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周担心的便是,随着梦幻集团的重心逐渐转移到鄠县,鄠县的人口会越来越多,届时,鄠县将会变得繁华无比,若县城内的生意,全部交给朝中大臣们,这可是一笔巨大的损失。

    杜荷闻言,毫不在意地摆摆手:“老马啊,就算咱们将整个县城内的生意,全都捡起来,每个月又能挣多少钱呢?这点小钱,我可不在意,再说,我将县城内的生意全部送出去,并非一时心血来潮,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以后你就知道了!”

    “一点不留?”

    “当然,我说话算话。”杜荷笑眯眯地说道。

    次日一早,长安就陆续来人。

    这些人都来自朝中大臣的府邸上。

    目的也很简单,收购商铺、宅子、土地。

    本来,杜荷还想将城外的土地,也卖一些出去,可大家伙都不要。

    他们要的是城内的宅子和土地,因为在这里可以赚钱啊。

    至于城外的,大多是一些贫瘠的土地,压根就没人要。

    杜荷只能感慨,这都是一群势利眼啊。

    ……

    悠扬的钟鼓声中。

    朝臣们陆续进了太极殿。

    新的一天的早朝,又开始了。

    去了鄠县回来的长孙无忌、王珪等人又出现在了大殿上。

    李二看见众人,便问道:“诸位爱卿,尔等去鄠县查问圈地运动之事,可有眉目?此事,朕听闻杜荷乃是主谋,蜀王和太子也有参与其中,若是证据确凿,朕绝不姑息。”

    若是朝臣们反对强烈,百姓们呼声太高,李二虽然于心不忍,但也不得不责罚杜荷一番了。

    而且,在他看来,惩戒杜荷不是目的,目的是为了大唐江山社稷的稳固。

    那圈地运动,听起来甚是可怕,只需要往舆图上画一个圈,这片地就是鄠县开发公司的,那岂不是说,以后有人画个圈,大唐就是他的了?

    李二陛下才是天底下最大的地主!

    他甚至对这圈地运动有些惧怕。

    这种势头,他必须及时遏制,以免对自己的统治造成威胁,哪怕是一丁点都不行。

    王珪率先站了出来:“启禀陛下,圈地运动之事,全部彻查清楚,首先,鄠县士族和商贾们全都是自愿卖地,离开鄠县,到其他地方安居,并未受到欺压,所谓杜驸马提着皮鞭驱赶士族和商贾的说法,简直是无稽之谈……其次,有人扇动说那鄠县早已成了一座空城,人心惶惶,可臣等去了鄠县,才发现,此次,完全是正常的土地买卖,鄠县的士族和商贾们前脚刚走,就有其他各个地方的人们全部买下了土地和宅子,不到一日时间,店铺全部开张,街头人头攒动,并未有任何不好的影响……最后,还有此前臣等担心,士族们全部离开鄠县,可能会让其他地方的士族们产生恐慌,实则,这么多时间过去,并未有人在意这件事,鄠县还是那个鄠县,百姓还是那些百姓,并未出任何的乱子,只不过,住在里面的额部分人换了而已!”

    啥?

    其他大臣们全都愣住。

    就连李二也是一脸懵逼。

    却见长孙无忌又站出来,说道:“陛下,王大人说的没错,此前,有人大言不惭,说如此大规模的士族搬迁,会影响鄠县的百姓,有可能出现大乱,可臣等亲自到鄠县,才发现百姓们丝毫不受影响,我大唐百姓都是明事理、懂礼仪之人,这区区的变动,他们根本就未放在心上。如今,这圈地运动已经结束,臣请陛下无需过意此事。”

    “臣附议!”

    “附议!”

    去过鄠县的大臣们,全都站出来,忍不住说道。

    李二吃惊得张大嘴巴。

    这件事,就这么简单解决了?

    昨夜,他很晚才睡。

    心中一直在合计,如何妥善解决此事,既要阻止圈地运动,又不能挫伤杜荷的积极性。

    为这事,他可愁闷了许久。

    哪知道,结果会是这样的。

    李二哭笑不得,宣布道:“诸位爱卿,既是如此,此事,那就不必再提了吧。”

    其他大臣们一头雾水,可见李二陛下都发话了,也没人敢找死顶上去。

    司徒,司空,左右相,六部的老大,全都拥护这圈地运动,放眼朝中,也没人敢站出来反对啊。

    ……

    鄠县往西北方向三十里地的一个山坳之中,正有一支人马驻扎此处,形成了一个规模很大的营地。

    黄昏时分,炊烟寥寥。

    老人的叹息声,孩子们的哭声,女人们的啜泣,马的嘶鸣,男人们的咒骂声……汇成一片。

    一辆两匹马共同拉动的马车停在树林边,马车吱嘎吱嘎地摇晃着,里面传出男女打牌的声音,啪啪啪的响个不停。

    约莫一炷香过去,响动才停下。

    马车帘子掀开。

    梁凯跳下来,整理了一下衣衫。

    马车内,是他最近才娶的小妾,年方十六,水灵灵的,让人沉迷无法自拔。

    这不,如此紧张的情况下,他悄悄带着小妾,背着正房夫人悄悄来树林边打了两把牌。

    那感觉……啧啧!

    可是,他突然感觉周围有些不对劲,安静的太过分了。

    唰。

    他一抬头,顿时就愣住了。

    面前,竟然围拢了不下于二十个人。

    全都是各个氏族的家主。

    年轻的不过二十多岁,年老的,却已经六十岁高龄了。

    梁凯吃惊道:“你们……”

    “梁家主,我们都听得清楚楚!”

    “方才马车帘子被风吹开,我还看见了呢,那帘子真白啊,那枕头真大啊!”

    “是啊,啧啧……”

    “……”

    大家议论纷纷,品头论足。

    有说他厉害的。

    有说他的小妾长得好看的!

    梁凯差点喷血。

    他怒道:“尔等真是狗辈,我羞与尔等为伍!”

    杨家家主杨成却不高兴了,盯着梁凯说道:“梁家主,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如今,大伙都没有着落,你说的,不出两日,朝廷肯定有旨,咱们一文钱不花就能拿回土地和宅子,可这都三日过去了,却什么消息都没有,大伙都着急,你却与那个娘们儿在此快活,你真当我等是傻子吗,难不成,你想让大伙在这荒山野岭的地方呆一辈子?”

    杨成一开口,众人全都七嘴八舌地开始指责梁凯。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五十六章 奇怪的早朝,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