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公子却露出贱贱的笑容:“啧啧,有脾气,我喜欢,小女子,本公子见你穿着打扮,一定家境不宽裕吧,这样,你若是跟我走,我保证让你吃香喝辣的……”

    然后他小声嘀咕了一句:“这小妮子长得这般漂亮,若是养个几年,那绝对是祸国殃民的美人啊,嘿嘿……”

    小女孩双手叉腰,哼了一声,看*一样地看着高公子。

    高公子啪的将扇子一收:“你知不知道,本公子乃是当今吏部尚书之子,高履行,整个长安城,本公子说一不二,你看看,那些人见了本公子,都要躲避三舍,你只要点点头,本公子马上就带你回尚书府,不但有好吃好喝,还能让人过上优厚的生活,至于你身边这老家伙,我会给他一笔钱,让他滚出长安城,你看怎么样?”

    果然,周围看热闹的人一听高履行三个字,全都一哄而散。

    这可是高士廉的儿子啊!

    当初的长安四害之一!

    杜荷,长孙冲,房遗爱,高履行,这就是长安四害。

    杜荷成为了大魔王,轻易不露面。

    长孙冲娶了豫章公主,做了大理寺少卿,也极少出现。

    房遗爱成了大魔王杜荷的弟子,专干骗人的事,却不再祸害百姓。

    而今,每日带着家奴们在这长安城欺男霸女的,便只剩下了高履行。

    百姓们苦高履行久矣,却没有任何办法。

    小女孩一脸鄙夷,问道:“若是我不答应呢?”

    高履行冷笑道:“不答应?这就由不得你了,你也不打听打听,在这长安城,还有我高履行办不到的事?”

    小女孩不屑道:“吹牛……你就没有我二叔厉害。”

    “你二叔是谁?”

    “凭什么告诉你,你个大蠢驴!”

    “哎呀,小妮子,有脾气,来啊,把她抓起来,带回府里!”高履行一挥手,吩咐道。

    高履行的几个手下,就冲过去,准备将小女孩抓走。

    那小女孩后退几步,突然朝后面喊了一声:“阿黄!”

    高履行乐了:“阿黄是条狗吗?小家伙,今日别说一条狗,就是十条,也帮不了你!”

    小女孩一脸平静:“这是你们逼我的!二叔的书信说,在长安城,有什么搞不定的,就说他的名字,切,要是那样,本小姐还有什么面子!”

    轰。

    那倾翻的马车,突然动了动。

    大家都是一愣。

    轰。

    破旧的马车,一下散架了。

    顿时,一个庞然大物从里面跳了出来,发出一声嘶吼。

    高履行等人顿时目瞪口呆。

    那是一头一人多高的棕熊,毛色靓丽,喂养得很好,气势强大。

    阿黄……不是一条狗,是一头熊。

    却听小女孩喊道:“阿黄,打他们!”

    那棕熊看似笨重的身体,咚咚咚地跑过来,啪啪两下,就将两个骑士拍翻在了地上。

    嘭嘭几下,又是几个骑士被打翻在地上。

    高履行见状,急忙往回跑,骑上骏马准备逃走,哪知道,那棕熊倏然而至,一巴掌将他从马背上拍翻下来。

    一眨眼的功夫,高履行和他的护卫们,全都横七竖八地躺在了地上,哀嚎不已。

    高履行感觉受到了奇耻大辱,大声问道:“今日,本公子认栽了,你叫什么名字,家住何处?本公子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小女孩给那棕熊喂了点东西,拍拍手走过来:“本小姐叫杜锦薇,你要报仇啊,那尽管来好了,不过,本小姐也不知道家住何处……”

    “好,你等着!”

    高履行感觉自己后背*辣的疼。

    那棕熊一巴掌,就像是一块大石头砸过来。

    却见杜锦薇露出不怀好意地笑容,指着高履行,突然说道:“二黄,把他们全部脱个*,绑起来扔在大街上。”

    二黄,正是那车夫的名字。

    车夫战战兢兢地跑过来,将高履行等人的衣服全部脱了,然后将这些家伙全部捆在一起,绑在人民大道旁的一棵银杏树上。

    小女孩这才满意地牵过一匹马,带着气势骇人的阿黄和二黄离开。

    二人一熊,潇洒地离开。

    不多时间,巡城的武侯们才赶到,赶忙将高履行等人放下来。

    高履行气急败坏地吼道:“看什么看,没见过这么小的啊,还不赶紧将本公子的衣服拿来?”

    武侯说道:“高公子,你们的衣服在何处啊?”

    大家放眼四顾,马匹不见了,衣服也不见了。

    高履行分别记得,方才那小女子离开的时候,并未将自己等人的衣服带走。

    一定是哪个刁民,竟敢暗中将自己等人的衣服和马匹全部偷走了。

    岂有此理!

    武侯说道:“高公子,你稍等片刻,小的已经派人去取衣服了。”

    高履行抬头看去,却见周围来了越来越多的人。

    他就像一只被拔了毛的鸡,任人品头论足。

    “等什么等,本公子一刻也等不了了!”高履行大吼一声,用双手捂着身下的前后两个地方,逃也是地跑了。

    他一边跑,一边听见不远处的人们议论纷纷。

    “呵呵,真小啊!”

    “是啊,没曾想,威风凛凛的高履行,竟然这般不中用!”

    “可怜了他府上那些可怜的女子啊!”

    高履行羞愧难当,脸红耳赤地跑回到了许国公府。

    ……

    砰。

    高履行一下跪在高士廉面前,嚎啕大哭起来:“爹啊,你可要为儿做主啊,今日,儿上街闲逛,不曾想被一个叫杜锦薇的女子欺辱,他不但打了我,还将我的衣服全部剥去,让我在长安城丢尽了脸……”

    高士廉一脸*。

    他看着*的高履行,气不打一处来:“你个逆子,你如此不遮掩,成何体统,还不赶紧去找衣服穿上?”

    高履行这才想起来自己没穿衣服。

    下人们则是及时将衣服送了过来。

    高履行又添油加醋地将事情说了一遍。

    按照他的说法,他只是在街上闲逛,待人都是彬彬有礼的,看见街上的百姓,都要询问打招呼,堪称温文尔雅,这时,不知从哪出来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带着一头棕熊,小女子便指挥那棕熊打人,末了还将他的衣服全部拿走了。

    砰。

    高士廉听完,顿时怒火三丈,一拍桌子:“岂有此理……”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六十九章 阿黄,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