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官员有理有据,将杜锦薇的罪行全部数了一遍,最后还牵扯上杜如晦和杜荷。

    杜如晦是管教不严!

    杜荷则是带坏侄女,因为这种胆大包天之事,杜荷曾经没少干。

    这官员一开头。

    其他人也纷纷跟上。

    有人说道:“陛下,如此目无法纪之事,很难相信竟然发生在天子脚下,如今,长安城议论纷纷,许多百姓都自发地追捕杜锦薇,便是因为公道二字,自在人心,此事若是不妥善处置,那杜锦薇做了这*人怨之事,若得不到惩戒,百姓又会如何看待此事?”

    有人说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杜锦薇虽然身为杜相孙女,做了错事,却也不能坐视不理!”

    “附议!”

    “臣附议!”

    一时间,许多人都站了出来。

    李二却是满脸疑惑。

    按说,发生这样的事,暗卫应该早已禀报才是。

    为何此前没有消息?

    他扭头看向赵阳,一脸不悦。

    赵阳急忙小声说道:“启禀陛下,此事,的确已经发生,只是,*如何,暗卫正在彻查,眼下还未查清楚!”

    “废物!”李二不悦道。

    赵阳:“……”

    李二扫了一圈,却不见杜如晦的身影,于是问道:“杜卿家何在?”

    魏徵急忙站出来,说道:“启禀陛下,杜相前日到臣家中打麻将,偶感风寒,身体抱恙,现在……应该在莱国公府修养呢!”

    众人:“……”

    打麻将?

    偶感风寒?

    铁骨担当的杜相,竟然也变成这般?

    大家再看看站在人群中抱着手的杜荷,纷纷心道,真是有其子必有其父啊!

    李二看着杜荷,问道:“杜荷,你身为杜锦薇的叔父,方才诸位卿家说杜锦薇如此胆大包天,都是受你影响,你有何话说?”

    唰唰唰。

    一瞬间,几十道目光,全都盯着杜荷。

    杜荷不开口,大家都不担心。

    可他一旦开口,大家都忍不住害怕。

    毕竟,就在这太极殿上,曾经不知道多少口若悬河的大臣,被杜荷骂到*。

    可今日,杜荷却很平静,他淡淡地说道:“启禀父皇,儿臣方才与王大人和高大人说过,关于杜锦薇之事,儿臣不会发表任何看法,若儿臣做不到便是小狗,若儿臣做到,二位大人便是小狗,为了看看二位大人是如何做小狗的,儿臣决定,对侄女杜锦薇所做的事,一个字也不说!”

    “噗……”

    魏徵忍不住,一下就乐了。

    可他突然想到这时候王大人和高大人一定很难受,于是便急忙捂住嘴巴。

    王珪和高士廉涨红了脸,早知道如此,干嘛招惹杜荷啊,假装看不见这家伙不行吗?

    李二瞪了杜荷一眼,说道:“既是如此,看来大家所说都是真的了,既是如此……”

    李二准备让大理寺和京兆府彻查此事。

    就在这时,却见温步仁急匆匆走了进来。

    温步仁明面上的身份是宫中教习,职位不高,但他身负保卫皇宫的职责,自然可以随意上殿。

    看见温步仁神色匆匆出现,众大臣都瞪大眼睛。

    莫非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只见温步仁给李二见礼后,便递上一张纸。

    “陛下,这是鄠县方才送来的消息。”温步仁说道。

    赵阳急忙接过,亲自送到李二手中。

    李二一打开,瞥了一眼,便面色大变,身体一晃,差点从龙椅上一头栽倒,看到后来,心情才慢慢平复。

    众大臣见状,都在心中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

    却见李二将那纸条捏紧,说道:“爱卿,你将鄠县发生的事,告诉大家吧!”

    温步仁点点头,才转身说道:“鄠县方才传来消息,昨日黄昏时,皇后到鄠县农场勉励太子殿下,离开农场时,经过一条小河,被草丛中突然蹿出的兔子吓到,不慎跌落河中,周围只有汝南公主、长乐公主,并无其他护卫,两位公主不习水性,无法搭救皇后……恰此时,一头棕熊跳入水中,救了皇后,那棕熊,乃是受了一个小孩的命令救了皇后,皇后开心,便将那小孩収为了干孙女。”

    众人听到皇后出事,心都揪了起来。

    可听到皇后被救,一头棕熊?小孩?

    怎么有些熟悉呢?

    王珪突然一愣,有种不好的预感,大声问道:“莫非,那小孩名叫杜锦薇?”

    温步仁点点头:“正是,那小孩名叫杜锦薇,正是杜相的孙女,如今,已经成为皇后的干孙女,皇后还封她为晋阳郡主!”

    干孙女?

    晋阳郡主?

    大家都傻眼了。

    大家口诛笔伐的小恶魔杜锦薇,摇身一变,成了皇后的干孙女,还是晋阳郡主?

    许多大臣顿时忐忑不安。

    虽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可那也是嘴上说说。

    王子犯法,怎么惩治,那要陛下说的算,什么时候轮到大臣们指手画脚了?

    就在大家都沉默的时候,却见大理寺卿韦挺站出来,说道:“启禀陛下,关于杜锦薇……哦不,应该是晋阳郡主之事,因为影响甚广,大理寺昨日已开始调查,*大白,前日,晋阳郡主初到长安城,车马被高履行的人撞翻在地,而后,高履行竟要强行将晋阳郡主带回许国公府,晋阳郡主便指使那棕熊打人,而后,又带着棕熊闯进许国公府,将本已重伤的高履行打断了双腿,如此做法,的确过分……至于火烧医馆,大理寺查明,那医馆乃是长安有名的黑心医馆,最常见之事便是百姓们若有身体不适,去医馆诊治,医馆便会夸大其词,坑害百姓的钱,更有甚者,医馆的郎中们会给那些病情不重的人乱用药,加重病情,而后收取高昂的诊治费用,百姓们苦不堪言,据说,当日晋阳郡主便是听闻此事,才去将医馆*,只是手段过激了些,至于王大人的公子王崇基被打,恐怕纯属误会,据说晋阳郡主让棕熊打人时,是将王崇基当成了医馆的郎中……”

    韦挺其实一直在纠结。

    昨日,杜荷明确告诉他,只需要在合适的时候,将*公布。

    他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合适的机会。

    若是之前,他说出这话,非但没有作用,反而会引来大臣们的攻击。

    可杜锦薇一跃成为皇后的干孙女,还成了晋阳郡主,他说了这话,便没人敢反驳了。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七十六章 晋阳郡主,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