鄠县,县衙。

    先是长安传来消息,朝廷的大佬们准备撤出鄠县,便是为了对付鄠县的赋税局。

    整个县衙,从小小的衙役到县令魏叔瑜,都十分紧张。

    魏叔瑜不得已去找杜荷,然后按照杜荷的安排,先给长安去了一道奏章,得到李二陛下的同意后,直接半步新的法令。

    这下,蠢蠢欲动的各家商户,全都偃旗息鼓了。

    又过了几日,赋税局将最近的成果送来。

    当看到这段时间一共收缴赋税多达五千多贯的时候,魏叔瑜都傻眼了。

    这岂不是意味着,光鄠县县城内的商户们,每个月上缴的赋税,差不多就有一万贯,而这才刚开始呢,随着鄠县的发展,这个数字肯定会不断变大。

    魏叔瑜感慨道:“我只是给杜兄送去一头牛,价值不过十贯钱,而杜兄,却为鄠县创造了一条生财之道啊,有了赋税局,日后,鄠县县衙就不可能再缺钱了。”

    说完,他扭头问道:“最近可有听闻哪家的牛想不开吗?”

    啊?

    手下人都是一愣。

    魏叔瑜吩咐道:“赶紧去问问,若有哪户人家的牛想不开,就买下来,趁新鲜的时候,赶紧送给杜驸马去。”

    “是!”

    手下人都一脸懵逼。

    ……

    县衙大门口。

    一个翩翩公子站在门口,疯狂地扇动着手中的扇子,颐指气使地对那看守大呼小叫的:“赶紧去通禀一声,就说大理寺少卿长孙冲前来拜会驸马杜荷。”

    不多时间,守卫出来,说道:“长孙公子,驸马爷外出几日了,不在县衙。”

    “你们知道杜荷去了什么地方?”长孙冲问道。

    大家都摇头。

    长孙冲自讨没趣,心中没来由地生出一股怒气,举起扇子,劈头盖脸地就朝两个守卫打去。

    二人都知道长孙冲的身份,不但是大理寺少卿,还是驸马,还是长孙司空的长子,所以不敢还手,只能被动挨打。

    就在长孙无忌暴打二人之际,却听旁边一道怒吼声响起:“长孙冲,你干什么?”

    长孙冲顿时面色一沉。

    这小小的鄠县,竟敢有人敢直呼本公子的大名?

    “谁啊,找死吗?”

    他扭头,准备拿起扇子打过去。

    哪知道,一回头却愣住了。

    只见蜀王李恪正提着一根狼牙大棒,笑眯眯地盯着他。

    李恪问道:“你想跟本王动手?好啊,本王不用武器,再让你一只手,来,咱们好好切磋切磋!”

    这家伙十分兴奋。

    啪嗒。

    长孙冲手中的扇子一下掉落在地上。

    开什么玩笑!

    想当初,他也是亲眼去看过疯狂原始的人话剧的。

    李恪这家伙,赤手空拳,能将一头猛虎按在地上猛锤,跟他动手,这不是找死吗?

    “没有的事,殿下,你误会了,我方才,就是与这二位开个玩笑,嘿嘿,殿下,最近不在长安见你,还以为你去了什么地方,没曾想,你来了鄠县,择日不如撞日,不如,我请你到御明楼喝一杯?这御明楼,乃是长孙家在鄠县开的一个酒楼,生意不错……”长孙冲巴结地对李恪说道。

    虽说他心里不待见李恪,但李恪身为皇子,他也不得不放低自己的姿态。

    李恪摆摆手:“吃饭就免了,这天下,除了老师亲自做的美食,再就是美食研究院的东西好吃,其他的,在本王看来,都跟猪食没区别……你是来找老师的吧?”

    长孙冲点点头:“殿下一猜就准,我就是来找杜荷的。”

    李恪摇摇头,说道:“那你来的不是时候,这段时间,老师都在忙着种辣椒,没空搭理你。”

    辣椒?

    长孙冲心头一跳。

    他此次来鄠县,其实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打听辣椒的消息。

    没想到,李恪却主动说了出来。

    他眼睛一亮,随即故作镇定地问道:“杜荷种辣椒,种出来了吗?”

    李恪叹息一声:“这辣椒,哪是那么容易种出来的,老师为这事,也是焦头烂额的,如今吃住都在农场,这都十几日过去了,也没见个眉目。”

    “原来如此……”

    长孙冲沉吟道,然后和李恪告别。

    随后,长孙冲火急火燎地骑着快马,赶回长安,回到司空府,便将此事全部告知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听了,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如此看来,杜荷还没将辣椒种出来,不过,他已经开始种了……你速速去将牛先生请来。”

    这牛先生,便是司空府请来的一位精于农事的高人。

    当初长孙无忌从杜荷那里得来的一枚辣椒,便是让牛先生做成种子储藏起来的。

    这人其貌不扬,身高不过五尺,任谁也不会想到,他会是一个擅长农事的高人。

    长孙无忌开门见山地问道:“牛先生,那辣椒的种子,你保存得如何?”

    牛先生答道:“启禀长孙大人,小的早已将那种子晒干,存在陶罐之中,保存得很好,近日气温升高,正是下种的时候。”

    长孙无忌便说道:“牛先生,此事,便交给你来做,你就在司空府后院找块地,将这种子种下吧,尽早种出来才是。”

    牛先生点点头答应,然后离开。

    长孙无忌吩咐道:“冲儿,你去辅助牛先生吧,对了,让他将种植和后面的步骤,都写下来。”

    “爹,为啥让他写下来?”长孙无忌好奇地问道。

    长孙无忌不悦地问道:“为父自有安排,你好好去做就是了!”

    “哦!”

    ……

    傍晚时分。

    长孙冲来到长孙无忌的书房,将几张纸放在桌上,高兴道:“爹,按照你的吩咐,牛先生已将种植的事全部写在了这上面,事无巨细,详细得很,还有,那辣椒的种子已经种了下去,牛先生说了,只需要每日浇些水,最多十日就能长出幼苗来!”

    长孙无忌看了看那几张纸,然后抬起头来,眼中闪过一丝寒芒:“将牛先生处理了吧!”

    长孙冲一下瞪大眼睛,问道:“爹,你的意思是,将牛先生杀了?为何?”

    长孙无忌冷声说道:“他知道的秘密太多了,若是咱们抢在杜荷的前面种出辣椒,将辣椒献给陛下,有朝一日,这秘密泄露出去,我司空府可丢不起这人!”

    长孙冲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当晚,那牛先生吃了一顿饱餐,不到三更,就被下药毒死了。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六十章 牛先生之死,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