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闻言,笑了笑,淡淡地说道:“殿下,我杜荷不缺钱,送辣椒,就当与大家交朋友了。”

    李承乾看着杜荷的笑容,一开始信了,可很快他就反应过来。

    交朋友?

    不可能!

    要知道,今日来的大臣们,许多还是处处与老师作对的呢。

    除非老师傻了,否则怎么可能与他们交朋友。

    “老师,人已经走光了!”李承乾暗示地说道。

    杜荷看看周围,果然,大家都走了,也没有什么外人。

    他这才小声说道:“殿下,你果然是大唐最强的男人……之一,什么都瞒不了你,为师这么做,其实有两个原因!”

    “哪两个原因?”李承乾兴奋地搓搓手,小声问道。

    杜荷这才说出自己这么做的理由。

    “第一,如今,咱们已经种出了辣椒,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不知道多少人眼红咱们的成就呢,若是有人从中作梗,咱们在鄠县,不能时时关照朝中,时间长了,难保不会出什么岔子,而今,为师送出去这么多的辣椒,届时,就算朝中有人作梗,今日收了辣椒的这些家伙,虽说不一定为咱们说话,断然也不好意思落井下石,我们就赢了!”

    “第二,一斤辣椒一百贯,其实已经是天价,长安城有钱人不少,可未必大家都舍得花钱买辣椒啊,不让大家尝尝,有怎么敢定这么高的价呢。”

    李承乾听了,佩服不已,急忙躬身说道:“老师深谋远虑,真是令学生钦佩万分啊!”

    ……

    “噗!”

    哗啦!

    长孙冲一下从水塘中爬出来,站在岸边,将身上的衣服全部拧干。

    一阵风吹来,他打了个哆嗦。

    远处,有几个路人见状,纷纷神色古怪地离开。

    长孙冲气道:“看什么看,没见过这么俊俏的男子吗?”

    他低头,看着水面倒影的自己的模样,一百二十个满意。

    在这水塘里泡了差不多一个时辰,喝了不少的水,那辛辣味早已减轻,除了肚子隐隐作痛外,并无大碍。

    只是,他感觉周围有一股淡淡的臭味。

    说不上来是哪里发出的,好像水塘里出现的,也像是自己身上发出的。

    莫非,是自己拉了?

    长孙冲面色有些不好看。

    可是他伸手在*下掏了掏,也没见着什么东西。

    奇怪!

    长孙冲甩了甩头发上的水滴,往前走,正好又遇见老傅。

    他气不打一处来,堵住老傅的去路,喝问道:“傅大柱,你这农场是怎么回事,为何这水塘里的水看起来清澈,却有有股臭味?”

    老傅好奇地问道:“长孙公子,你说的,可是那墙下的水塘?”

    “正是!”

    老傅笑道:“长孙公子,那就难怪了,那水,本就有些不同,不信,你仔细看。”

    说着,老傅捂着鼻子就跑了。

    长孙冲一愣,扭过头,仔细看去。

    只见那一面一人多高的墙上,写着两个大字:茅厕。

    茅厕?

    难道,那水塘里的水,都是茅厕里面浸出来的?

    长孙冲面色大变,低头仔细一闻。

    那可不,一股屎尿的味道。

    “阿嚏……”

    “杜荷,我跟你没完!”

    “啊!”

    长孙冲愤怒的吼声,响彻在四周,周围的人却都跟躲避神经病一样地躲着他。

    ……

    过了两日。

    鄠县农场种出了辣椒的消息,终于在长安城传开了。

    而后,杜荷让人将孙思邈的实验结论放了出去。

    辣椒不是一种食材,而是一种药材的事实,渐渐被人们承认。

    没有了司空府的推波助澜,之前关于辣椒的种种神奇传说,也就慢慢消失。

    暗卫将消息报告李二,李二便不再关注这件事。

    可次日的早朝上,却有朝中不少官员站出来诋毁杜荷,理由无非是李承乾身为太子,杜荷身为驸马,种植辣椒,是不务正业,而且这辣椒功效无穷,定然是夸大,绝没有这样的事。

    人们这才发现,*杜荷和李承乾的,竟然都是朝中一些不起眼的官员。

    像王珪、长孙无忌、高士廉这些人,竟是一言不发,冷眼旁观。

    结果就是这些官员被李二训斥了一顿,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消息传回鄠县,李承乾对杜荷更加佩服得五体投地。

    他激动地说道:“老师真是料事如神啊,他早就知道,朝中有人要站出来诋毁他,所以事先答应送给各位大臣辣椒,堵住这些人的嘴巴,只要这些重臣不开口,父皇又怎么会重视这件事呢,高……真是高啊,全然不费吹灰之力,便将此事解决了!只是不知道老师说的,送辣椒乃是为了更好的卖辣椒,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呢!”

    杜荷说的两个理由,第一个已经应验。

    第二个,却是还没有什么苗头,李承乾不由得有些好奇。

    与此同时,鄠县农场的第一批辣椒,已经收获完毕。

    杜荷亲自指挥众人,将每个辣椒剖开,将其中的种子全部除掉,然后按照当初的许诺,给朝中的大佬们府上送去。

    对这一行为,李承乾十分不解:“老师,既然辣椒是你送给大臣们的礼物,保持原样,岂不是更好,将其剖掉,缺失了一部分,岂非会让人不高兴。”

    “殿下,此言差矣,辣椒的精华在于外面的肉质,至于种子,非但没有味道,吃在嘴里,反而显得多余……”杜荷笑眯眯地解释道,“既然是送礼,那就要送最好的,岂能让大家吃到这不完美的辣椒呢,你说对吧?”

    “哎呀,老师如此深明大义,真是令学生佩服啊,亏得长安还有传闻说老师种辣椒是为了赚钱,他们又哪里知道老师的高尚呢!”

    杜荷适时地说道:“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卑鄙是卑鄙者的大裤衩。”

    李承乾仔细琢磨,这句话堪称精辟,应该可以千古流传,唯独这大裤衩三个字,虽说比喻恰当,却有失美感。

    不过这是老师的话,赞同就完事了。

    送往长安的辣椒,足足装了两马车。

    为了显得重视,由司农县子傅大柱亲自押送,亲自送到各位大臣的府邸上,而且,声势浩大,成为长安城近来发生的一件奇事。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六十七章 奇怪的水塘,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