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杜荷便说道:“母后,择日不如撞日,今日,正好是太子殿下带着工人们在对辣椒进行加工,辛苦异常,若是母后这时候能去看看殿下,殿下心里一定会很开心的!”

    李媛姝、李丽质二人也极力相劝。

    长孙皇后点点头:“既是如此,媛姝、丽质,你二人便随本宫去鄠县如何?”

    李媛姝和李丽质自然求之不得。

    不多时间,长孙皇后带着两位公主,轻车从简,离开皇宫,便往鄠县赶去。

    随后,杜荷却提着一壶酒,拿着另一罐做好的老干爹,慢条斯理地来到大理寺门口。

    正在审理案子的大理寺卿韦挺,听到手下人的禀报,不由得愣住,说道:“杜荷这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现在,满长安城都是他侄女杜锦薇殴打高履行、王崇基,还火烧医馆,今日一早,王大人,高大人便已经向我施压,让我彻查此事,杜荷此时登门,想必就是为了此事……”

    韦挺好歹也是大唐建国的一批元老,原本不必害怕杜荷,奈何杜荷掌握了他最大的秘密。

    他很纠结!

    他急忙对通禀的属下说道:“你速速去告知杜荷,就说本官不在!”

    说着,他放下手中的卷宗,便准备从大理寺的后门悄悄溜走,先躲起来再说。

    哪知道,才刚站起身,就听门口响起一道声音:“韦大人,我与你乃是至交好友,听闻好友登门,你却躲避不及,这是什么道理,亏得我还给你带来好东西呢!”

    韦挺面色大变,看见杜荷从门外笑眯眯地走进来,他问道:“杜荷,你是怎么进来的?”

    杜荷笑道:“自然是走进来的!”

    韦挺心道,这帮废物,大理寺乃是重地,竟然连个人都拦不住。

    他哪里知道,杜荷这大魔王的名声,大理寺的护卫们早已如雷贯耳,看见杜荷走进来,竟然无人敢阻拦。

    这时,韦挺看见杜荷手中提着一个黑魆魆的罐子,他眼睛瞪大,大惊失色道:“杜荷,这里是大理寺卿,你可不要乱来!”

    他怎么看,都觉得那玩意儿就是一个炸药包,听闻杜荷当初将鄠县县城城墙炸了的时候,用的炸药包就长这样。

    杜荷哈哈一笑:“韦大人,我可是文明人,放心吧,此物名为老干爹,乃是我用辣椒做出来的美味无比的东西,我想着咱们是好朋友,特意给你送来,要不要尝尝?”

    说着,他拿出一双筷子,拿起韦挺桌上的卷宗擦了擦,然后递给韦挺。

    韦挺挥挥手,让周围的人下去。

    在杜荷的注视下,韦挺硬着头皮尝了尝。

    顿时惊为天人!

    他放下筷子,回味无穷,却又遗憾地说道:“杜荷,我知道你的来意,若是平时,我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地帮你,可杜锦薇这件事,恕我无能为力,她烧毁医馆倒不是什么大事,可殴打高履行和王崇基,已经惹怒了高大人和王大人,不瞒你说,如今朝中许多与二位大人交往甚密的官员,已经准备明日早朝时,将此事上奏,请陛下圣裁!你来找我,已经晚了,这老干爹……你还是自己带回去吧!”

    韦挺恋恋不舍地看着那罐子。

    杜荷哈哈一笑,说道:“韦大人,你这是看不起我杜荷是不是,你以为,我送你老干爹,并非是为了让你做什么昧良心之事?”

    “那你是何意?”

    “当然是冲着咱们俩的交情,不过,你提起锦薇这件事,明日早朝上,我倒是希望你能说出实话!”杜荷淡淡地说道。

    韦挺却摇摇头:“这件事,我已经派人调查,就算说实话,也于事无补!”

    “韦大人,只要你能说出实情,其余的,便交给我吧!”杜荷胸有成竹地说道,说完,他转身径直走了。

    韦挺沉默半晌,突然拿起筷子,津津有味地开始吃老干爹。

    ……

    次日一早。

    钟鼓乐声中。

    宫门打开。

    文武大臣们鱼官涌入,纷纷走进太极殿。

    王珪、高士廉等人走在最前面,当他们推开太极殿大门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有人早到了。

    正是杜荷。

    王珪盯着杜荷,心头一跳:“杜荷,你为何出现在此处?”

    高士廉也说道:“杜荷,你身为驸马,可太上皇他老人家有旨,你不得入朝为官,这朝政之事,与你无缘,你还是速速离去吧!”

    杜荷淡淡地笑道:“二位大人,太极殿是你家啊,你想让我走我就走?”

    王珪和高士廉都被噎得说不出话。

    太极殿是我家?

    谁敢承认!

    王珪说道:“杜荷,老夫知道你心底打得什么算盘,你是在为你侄女之事吧,老夫告诉你,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杜锦薇所做之事,天人共愤,谁也救不了他!”

    杜荷摇摇头:“二位大人,你们误会了,今日,我便是心血来潮,想来看看这早朝是什么模样,至于你们说的锦薇之事,那都是小孩子胡闹,不是什么问题,我今日,绝不会多说一个字。”

    高士廉盯着杜荷的眼睛:“你说的,可当真?”

    “当然是真的!不信,我今日若是对我侄女杜锦薇有辩护或偏袒,我就是小狗……若不然,你二位就是小狗,怎么样?”杜荷笑眯眯地问道。

    王珪:“……”

    高士廉:“……”

    什么小狗不小狗的,实在难听。

    可若是能让杜荷闭嘴……那也可以忍了。

    正好,李二陛下已经出现,大家便不再打嘴仗。

    李二刚坐下,就见吏部有一官员站出来,高声说道:“启禀陛下,臣有本奏……前日,有一个五六岁的孩童带着一头棕熊出现在长安,无故将许国公府的高履行殴打重伤,而后更嚣张至极,冲进许国公府,将高履行双腿打断,昨日,这小孩,竟在光天化日之下,将长安一所医馆一把火烧了,医馆中的郎中,大多被她打伤,司徒府的王崇基路过见状,怒斥这小孩,却被小孩指使那头熊打成了重伤……此事,长安城人尽皆知,许多人亲眼所见,这肆意妄为的小孩,不是别人,正是杜相的孙女杜锦薇……此事恶劣至极,世所罕见,臣请陛下明断,还高履行、王崇基二人,还有那无辜的医馆和郎中们一个公道,杜相管教不严,也应担责……”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七十五章 谁是小狗,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