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凯闻言,一言不发,穿戴整齐。

    他跟着众人来到平坦开阔的一片土地上,将大家召集在一起,胸有成竹地说道:“当日我等离开县城,确实因为管城大队突然出现有些仓促,并未让朝中来的官员们看到大家的惨状,不过,我等已经离开了鄠县县城,如今,想来那县城内是人去楼空,商铺关门,人心惶惶,多半已经出了乱子……而王司徒等人来鄠县调查圈地运动,岂能坐视不理,说不定,朝廷惩戒杜荷的旨意,已经下发了,我等,只需要静待几日,便可以按照朝廷的旨意回去,届时,不但可以拿回咱们的家产和土地,杜荷恐怕也会因此被驱逐出鄠县,梦幻集团一走,那鄠县还不是又回到我等手中,那憨憨的县令魏叔瑜,我们对付他,还不是易如反掌?”

    听梁凯说起,大家又重拾起信心。

    甚至有人夸赞梁凯运筹帷幄,都快赶上三国的孔明了。

    就连反对他最激烈的杨成,此时也不好再说什么。

    就在大家纷纷议论怎么驱赶杜荷和他的梦幻集团的时候,几匹马从山口的地方飞奔而来,几个骑士来到跟前,翻身下马,神色匆匆地跑到梁凯等人面前。

    梁凯高兴道:“诸位,肯定是带好消息来了,牛二,我问你,你们打探的消息如何?”

    那带头的牛二,神色奇怪地说道:“老爷,县城中,一切照常,并未有什么异常!”

    嗯?

    梁凯的眉毛一下就拧成了一股绳,怒道:“牛二,你连这点事都做不好,我要你何用……我问你,县城内,如今是否所有的商铺都关门,街上行人没有几个?”

    牛二摇摇头:“不,老爷,街上人不少,商铺全都开张了,比咱们在县城的时候还热闹呢。”

    啥?

    梁凯傻眼。

    众人都懵逼。

    梁凯不死心地追问道:“百姓们,就没有*?”

    牛二摇头。

    这一切,和梁凯预想的都不一样。

    半晌,他突然一拍大腿,说道:“我明白了……这一切,都是杜荷,千算万算,可我没算到,杜荷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他肯定是调动了管城大队,禁止其他百姓离开,而后,利用梦幻集团,重新将城内所有的商铺开张,用如此粗浅的手段,掩盖了鄠县发生的一切……而朝中来的官员们,对鄠县不熟悉,想来很快就被杜荷打发了。”

    杨成吃惊地问道:“那我等还能回去吗?”

    牛二懵逼道:“老爷,只怕咱们是回不去了,如今,鄠县县城周围,全都是管城大队,所有进出的人都要查验名册,各处的告示已经说了,当初卖了家产和土地的人,三个月内不得进入县城!”

    这相当于把大家回鄠县的路给堵死了。

    再说,大家的土地宅子全都卖了,现在回去,也只能住在大街上啊,相当于无家可归的流浪汉。

    在场的许多人,当初都是被梁凯扇动,低价将家产土地变卖,就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将杜荷和梦幻集团赶走。

    哪知道,杜荷和梦幻集团还好好的,自己的家产全都丢了。

    这叫啥事啊!

    许多人全都凑过来,围住梁凯。

    “梁家主,都是因为你!”

    “是你害的我等无家可归!”

    “打死梁凯这个勾日的!”

    愤怒的人们,冲上去,将梁凯暴打一顿。

    混乱中,梁凯疼的阵阵喊叫,突然大声喊道:“诸位,别打,别打,咱们还有个办法……”

    大家打过瘾了,才放开梁凯,问道:“有何办法?”

    梁凯将鼻血擦干净,龇牙咧嘴地说道:“我等,这就去长安,咱们去长安,利用咱们的关系,将此事捅到朝中去,让朝中的官员们替咱们说话,让陛下清楚此事的*,诸位,这是咱们的最后一条路,若是成功,就可以赶走杜荷和梦幻集团,拿走属于我们的东西!”

    众人听了,无奈地点头同意。

    于是,大家吃过晚饭,又开始拖家带口地往长安城赶。

    此人,众人进了长安城,按照梁凯的安排,找人、送钱,用尽各种手段,就是为了能搭上朝中官员们的线。

    ……

    鄠县。

    县衙后院。

    魏叔瑜指挥四个衙役,吃力地扛着什么东西,走进了杜荷居住的院子。

    那东西用布包裹着,看不清到底是何物。

    然后他摆摆手让衙役们离开,才神神秘秘的来到杜荷跟前。

    杜荷吃惊地问道:“魏兄,你这是何意?”

    魏叔瑜挠挠头,害羞的跟个刚被相公按在席子上的新娘子似的,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杜兄,我这是给你送礼啊!”

    杜荷一脸好奇:“啥玩意儿?”

    魏叔瑜走上前,将那包裹的布打开。

    顿时,一头刚宰杀的小黄牛,展现在杜荷眼前。

    李恪急忙上前观察一番,回头说道:“老师,这头牛,很健壮啊,应该在一岁多的样子,大约两百斤,肥瘦均匀,没有任何的病。”

    杜荷问道:“那是怎么死的?”

    魏叔瑜小声说道:“是……自杀的,被衙役们发现的时候,太晚了,抢救不过来。”

    看着魏叔瑜那一本正经的样子,杜荷和李恪相视一眼,随即忍不住,哈哈狂笑起来。

    李恪指着魏叔瑜,眼泪都快出来了:“老师……傻大个变坏了啊!”

    是啊,牛自杀这等事,一开始,在长安只有程咬金家中会发生,后来,牛自杀最多的是莱国公府,然后,就是鄠县。

    像魏徵家里,就从未发生这样的事。

    所谓牛自杀,明白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可让杜荷没想的是,一向果敢正直的魏叔瑜,竟然也干这等事。

    杜荷扭头,盯着魏叔瑜。

    魏叔瑜做贼心虚,小声说道:“其实……我是来找魏兄借钱的!”

    借钱?

    杜荷说道:“哎呀魏兄,你我二人,还客套什么,我这就让老马给你拿两千贯过去,若是不够,回头再给你一些。”

    其实,魏叔瑜在养猪场期间,可没少赚钱,每个月十贯钱不成问题。

    这家伙也不养家糊口,咋就用这么快呢?

    杜荷心中也好奇。

    哪知道,魏叔瑜却摆摆手:“杜兄,你误会了,不是我向你借钱,是县衙跟你借钱!”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五十七章 老实人变坏,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