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司空府后院中的,正是当初受到杜荷的鼓舞,花了不少钱在鄠县县城内置办产业的朝中官员。

    这些人,一开始只是想着,因为杜荷和梦幻集团在鄠县,鄠县县城内的生意就算不赚钱,也至少不亏本。

    哪知道,才没过几日,大家都在鄠县赚了不少钱。

    所以,纷纷将精力投入鄠县,就想着继续赚大钱。

    哪知道,这还没多久呢,鄠县县衙就搞了一个赋税局。

    这不是摆明了要在大家手中抢钱吗?

    许多人一下就毛了,于是纷纷来找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看了看众人,冷笑道:“想当初,杜荷用此等手段,骗我等去鄠县将家族产业扩展到鄠县,我等也答应他在陛下面前为他美言几句,不追究圈地运动之害,没想到,这个小子出尔反尔,真是令老夫没想到啊,既然他不仁,那就别怪我等不义了,诸位大人……你们立即回去准备,明日,就将鄠县的商铺土地宅院全部售卖,要让杜荷知道,当初是我等救了他一命,如今他自找死路,咱们便让他看看,这圈地运动,到底有什么害处,届时,若是陛下得知,定然饶不了他。”

    “高啊!”

    “哎呀,长孙大人这招,真是狠毒啊!”

    “哈哈,杜荷要么与我等合作,乖乖将那赋税局撤了,要么,大家一起完蛋,大不了,我等赔点钱,可他却要被朝中处罚了!”

    大家一听长孙无忌的办法,都拍手称快。

    其实这办法也简单。

    当初,圈地运动搞得红红火火,没有出现一丁点的乱子,正是因为朝中官员们纷纷到鄠县县城置办产业,很迅速地取代了以前的士族和商户们,所以鄠县和以往并没有不同。

    而今,长孙无忌和大家,便是要将这些产业一起卖出去。

    届时,鄠县县城又会变成一座空城。

    到那时,圈地运动的危害性,一下就爆发出来,神仙也救不了杜荷。

    当然,若是杜荷聪明,及时让魏叔瑜将赋税局撤掉,一切都好说。

    有了长孙无忌的统领,大家都有了主心骨,又仔细商议了一番细节。

    众人便准备离开司空府,回到各自的府邸中,赶紧将此事安排下去。

    眼看大家纷纷起身。

    司空府的管家王福却突然急匆匆跑进来,附在长孙无忌耳边,小声说道:“老爷,大事不好,刚才有消息从鄠县出来,鄠县县衙颁布了一道法令,一年内,整个鄠县县城内的商铺、宅子,若是要卖出,都需要缴纳成本三倍的赋税……”

    长孙无忌一下就愣住。

    三倍的赋税?

    相当于,一座宅子,本来只能卖出两万贯,却要上缴六万贯的赋税。

    啪。

    “真是岂有此理,鄠县县令魏叔瑜是猪脑袋吗?他如此做,到底是什么意思,难不成,那鄠县就是他魏叔瑜说了算不成?”长孙无忌一掌拍在桌上,气呼呼地说道。

    此次,去鄠县置办产业的,就属长孙家最多。

    若是这时候将这些产业全部卖掉,非但不能保本,甚至要赔个精光。

    其他人见状,纷纷疑惑地发问:“长孙大人,你这是因何发怒?”

    长孙无忌便让王福将事情简单一说。

    王福说完,还补充道:“据说,如今鄠县的进出口,全都让管城大队给把守住了,但凡有什么风吹草动,管城大队就会闻风而动,杀出来。”

    众人彻底傻眼。

    “长孙大人,这可怎么办啊?”

    “是啊,长孙大人,这时候,你可是我们大伙的主心骨,你给大家出个招吧!”

    大家全都看向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想了想,说道:“魏叔瑜身为鄠县县令,却擅自发布朝中未同意的法令,这已经是欺君犯上了,我等应立即去见陛下,将此事说清楚。”

    “没错!”

    众人跟随长孙无忌,离开司空府,急忙赶往皇宫。

    来到太极殿御书房,长孙无忌带着大家,将事情简单一说。

    李二听罢,从桌上拿出一道奏章,递给长孙无忌:“诸位卿家,朕知道你们想说什么,不过,魏叔瑜颁布鄠县的法令,几日前就已经将奏章送到了宫中,朕看过后同意了,此前,你们不是说若是大批的人搬离鄠县,会造成人心惶惶不可终日吗,朕以为,限制士族们出售家产,再好不过,若直接封锁,未免会给人落下话柄,此法最好不过,既能解决问题,又能收纳赋税,何乐而不为,杜荷跟朕提起过,非常时期,就要使用非常手段,现如今的鄠县,已经到了非常时期,就是用非常手段又如何!”

    啥?

    大家都傻眼了。

    陛下知道此事,而且还同意了。

    那这件事还有什么好说的。

    见大家不说话,李二挥挥手:“辅机啊,你们要是没事,就先下去吧。”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退下。

    等众人离开,一直站在李二身侧的赵阳忍不住说道:“陛下英明啊,许多人,都喊着陛下与士大夫共治天下,这些士族啊,还真以为天下有他们的一份子,殊不知,这天下只是陛下一人的天下,杜驸马和魏县令在鄠县做的一切,开了个好头啊!事实证明,只要有手段,士族,根本不足为据!”

    李二惊讶地看了赵阳一眼。

    这厮说的还挺在理。

    不过,还是被李二狠狠地瞪了一眼:“赵阳,以后再胡言乱语,朕绝不轻饶!”

    “是是,奴才该死,请陛下恕罪!”赵阳吓了一跳,吓得魂飞魄散的。

    李二陷入了沉思中。

    他关注的,其实不是鄠县新颁布的法令。

    而是鄠县的赋税局。

    赋税局收缴赋税,其实标准很简单,不管你是普通百姓还是富商巨贾,只要每月赚钱超过十贯,全都要上缴所得的二十之一。

    而这,和大唐以往收缴赋税的方式都不一样,最直接的就是士族们,尤其是各地有名望的士族,根本不需要缴纳赋税。

    赋税局,正好打破了这一惯例。

    偏偏鄠县先是有管城大队看守,然后又颁布了新的法令,彻底让大家都没了脾气。

    半晌,李二站起身来,吩咐道:“去请房卿家、杜卿家,还有戴卿家,让他们速到宫中一趟。”

    李二说的,正是房玄龄,杜如晦,还有民部尚书戴胄。

    当晚,这三人都留在御书房,至于讨论什么,无人知晓。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五十九章 非常手段,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