

    这不是空城是什么?

    众人又少不得议论一番。

    大家在城中转悠了一圈,最后在马周的带领下来到鄠县县衙。

    杜荷早已准备好吃喝的,款待大家。

    俗话说,拿人手短,吃人嘴软,眼看杜荷态度积极,再加上之前有土豆炖牛肉的招待,众人虽说指责杜荷的不是,却也没有过激的言语。

    杜荷倒是不恼,笑眯眯地与大家交谈。

    最后,杜荷说道:“诸位大人教训的是,诸位大人之所以否定这圈地运动,其实,你们都多虑了,按照诸位方才所说,这圈地运动的弊端,主要有三!”

    “其一,驱赶士族,会造成人心惶惶,对鄠县的治理会造成麻烦!”

    “其二,如此多的人搬出鄠县县城,让鄠县县城成了一座空城。”

    “其三,此事,会打破与士大夫共治天下的格局,会让其他的士族们,尤其是那些大士族们反感,不利于我大唐社稷稳固!”

    听闻杜荷总结出这三点,大家纷纷点头认同。

    王珪说道:“杜荷,既是你已经知道有此弊端,老夫劝你立即停止圈地,若是如此,老夫可以在陛下面前为你美言几句,让你免于被责罚,否则,一旦我等回到长安,将鄠县发生的圈地之事禀报陛下,陛下震怒,朝廷震惊,届时,将会对你极大的不利!”

    魏徵也说道:“是啊,杜荷,这圈地运动,我想过了,其实,完全可以换个方式进行,我大唐立国以来,土地兼并,不是没有过,可是,从未有这么直接和剧烈的,你如此做法,会招致天下人反对啊。”

    大家纷纷劝谏!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五十四章 驱赶,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