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消息要宣布?

    不光是那些男子,就连李二和大臣们,也竖起耳朵仔细听起来。

    只见李恪选择了一个高地,挥舞着那让人羡慕的强壮的胳膊,大声说道:“没错,我身后的就是老百姓大剧院,以后,大家都可以到这里来观看话剧,每场话剧,只要五百文钱的门票。”

    五百文?

    大家一下就疯了。

    长安大剧院的门票,可是五十贯啊。

    简直是两个天文数字。

    在场的人,根本没想到,这话剧有一天会离自己这么近。

    五十贯,那是一个高不可攀的价格。

    可五百文就不同,寻常百姓家,这笔钱还是拿得出来的。

    “你说的话剧,是疯狂原始人,挥泪斩马谡吗?”有人问道。

    在长安,就这两出话剧最出名。

    李恪点点头:“没错,这些话剧都有。”

    “是蜀王殿下亲自演的吗?”有人好奇地问道。

    如今,满长安城都在流传李恪的传说。

    李恪的知名度,也因为话剧更上一个台阶。

    李恪笑了:“你们想得美,当今蜀王殿下,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乃是千古难得一见的奇才,就凭区区五百文,你们也想看到蜀王殿下,你们想得美……不过,获得今年话剧金牛奖最佳男主演提名的李二狗,肯定会来老百姓大剧院演话剧的。”

    李二狗?

    提名?

    有人说道:“这倒是不错,那金牛奖不一般,光奖金就三十万贯呢,今年的最佳男主演就是蜀王殿下,另外两个提名的是王正圣和李二狗,王正圣不必说,大家都知道了,李二狗竟然能与王正圣齐名,想必一定很厉害!”

    “哇,我要看话剧!”

    “我也要看!”

    大家议论得很激动。

    李二都有些好奇了:“杜荷,这李二狗,是何许人也?”

    “回禀父皇,李二狗,乃是鄠县管城大队的副队长,武力在蜀王之下。”

    “他演过什么话剧?”李二问道。

    “李二狗并不曾演话剧!”

    “那为何会得到金牛奖最佳男主演的提名?”

    “当时,颁发金牛奖时间紧凑,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殿下于是将李二狗凑人头,不然人少了,这金牛奖分量不够!”杜荷实话实说,解释道。

    李二:“……”

    众大臣:“……”

    这不是骗人吗?

    可是,那些方才还对宫女们有兴趣的家伙,一个个竟然全都转移了方向,纷纷嚷嚷着要看李二狗演话剧。

    这就是大唐的追星啊!

    尽管大家都没见过李二狗,也没见过李二狗演的话剧,但想来此人能得到金牛奖最佳男主演的提名,一定了不得。

    像蜀王、王正圣这样的厉害人物见不到,但能见到李二狗也是不错的。

    李恪见时机成熟,便高声宣布道:“明日一早,老百姓大剧院,将开始第一场话剧演出,演的便是疯狂原始人、挥泪斩马谡,主演都是获得今年金牛奖最佳男主演提名的李二狗,门票马上出售,只要五百文一张,大家都抓紧时间啊,还有,买门票有一个条件,必须有长安到鄠县的大马车的车票,没有车票,就不能买门票啊!”

    众人哪管这个。

    反正在场的人,都是买了车票的,不成问题。

    一个个嗷嗷叫着便冲去买票了。

    李恪见了,十分得意。

    他招了招手,叫来一个人,吩咐道:“赶紧带人,将那些宫女送回去,悄悄送进宫,不要让人发现,还有,去打听打听,父皇是不是知道此事?”

    那手下问道:“殿下,要是陛下知道此事呢?”

    李恪翻了个白眼:“当然是赶紧跑啊,往秦岭山中一钻,等父皇消气了再出来。”

    “咳咳……”

    旁边突然响起一道咳嗽声。

    李恪不耐烦的扭头,突然就愣住。

    他本想骂人,可一看,竟然是他最熟悉也最不想见到的人。

    “父父……父皇,你怎么在这里?”李恪结结巴巴,吓得魂飞魄散的。

    李二脸色阴沉,沉声问道:“恪儿,朕问你,你为何要胆大包天,将宫女偷偷带出宫,你意欲何为?”

    李恪害怕的不行,可他看见杜荷朝自己投来鼓励的眼神,便鼓起胆子,说道:“启禀……父父皇,儿臣……实在是*无奈,才出此下策,当初,父皇让儿臣在半年内推广话剧,让普通百姓都能观看话剧,儿臣让人做过调查,话剧的门票价格若是超过一贯钱,百姓们就不会过问,达到一贯钱,也只有少部分人愿意出钱购买,五百文的价格,正好合适……可是,若是按照五百文的价格,这大剧院建造的钱,还有演员们的酬劳,根本无法保障,后来,儿臣便想到,在长安建造长安大剧院,门票价格五十贯钱一张,都是最好的演员,也是最好的环境,都是最好的话剧,在鄠县再开设一个老百姓大剧院,专门针对普通百姓,让大家都能到这里来看到话剧,同时,用长安大剧院赚的一部分钱,放到此处,可百姓们来这里不方便,于是丽质就想到大马车,可惜百姓不信任大马车,无人问津,儿臣便想到这手段,吸引大家乘坐大马车……父皇,都是儿臣不是,请父皇责罚。”

    李恪絮絮叨叨,虽然没有表达得很清楚,但众人却是听得清楚了。

    李二问道:“恪儿,朕问你,你为何要不遗余力去推广话剧?”

    李恪想了想,挠挠头,说道:“因为,这是父皇的命令啊,其实,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儿臣喜欢看到百姓们的笑容……每次想到儿臣身为皇子,便有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可那些百姓,一辈子却很可怜,他们不知道话剧,不知道金牛奖,不知道说书……真是太可怜了,若是儿臣能为他们做点什么,岂不是一件让人快乐的事吗?”

    李二听了,顿时动容。

    他的脸色,渐渐放缓起来。

    半晌,他才说道:“恪儿,这件事,你做的没错,你心中有百姓,朕感到很欣慰,只是,以后做事的手段,要光明一些,切不可再动用这种低劣的方式了,记住了吗?”

    “儿臣谨记在心。”

    “好了,这件事,朕便不追究了,推广话剧,让百姓们都观赏话剧,此事你做得很好……还有,这方法,是杜荷想出来的吧?”说着,李二扭头,笑眯眯地看着杜荷。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八十四章 最不想见的人,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