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魏叔瑜的解释,杜荷也愣住了。

    “魏兄,这是怎么回事?”他急忙问道。

    魏叔瑜挠挠头,有些尴尬地说道:“杜兄,不瞒你说,去岁结余的赋税,一共是三万多贯,原本,一个县衙,每年的开支,其实几千贯就足矣了,可是,我在担任县令期间,一是为了安抚百姓,为那些无家可归的百姓修建了一批房屋,又将鄠县县城内的两条路进行改造,一来二去,三万多贯便花费一空,现在,县衙是一文钱都没了,可修路还差至少两万贯钱呢,是以,我想能不能以县衙的名义,向你借钱,等今岁的赋税收上来之后,除了上缴朝廷和还无敌钱庄的贷款,其余的先全部还给你……”

    这个时代的赋税,通常情况下,都是一年一收。

    县衙如今濒临破产。

    魏叔瑜没有办法,才能拿一头自杀的黄牛来送杜荷,目的却是为了找杜荷借钱。

    杜荷哭笑不得。

    魏叔瑜这家伙,明明没有挣钱的本事,可长期与杜荷打交道,花钱的时候一点都不心疼。

    三万贯,要是给其他地方的县令,估计那些人笑的都睡不着觉,随便贪污,都能用十年。

    魏叔瑜倒好,直接给百姓修建房屋,而且还改造两条城内的道路,标准与长安的人民大道一模一样。

    怪不得会破产呢。

    杜荷想了想,扭头看向魏叔瑜,取笑道:“魏兄,你这是守着金山不自知啊,你如今就很有钱,何必要找我借钱呢?”

    魏叔瑜半天没回过神来:“杜兄,你的意思是,县衙还有钱?那不可能,我已经带人去县衙的仓库中里里外外看了,确实还有几个开元通宝,可这还不够县衙一天的开支呢。”

    这家伙,脑子就是缺根筋。

    杜荷笑道:“魏兄,如今,县城内来了大量的人,各家的酒楼、粮铺、布行全都开张了,咱们何不如,将原来一年一收的赋税,改为每月一收呢,以前,商户们只需要每年缴纳赋税,而商户们大多是本地的士族,每年缴纳的赋税都一样,县衙到手的赋税,少得可怜……如今,咱们何不如改变以往的方式,赚钱多的多收税,赚钱少的少收税甚至不收税,每月从各家商户那里收取他们所赚的钱的二十之一,而赚钱低于十贯的,可以不必缴纳赋税……如此一来,不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吗?”

    以前商户们缴纳赋税,每年都一样,有按照商户面积大小的,有根据所从事的生意的,很复杂,也没有一个标准。

    杜荷要做的,就是改变以往的传统,直接改成营业额的比例来缴纳赋税。

    魏叔瑜疑惑道:“可是,当初你担任县令时,施行三大政策,不是要免除鄠县百姓的两年的赋税吗?”

    杜荷笑道:“没错啊,白纸黑字写着的,针对的是鄠县百姓,可如今整个县城内所有的商户都换了一拨人,这些人大多来自长安或者其他地方,他们并未在鄠县的黄册上,并不算鄠县百姓,收他们的赋税,这不是理所应当吗?”

    魏叔瑜又问道:“可是,商户们若是反对又如何?杜兄此举,能让一部分小商户开心,却也损害了许多人的利益啊!”

    这句话,他倒是一点都没说错。

    话音未落,就听一直在旁边未开口的李恪大笑道:“你何须操心什么,有管城大队在此,本王倒要看看哪个不怕死的敢反对!”

    杜荷语重心长地说道:“魏兄,不如,咱们成立一个赋税局,专门管这收缴赋税之事,倒也不必担心商户们在这上面做手脚,赋税局每月抽查,一旦查出有人弄虚作假,最低罚五千贯,最高可罚十万贯……咱们再培养一批专业查账的人,而且鼓励百姓上告,不出几个月,便可以将局面稳定下来。”

    这个时代,想要做到后世的透明透亮,因为没有科技手段,所以很难,而且刚起步,太复杂了反而不利于推广。

    所以杜荷给魏叔瑜说的,都是最容易操作的。

    魏叔瑜杜荷杜荷的话,深信不疑,无条件信服杜荷。

    次日,县衙发布告示,招聘一批账房先生,人数多达五十人。

    不到几日,招聘结束。

    县衙便成立了一个赋税局,同时,告示也张贴了出去。

    从此后,鄠县县衙内经商的,不管是商铺还是集市上的交易,每月赚钱超过十贯的,都需要缴纳赋税,比例为二十之一。

    所有事宜,都由赋税局来操作。

    赋税局每月会进行抽查,根据商户们的经营情况,进行核对,但凡有人敢做假账躲避缴税的,一经查实,视情况严重程度,最低惩罚五千贯,最高惩罚十万贯。

    起初,人们还不以为然,可当得知消息,管城大队派了一支五十人的队伍驻扎在赋税局的时候,大家就知道,县衙这才是玩真的了。

    一时间,人们议论纷纷,各自的反应也不一样。

    鄠县的百姓们欢天喜地,因为按照当初杜驸马的承诺,鄠县百姓们今年内都不需要缴纳赋税,那是外地人的事。

    那些每个月赚不了一两贯钱的商户,也不担心,他们不必担心赋税。

    大商户们,便开始忧心忡忡起来。

    当然,有人跳出来反对,可惜,还不成气候就被管城大队抓走了,进了一趟管城大队的大营之后出来,别管是龙是虎,都老老实实的,甚至还带头缴纳赋税呢。

    ……

    消息传到长安。

    自然也引起了不小的讨论。

    这可以说是大唐赋税制度改革的开端。

    司空府。

    不少人都齐聚于此。

    “长孙大人,想当初,杜荷为了拉拢我等,自愿将鄠县县城内的商铺,宅子全部低价卖给我等,我等派了家中的人买了商铺,买了土地,在那开始经商,的确,一开始就挣了不少的钱……哪知道,这还没过多长时间,他就怂恿魏叔瑜弄了一个赋税局,竟然要每月开始收缴赋税,真是岂有此理,这不是断人财路吗?”

    “是啊,杜荷此举,真是令人所不齿!”

    “长孙大人,这件事你可不能不管,据我所知,长孙家在鄠县的生意也不少吧,若是真的让那赋税局开始每月收缴赋税,长孙家可要损失惨重啊!”

    众人都哭诉不已,纷纷要长孙无忌站出来为大家做主。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五十八章 收税,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