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士廉当即将府上的管家叫来:“立马安排人,去找武侯铺,还有让长安府,彻查此事,一定要将加害我儿的凶手找出来,老夫不由得怀疑,这是一起有预谋的刺杀,哼!”

    许国公府,一下全部动起来。

    不多时间,就有消息传来。

    管家亲自来禀报:“老爷,都查清楚了,有人看见,有一个小女子,约莫五六岁,带着一头棕熊,还有一个老者,进了莱国公府,再也没出来过!”

    高士廉一下皱起眉头:“打人的小孩,进了莱国公府?”

    “是啊,老爷,许多人都瞧见了,那小孩穿着*长裙,就是加害少爷的凶手,老爷,这件事,有没有可能是莱国公府做的?”管家好奇地问道。

    高士廉摆摆手:“杜相的为人,我是清楚的,他不可能干出这种事,倒是杜荷,很有可能这么干……不管是不是杜荷,立马派人,去莱国公府要人,让他们将那小孩和那头熊交出来。”

    “是!”

    管家立马派人去莱国公府要人,却吃了一个闭门羹,莱国公府闭门不见。

    这还得了!

    高士廉闻听消息,便亲自出马,到莱国公与杜如晦对峙,让杜如晦交出凶手,一向好脾气的杜如晦,却是说什么也不给,二人便在莱国公府门口僵持起来。

    一边是当朝右相,莱国公,一边是吏部尚书,许国公,这二人,都是朝廷重臣,在朝中的影响力很大。

    一时间,武侯铺的人赶到,长安府衙的人赶来,也束手无策。

    ……

    鄠县。

    县衙。

    张俭气踹嘘嘘地跑了进来,对杜荷说道:“少爷,大事不好……莱国公府,被人围了!”

    正在写字的杜荷,啪的一下将毛笔扔掉,问道:“到底怎么回事?是哪个没穿裤子的敢包围莱国公府?立马调动毒牙的人,灭了他们啊!”

    张俭面色为难道:“少爷,灭了倒是没问题,只怕会引发后患啊,围了莱国公府的,乃是吏部尚书高士廉,他亲自带人去的。”

    高士廉亲自出动,这件事不简单啊!

    杜荷这才详细询问。

    杜荷感慨道:“江山代有才人出啊,一个小女孩,就把高履行干废了,有点意思,只不过,这小孩跑我家里去搞毛啊,这不是挑起矛盾吗?高士廉老来得子,将高履行捧得跟手上的明珠似的,若是这小子被揍,保不齐高士廉会狗急跳墙啊……走,去长安!”

    当即,杜荷带上吕布和张俭,飞速赶往长安。

    等杜荷来到莱国公门口,却见门口早已没有人。

    他招手将府上的守卫叫过来问是怎么回事。

    那下人答道:“少爷,许国公府的人,都走了!”

    “走了?”

    杜荷心想,高士廉一向脾气火爆,没抓到人能轻易离开?

    他带着疑惑,回到后院,正好迎面碰见杜如晦。

    杜如晦气定神闲地问道:“荷儿,回来了?”

    自己这便宜老爹,以前的脾气可不怎么好,要是遇到今日这种被人围堵大门的事,早就爆发了。

    而这两年,修身养性的生活,竟然让他的脾气也改了不少。

    在原本的历史中,杜如晦贞观四年就挂了。

    杜荷穿越过来,却发现杜如晦还在,而且慢慢喜欢上了什么都不管的生活,一来二去,原本不怎么好的身体,竟然一天天健康起来,这真是生物学上的一大奇迹。

    杜荷急忙问道:“爹,许国公府的人呢?”

    杜如晦呵呵一笑:“你说高大人啊,我本想请他进来喝几杯,没曾想他府中出了点事,他已经回去了!”

    杜荷又问道:“那打人的小孩呢?为何别处不去,会跑到莱国公府来?”

    杜如晦这才说道:“那孩子不是别人,她是你的侄女,杜锦薇啊!这个孩子,这脾气不像是他爹,倒和你似的,刚到长安第一天,就把高履行打了,现在,满长安城都知道,有一个带着棕熊的小孩,将许国公的儿子给打了……这高履行,平时没少干伤天害理之事,如今,不少人都拍手称快,这事传到高大人耳朵里,他自然老大不高兴,于是非要将锦薇带走,唉……”

    这孙女,让人头疼啊!

    杜荷一愣。

    他这才想起,过年前,杜如晦提起过,说自己远在登州的大哥修书回来,告知要将女儿送回长安。

    哪知,登州到长安,路途遥远,杜锦薇年前动身,到了长安,已经是几个月后了。

    杜荷自然将这事抛之脑后。

    这时,杜如晦说道:“荷儿,你来得正好,爹记得你之前答应过,说是要好好照管你的之女,如今锦薇回来,就交给你照管了……爹约了魏大人打麻将,眼看时间就要到了,先走一步!”

    说完,杜如晦头也不回地走了。

    杜荷站在风中凌乱。

    这不是坑儿子吗?

    他差点忍不住要和杜如晦断绝父子关系!

    想想还是算了!

    转念一想,他才想清楚,杜如晦做这甩手掌柜,其实另有目的。

    如今,杜锦薇打了高士廉的儿子,以高士廉的脾气,这件事绝对不能善了,搞不好,还会闹到宫中去。

    若是杜如晦亲自参与进来,反而会弄巧成拙。

    杜如晦干脆把自己摘出去,让杜荷来处理此事,届时,不管发生什么,都是顺理成章的。

    姜还是老的辣啊!

    杜荷都不得不感慨,别看自己这个便宜老爹一天不着四五六的,可能当上大唐右相,那也不是省油的灯啊。

    “走吧,去看看这个虎侄女什么情况!”

    杜荷带着人往后院走,准备去看看侄女杜锦薇。

    到了院子里,却不见人。

    那照顾杜锦薇的丫鬟说道:“少爷,锦薇小姐方才出去了,她说她要去办一件大事,一会儿就回来。”

    “锦薇离开多久了?”

    “有好一会儿了,她离开的时候,天黑未黑呢。”

    杜荷:“……”

    这侄女是不是虎啊!

    现在,满长安都有人在抓他,她倒好,自己跑出去,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不行,决不能让杜锦薇落到许国公府的人手中。

    杜荷急忙见张俭叫来,吩咐道:“则成,你立即安排人手,一部分人盯着许国公府,一部分人去找锦薇,若是人被许国公府的人抓到,剩下的,不用本少爷教你……”

    话未说完,却听院子外响起一道轻盈的脚步声。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七十章 虎侄女,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