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成竹在胸,慢条斯理地说道:“实不相瞒,我梦幻集团如今在长安成立了公交公司,开了八条线,加上安鄠大道,就是九条线,一共六十辆马车,每辆马车,都有许多个车厢,每辆车厢两侧,都可以印刷上许多大字,试想一下,这刘十辆马车,分别印刷上长孙家十八个酒楼的名字,每日就在长安城转悠,百姓们一抬头,便看到长孙家的酒楼名字,甚至可以取一些小小的短语,例如,天下酒楼千千万,唯有长孙酒楼最美味,之类的,时间长了,大家自然下意识地认为,这天下,最好的就是长孙家的酒楼,你看如何?”

    杜荷说完,便饶有兴趣地看着长孙无忌。

    他滔滔不觉地说了一通。

    然后看了看空空如也的茶杯,心中诽谤到:长孙老妖精,也忒抠门了,这么半天了,也不知道续点水。

    长孙无忌仔细思索,竟然觉得杜荷的话,有几分道理。

    于是问道:“若是你那六十辆马车,都印刷上我长孙家的酒楼的名字,花费不菲吧?”

    天下没有免费的大饼!

    长孙无忌不信杜荷这狗东西是真的无偿免费来给自己解决难题的。

    杜荷呵呵笑道:“长孙大人,谈钱,多伤感情啊,咱们这种交情,我给你个友情价,每年,两万贯,你看如何?”

    两万贯?

    长孙无忌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杜荷,你是认真的?”长孙无忌问道。

    杜荷点点头:“长孙大人,当然是真的,你以为,这两万贯很贵吗?要知道,长孙家的酒楼,每年损失的都不止这点钱吧?”

    这话没错。

    长孙家的都是高档酒楼。

    属于那种普通百姓进去吃一顿饭就要倾家荡产的那种。

    这种酒楼,都是达官贵人,富贵人家才能进入的。

    这两年,十八家酒楼,损失就高达好几万贯。

    可是,要让长孙无忌一下话费两万贯,就只是在那马车上印刷酒楼的名字?

    他犹豫了。

    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半晌,长孙无忌突然站起身来,沉声说道:“来人,送客!”

    杜荷急忙道:“长孙大人,你真的不再好好考虑考虑吗?”

    “不必了,杜荷,老夫可没那么多闲工夫与你闲扯!”

    说着,长孙无忌转身就走了。

    杜荷吃了个闭门羹。

    他心中感慨,唉,这古人,真是固执啊。

    离开司空府,杜荷继续赶往下一站。

    第二站:许国公府。

    在长安城,许国公高士廉的产业也有不少。

    许国公府在长安城最多的产业,便是丝绸布匹。

    奈何,随着大唐日渐安定下来,江南的商人们大肆涌入长安城,对许国公府的生意产生了巨大的冲击。

    高士廉为这事,不知道白了多少头发。

    当听到杜荷能为自己排忧解难的时候,高士廉很高兴,甚至愿意与杜荷冰释前嫌。

    可当听到在马车上印刷许国公府丝绸布匹商行的名字,一年就要花费两万贯时,高士廉顿时就不高兴了。

    “杜荷,你走吧,趁老夫还没有生气……”

    高士廉直接将杜荷赶出了许国公府。

    又吃了一个闭门羹。

    接下来,杜荷又按照自己提前写好的拜帖,挨个登门拜访,这些人,都是长安城的大户。

    朝中这些大佬们不给面子也就罢了,甚至长安城的几个大户,虽然对杜荷客客气气的,甚至表示愿意拿出几百贯钱送给杜荷,但要合作,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杜荷气得在心里大骂,鼠目寸光,一群鼠目寸光的家伙。

    回到公交公司,杜荷一肚子火。

    李丽质心疼地亲自为杜荷揉捏肩膀,轻声说道:“夫君,实在不行就算了,大不了,我换一个生意经营就是了,反正夫君你最会赚钱,天下没有什么是你做不成的!”

    杜荷这时候反而平静下来,“老婆,为夫答应你的事,就一定会做到,不然,岂不是要食言了。”

    李丽质突然响起什么,脸蛋,唰的一下红的跟红苹果似的。

    原来,昨晚夜深人静时,杜荷哄骗李丽质使出了一招“君子动口不动手”,条件便是要想办法为李丽质解决公交公司赚钱不多的问题。

    “夫君,你坏啊!”李丽质忍不住说道。

    杜荷一把将李丽质拉过来,上下其手,把李丽质逗得咯咯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门口有人喊道:“二叔,有人求见!”

    正是杜锦薇的声音。

    杜荷放开李丽质,整理了一下衣服,开门出去。

    却见杜锦薇瞪大眼睛往屋子里看,好奇地问道:“二叔,你方才喂婶娘吃什么了?”

    “没神马啊!”杜荷有些尴尬。

    杜锦薇明显不信:“那为何婶娘一直喊不要,若是婶娘不要的话,不如给阿黄吧,它已经饿了一天了!”

    杜荷看了看那憨乎乎的棕熊,顿时一阵恶寒。

    他赶紧转身来到前厅。

    前厅中,早有一个中年男人在等候。

    看到这男人的第一眼,杜荷就只有一个评价:丑!

    真丑!

    太丑了!

    这人五短身材,瘦的皮包骨,嘴唇上方的胡子长成了八字,两只眼睛看人时,竟然是斗鸡眼。

    如果以十分来给这人的相貌打分的话,那就是负十分。

    这家伙笑起来的时候,特别猥琐,让人忍不住想冲上去对他一阵拳打脚踢。

    杜荷也不认识对方,直接开口问道:“就是你来求见本少爷的?”

    那人急忙起身,毕恭毕敬,露出猥琐的笑容:“小人拜见驸马爷,小人名叫沈万千,在平康坊开了一家翠红楼,当初驸马爷与长孙公子、高公子、房公子经常光顾,经常关照小人的生意。”

    杜荷眼皮一跳。

    他很快想起来了。

    在原来的杜荷的记忆中,的确经常去翠红楼,都是沈万千亲自挑选最好的头牌来伺候的。

    这都是本少爷的黑历史啊!

    他忍不住吐槽,沈万千,这名字,听起来比沈万三还要牛逼,可惜,这家伙长相太丑了,干的也是开青楼的生意,太堕落了。

    杜荷便问道:“你滚吧!”

    “啊?”

    沈万千一脸懵逼。

    杜荷的一句话,直接将他干懵逼了。

    他呆立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一时间气氛很尴尬。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八十八章 鼠目寸光,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