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恪摇头道:“丽质,你有所不知,我遇到难题了,父皇让我去推广话剧,要让普通百姓也能像听说书那样看话剧,我本来信心满满,如今却遇到大麻烦,特来找老师求教!”

    李丽质还想发问,却被杜荷示意离开。

    杜荷转身,笑眯眯的看着李恪,说道:“殿下可是大唐最强的男人……之一,区区小事,如何能难倒你!”

    “不,”李恪激动道,“老师,你有所不知,我在长安修了十个小剧院,原本便是想让百姓们都能观看话剧,可你猜怎么着,消息散布出去后,咱们的长安大剧院就无人光顾,照此下去,我的钱可就打水漂了啊。老师,你要救我!”

    杜荷问道:“殿下想赚钱?”

    “是!”

    “那就将那些小剧院关闭,长安大剧院自然会人满为患,长安大剧院一日的收入,一百个小剧院也比不了。”

    李恪瞪大眼睛:“可是,那不是违抗父皇的旨意吗?原本,我以为父皇都快将此事忘了,前几日我进宫,他又提起,说是要我在五月之前把这件事办好,否则就要责备我,你说这可如何是好?”

    杜荷露出笑容,问道:“殿下想的是,既要赚钱,又要完成父皇的吩咐?”

    “没错!”

    “难……倒也不是没有办法!常言道,人挪活树挪死!”杜荷的笑容,渐渐变得深不可测。

    李恪挠挠头,眼巴巴地看着杜荷:“老师,啥意思?”

    杜荷:“……”

    他干脆说的直白一些:“道理也很简单,殿下将那些新建的小剧院全部关闭即可。”

    “那我不是亏大了?”

    “殿下,这叫及时止损,若是你当真将那些小剧院开办起来,长安大剧院肯定会一蹶不振,说不定,话剧这玩意儿也会因此没落,到时候,岂不是更加得不偿失?”杜荷好心解释道。

    “可是,”李恪挠挠头,纠结道,“道理我都懂,只是,我若将那些小剧院都关掉,岂不是就违抗了父皇的旨意,届时,父皇找个理由就可以将我办了。”

    杜荷又说道:“殿下稍安勿躁,我有一计……”

    说罢,他凑到李恪耳边,小声说了一番。

    李恪越听越激动。

    啪。

    他一拍大腿,“妙啊,老师,你这真是天衣无缝的计划啊,我这就去办!”

    说着,小黑胖子兴冲冲地翻身上马,挥舞着马鞭,扬长而去。

    ……

    十日后。

    家具厂新打造的十两加长马车,全部完毕。

    十二辆加长马车,编号零零一到零零一二。

    这一日清晨,当永宁门的城门打开,率先走出来的是一队守城的士兵。

    士兵们扛着长枪,呵欠连天,可突然间,他们全都停住脚步,目瞪口呆地看着前方。

    在永宁门王南的一块宽敞的空地上,已经用半人高的木桩,围成了一个方形的地块。

    里面,十二辆加长马车,一字排开。

    在旁边,一块两人高的木牌屹立着,上书三个大字:长安站。

    随后,城内的商贾、百姓们,全都走出来,看到这场面大家也愣住了。

    一辆加长马车缓缓驶出来,到城门口。

    两个赶车的车夫站在马车上,高声喊道:“从长安到鄠县,只要五文钱,五文钱就可以将你送去鄠县啊!”

    “五文钱,只要五文钱!”

    “五文钱就可以到鄠县啊!”

    “小孩只要两文钱!”

    两个车夫,吆喝得十分卖力。

    人们也纷纷上前观看。

    看到这奇怪的马车,大家都议论纷纷。

    拉砖的,拉煤的加长马车,大家都见怪不怪,可坐人的马车,大家还是头一次见。

    然后,一个穿着蓝布衣服的青年,抱着一个箱子过来,吆喝道:“从长安到鄠县,只要五文钱,大人五文,小孩两文,超过我手中这根杆的就算大人啊,一炷香后出发。”

    他从箱子里拿出一叠纸张,向大家介绍,买了这票,就可以乘坐马车去鄠县,在鄠县,同样有一个这样的车站,从那里,五文钱也可以回到长安。

    可惜,看热闹的人多,买票的人却是一个没有。

    反倒是有不少人指指点点。

    “这马车,听说以前是拉煤的,现在用来载人,不吉利啊!”

    “是啊,五文钱就能去鄠县?谁信啊!”

    “听说是梦幻集团的,梦幻集团什么都可信,就这大马车不可信!”

    “是啊,大伙别去,怕被骗了!”

    “我还担心这马车要散架呢!”

    在这些人的带动下,自然没有人愿意去尝试。

    任凭吆喝的车夫如何卖力,卖票的青年如何解释,可就是没有人愿意买票。

    五文钱不多,但人们对新鲜的事务,都存有抵触的心理,天然地有一种恐惧。

    城楼上,李丽质和杜锦薇看着这一幕,都忍不住露出失望的表情。

    杜锦薇叹息道:“原来,二叔也有靠不住的时候啊!”

    李丽质揉了揉眼睛,“为了这大马车,本公主连续好几日熬夜,就是为了能真的能赚钱,没曾想,如今连一个人都没有,又如何赚钱,这些马车,看似普通,可造价不菲,看来,只怕是要失败了!”

    一大一小两个美女,相看无言。

    ……

    太极殿外。

    大臣们相继往外走。

    高士廉走着,突然听见前方有两个官员议论,恍惚间他听到马车、杜荷之类的字眼。

    他不由得上去,好奇地问道:“二位大人,你们在议论何事?莫非和杜荷有关?”

    其中一个官员呵呵一笑:“高大人,你还不知道吧?听闻,梦幻集团昨日搞了十二辆大马车,停放在永宁门外,大人只需要五文钱,便可以乘坐这大马车去鄠县,同样可以花五文钱乘坐大马车回来,这价格属实便宜,可是你猜怎么着,竟是无一人乘坐,百姓们纷纷说这大马车是骗人的把戏,宁愿走路,也不愿乘坐马车……今日一早,似乎也是这样,长安城都在流传说,杜荷最会赚钱,做什么都能赚钱,如今看来,这传闻是要被打破了。”

    “还有这等事?”高士廉听了,心情大好,“杜荷坏事做绝,活该他报应来了啊,如今的百姓,已不是之前的百姓,又岂会被他的小把戏蒙骗,哈哈哈……”

    高士廉仰天大笑,走出了宫门。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七十九章 失败,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