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一阵无语,赶紧吩咐张俭和许正道调集毒牙的人手。

    而后,他急匆匆往外走。

    刚走到前院,就听见外面闹哄哄的,人声鼎沸。

    杜荷眉头一皱。

    许正道解释道:“肯定是来抓你侄女的,现在整个长安乱作一团,许多人满城追捕杜锦薇,恐怕是没找到人,于是来围堵莱国公府了。”

    杜荷点点头,沉着脸继续往前走。

    大门外,早已是人山人海。

    这其中,有司徒府的人,也有许国公府的人,还有许多看热闹的百姓。

    足足七八百人,将莱国公府的大门口堵得水泄不通。

    远处,一个狭窄的小巷子中。

    杜锦薇带着阿黄,蜷缩在一堆烂木头中间,瑟瑟发抖地看着莱国公府大门口的盛况。

    杜锦薇有些后怕地说道:“还好本小姐聪明,事先躲起来了,要是被那些家伙抓住,那可怎么办啊?”

    她虽然人小鬼大,可毕竟年幼,遇到这种场面,心底忍不住有些害怕。

    现在,整个长安城都在找她。

    甚至有家难回。

    杜锦薇再想到自己千里迢迢,一路风餐露宿地来到长安,两只眼睛眨啊眨的,竟然忍不住落了眼泪。

    吱嘎嘎。

    就在这时,莱国公府的由内向外打开。

    杜锦薇急忙瞪大眼睛。

    她心想,难不成二叔要派人出来将这些讨厌的家伙赶走?

    可让她失望了,走出大门的只有杜荷一个人。

    “二叔啊,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一个人赤手空拳地走出来,这不是找死吗?你赶紧调集府上的护卫,还有你身边那个大块头,将这些人全部打跑啊,否则我怎么回家呢……”杜锦薇见状,焦急地跺了跺脚,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在她看来,杜荷独自一人,连一把刀都没有,不是找死是什么?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却差点惊掉了杜锦薇的下巴。

    众人正在叫嚣着让莱国公府交人,却见一个少年缓缓走出来。

    “是杜荷!”

    “真的是杜驸马!”

    “啊……”

    众人面色大变。

    眼看着杜荷一步步走上前,大家竟然都不约而同地往后退了退。

    有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突然大声说道:“怕什么,他只有一人,咱们这么多人,一人一口唾沫就将他淹死了!”

    话音刚落,却迎来周围人的一顿臭骂。

    “你小子胡说什么?”

    “你想死别拉上我们啊!”

    “你个二愣子懂个屁,你知不知道,那吐蕃王子,东瀛王子,都死在杜驸马的手上,他可以十步之外取人首级!”

    “大魔王来了!”

    前面的人后退,后面的人则是乱作一团。

    在场的,没有人敢看杜荷的眼睛。

    一想到杜荷的凶名,许多人竟忍不住两股战战。

    这时,杜荷走到众人面前,淡淡地一瞥,问道:“方才是谁要让莱国公府交人的?”

    “啊……”

    哗啦。

    大家又往后退。

    没人答应。

    方才叫嚣得最厉害的那几人,却都低下头不敢说话。

    杜荷嘴角露出不屑的笑容,摆摆手:“都散了吧,要人也行,让王司徒和高大人来找我吧,你们,还不够资格,滚!”

    最后一个字,杜荷突然一声大吼。

    “哎呀……”

    哗啦啦。

    原本围得水泄不通的人群,四散奔走,一眨眼的功夫,跑得干干净净。

    巷子里,杜锦薇目瞪口呆。

    原本,她看不起的二叔,竟然有这么大能耐?

    几句话就将那些家伙吓跑了?

    杜锦薇的心境,一下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她知道,自己是彻底小瞧杜荷了。

    这时,却见杜荷朝这边喊道:“锦薇,出来吧!”

    杜锦薇一愣,满脸好奇,却还是带着阿黄走了出去。

    在距离杜荷还有十几步远的时候,阿黄突然垂下脑袋,口中发出阵阵低吼,却是畏畏缩缩不敢再往前走了。

    这家伙自打被吕布暴打一顿之后,看见杜荷都有心理阴影了,乖得跟条狗一样。

    杜锦薇上前,不解地问道:“二叔,我不就是烧了个医馆吗?为何整个长安城都在抓我啊?”

    杜荷无语地问道:“你知不知道,昨天你打了的人是谁?还有今天打了的那人又是谁?”

    杜锦薇歪着脑袋:“不知道啊!我打人还管他是谁吗?我在登州的时候,想打谁就打谁,连登州刺史的傻儿子,也经常被我揍呢!”

    杜荷:“……”

    这丫头还以为这是登州呢。

    杜荷的大哥杜构虽然不是登州刺史,但也是登州的二把手,更何况他还是当朝右相之子,是以,杜锦薇在登州怎么胡闹,都不敢有人怎样。

    可这是长安啊!

    长安最不缺的就是勋贵!

    就说王珪,高士廉,这些人在朝中的地位绝不比杜如晦低,而且在朝中势力庞大。

    在长安这个讲面子的地方,自家儿子被人打了,那还得了,两个老头不疯了才怪呢。

    杜荷蹲下身,捏了捏杜锦薇水嫩嫩的脸蛋,小声说道:“锦薇,记住二叔的话,你可以胡闹,你也可以想揍谁就揍谁,但前提是你要能摆平,这次,二叔就为你摆平,但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杜锦薇却是不信:“二叔,你又吹牛,你方才都说我打了的人是当朝司徒和吏部尚书的儿子,这还得了,只有爷爷出马才能搞定,你不过是驸马而已,如何能做到?”

    杜荷站起身来,沉声道:“张俭,立即安排马车,送锦薇去鄠县。”

    杜锦薇撅起嘴,摇头道:“不,二叔,我哪儿也不去,哼,我就在府里呆着,我看谁敢来抓我!”

    杜荷却一言不发地走进了大门。

    张俭走上来,笑了笑说道:“锦薇小姐,马车已经准备好了,咱们这就出发吧!”

    这意思是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了。

    杜锦薇倔脾气上来,双手叉腰道:“要是本小姐不走呢?阿黄,给本小姐教训他!”

    阿黄低吼一声,一抬头,却看见吕布站在大门口,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这边。

    “吼……”

    这畜生一下就怂了。

    杜锦薇气鼓鼓地说道:“真没用……哼!”

    却不得不郁闷地跟着张俭,上了一辆低调的马车。

    至于阿黄,则是乘坐另一辆拉潲水的马车。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七十三章 凶名在外,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