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杜荷纳闷道:“许国公府好歹也是堂堂的国公府邸,怎会让锦薇轻而易举进去将人打了?”

    张俭哭笑不得地说道:“今日下午,许国公带着府上的人倾巢出动,要来莱国公府要人,府上只留下了女眷和一些老弱病残的护卫,哪里是那头熊的对手……”

    张俭摸了摸自己的肩膀,他方才被阿黄拍了一巴掌,现在还隐隐作痛呢。

    杜荷这就释然了。

    他还奇怪为何自己赶到莱国公府的时候,没撞见高士廉呢,原来是许国公府出事,全部撤回去了。

    “唉,这就是个闯祸大王啊!”

    杜荷无奈地感慨道。

    一夜无话。

    次日清晨。

    杜锦薇一夜未睡。

    她后来才知道,自己并非是吃了毒药,而是吃了辣椒,辣椒,乃是长安最近才流行的一种东西,放在饭菜里,最是美味,寻常人根本吃不到,最大的特点就是辣。

    昨晚杜锦薇喝了半碗辣椒汤,辣的恍恍惚惚的,回到屋子里后开始喝水,也不知道喝了多少,去了多少趟茅厕,直到丑时过后才消停下来,可肚子里依然*辣的,一整夜都无法入睡。

    眼看已经天亮了,杜锦薇一咕噜爬起来,让丫鬟给自己梳妆打扮。

    等收拾打扮完毕,杜锦薇这才一拍桌子,撅起小嘴,怒气冲冲地说道:“哼!二叔这是给我下马威呢,她也不去打听打听,整个登州谁人不知本小姐的威名,阿黄……”

    她喊了一声。

    还在院子里睡觉的棕熊便屁颠屁颠地跑过来,张大嘴巴要吃的。

    杜锦薇给阿黄喂了点肉,便一挥小拳头:“阿黄,走,咱们去给二叔点教训,让她不敢小瞧本小姐!”

    说着,杜锦薇带着阿黄就朝杜荷居住的院子赶。

    走进院子,正好看见杜荷站在树下懒洋洋地伸懒腰。

    杜锦薇走过去,看见杜荷,她不由得想起昨晚杜荷笑眯眯的给自己递来一碗辣椒汤时候的样子,心中不禁打了个寒颤,眼神也有些躲闪,多少有几分忌惮。

    可一想到这是奇耻大辱,她就鼓起了勇气,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二叔,都说你是长安城有名的大魔王,文武双全,功夫盖世,今日,就让侄女见识一下怎么样?就让阿黄与你比试比试!”

    阿黄这畜生,似乎也看出来,面前这个帅气逼人的男子,就是主人的敌人,于是发出一声大吼,咚咚咚地朝杜荷冲了过去。

    杜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杜锦薇疑惑,难道二叔是在找死吗?

    唰。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突然出现在杜荷身前。

    那黑影一个横扫腿,就将凶猛的棕熊扫翻在地上。

    然后,他一跃上前,双手一把抓住棕熊两条如柱子般粗壮的腿,将沉重的棕熊拎起来,劈头盖脸就往地上砸。

    砰。

    砰。

    那高大勇猛的棕熊,在黑影手中,跟个破麻袋的似的嘭嘭地砸在地上,毫无还手之力。

    院子里,便响起棕熊吃痛的嚎叫声。

    杜锦薇这才看清,那状得跟棕熊一样的黑影,乃是一个魁梧的汉子。

    她大喊道:“住手,你放开阿黄!”

    可汉子像是没听见一般,又猛地砸了几下,才将棕熊扔在一边。

    阿黄爬起来,浑身都是伤,好好的一头熊,这时候看起来像一头猪。

    阿黄看了汉子一样,眼中尽是恐惧之色,急忙躲在了杜锦薇的身后。

    杜荷见状,上前朝那棕熊挑衅地挥了挥拳头。

    换做方才,棕熊早就冲过来了,可这时,这畜生竟然害怕地往后退,再不敢看杜荷的眼睛。

    杜荷无奈地耸耸肩膀:“锦薇,你的阿黄,很胆小,没意思!”

    杜锦薇:“二叔你……”

    她气得直接说不出话来,有些忌惮地看了杜荷身边的汉子一眼,带着阿黄转身就往外走。

    杜荷这才转身拍拍吕布的肩膀:“吕布,干得不错!”

    原本想来给杜荷个下马威,哪知道,却是惨剧收场。

    杜锦薇别提多泄气了。

    再说她来到外面,气哼哼地说道:“哼,看来是我小瞧二叔了,原本以为他浪得虚名,和昨日的高公子是一类货色,现在看来,似乎不简单啊,真是气死本小姐了,阿黄,走,咱们去外面,我找个郎中给你看看!”

    阿黄委屈巴巴地跟着杜锦薇往外走。

    ……

    午时刚过。

    杜荷正坐在院子里的银杏树下琢磨杜锦薇惹下的麻烦怎么处理,毕竟杜如晦是铁了心不管这件事,老头昨晚去魏徵府上打麻将,到现在也没有回来,明显是打算不露面了。

    张俭突然急匆匆跑了进来。

    “少爷,大事又不好了!”张俭神色匆匆地说道。

    杜荷好奇地问道:“还能有什么大事?莫非天塌下来了?”

    张俭说道:“锦薇小姐今日一早出门,竟然带着那头熊去了长安最好的医馆,要郎中给她的熊治病,那些郎中都是给人治病的,又不是兽医,就为这,她便让那头熊,将那医馆的郎中全部打了,还一把火将医馆烧了个干干净净,这件事,长安城都知道了!”

    啪嗒。

    杜荷手中的茶杯一下掉落在地上。

    这……还真是个闯祸大王啊!

    杜荷一时间有些头大!

    对于不知天高地厚的杜锦薇,杜荷倒是可以理解,毕竟这孩子年幼。

    可要是成天这样闯祸,这谁受得了啊!

    他刚站起身来,就要往外走。

    却见许正道急匆匆跑了进来,喘了口气,端起桌上的茶壶就往嘴里灌,一下面红耳赤起来,急忙茶壶扔掉,大喊道:“哎呀娘哎,烫死我了……”

    杜荷无语道:“正道啊,你是不是又带来什么坏消息?”

    啪。

    许正道一拍大腿,这才想起来正事,说道:“杜荷,你那个侄女又闯祸了,她放火烧了医馆,这件事轰动了整个长安城,正好,王司徒的儿子王崇基路过,便上前教训了她几句,你猜怎么着,她便让那头熊将王崇基打了,王崇基已经被人送去了宫中的尚药局,让御医们诊治去了,你侄女却悄悄跑了,现在,许国公府,司徒府,还有许多百姓,都在满城抓捕她呢……你要是再不出马,就要大乱了。”

    杜荷:“……”

    张俭顿时目瞪口呆。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七十二章 闯祸大王,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